野生网红打卡地,疫后三年沉浮史

野生网红打卡地只会被压抑一时,触底反弹是迟早的事。 四川彭州龙漕沟山洪爆发导致游客“七死八伤惨案”发展至今,在舆论场上,已然演变成一场针对野生网红打卡地的全民大批判。 野生网红打卡地由来已久,但真正在旅游市场上作为一股新势力崛起,还是在疫情之后。2020年起,

2020年起,野生网红打卡地不断冒出,因其小众、神秘、好出片等原因,受到了市场的狂热追捧。然而,仅仅一年,被吹上风口的野生网红打卡地们,便纷纷跌落神坛。本文作者对野生网红打卡地这三年的发展进行了总结分析,一起来看一下吧。

野生网红打卡地,疫后三年沉浮史

野生网红打卡地只会被压抑一时,触底反弹是迟早的事。

四川彭州龙漕沟山洪爆发导致游客“七死八伤惨案”发展至今,在舆论场上,已然演变成一场针对野生网红打卡地的全民大批判。

野生网红打卡地由来已久,但真正在旅游市场上作为一股新势力崛起,还是在疫情之后。2020年起,野生网红打卡地如雨后春笋般冒出,小众、神秘、原生态是它们的基础条件;好出片、易破圈、狂吸流量是它们的共同优势;弱监管、多危险、易损害是它们隐藏的B面。

市场狂热追捧下,野生网红打卡地经历POI从远到近,从大到小,从粗到细的1.0、2.0和3.0三个迭变阶段,随着五花八门野生网红打卡地批量涌现,市场迅速进入高潮期。

然而,仅仅一年,被吹上风口的野生网红打卡地们,纷纷跌落神坛。

2021年初,东台吉乃尔湖、圣象天门等景区陆续闭门谢客,初代野生网红打卡地归于平静。

2021年底,“小红书滤镜门”事件,野生网红打卡地遭遇一波团灭,丧失大批信徒。

2022年8月,龙漕沟“七死八伤惨案”,野生网红打卡地触碰法律红线,彻底跌落神坛。

历经三年沉浮的野生网红打卡地,这次真的要划上一个句号了吗?

01

如果要评选出2020年中国最爆火的野生网红打卡地,这个桂冠一定属于:东台吉乃尔湖。

这个旅游圈新晋顶流,彼时人气到底有多高?

整个2020年,东台吉乃尔湖在旅游攻略社区的搜索热度同比暴涨1314%,是所有中国年轻人都在热捧的“小鲜肉”。

东台吉乃尔湖爆火,首先源于其超高颜值。这是一个位于中国青海柴达木盆地腹地的天然湖泊,由于含铜量较高,湖水呈现出迷人的蒂芙尼蓝,岸边被白色结晶覆盖,周边则是大片雅丹地貌,有网友将这里称之为中国的青海版“马尔代夫”。

再加上其绝对的“野生状态”,纯天然品质,让饱受景区过度商业化困扰的游客们眼前一亮。

这一年,和东台吉乃尔湖一起出道的同类型野生网红打卡地,还有俄博梁和圣象天门。

俄博梁同在青海柴达木盆地,距离东台吉乃尔湖仅370公里,是一片原始雅达地貌群,其荒凉的地表风格,像极了火星表面,也被旅游发烧友称之为“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被年轻人追捧为可以在这里实现宇航员梦想的地方。

圣象天门位于西藏那曲市班戈县,圣湖纳木措北部恰多朗卡岛上。圣象天门形似一只巨大的石象,矗立在纳木措的湖边,石象身体和象鼻之间一座巨大的石门,似乎这里就是通往天堂的圣门。

东台吉乃尔湖、俄博梁和圣象天门,均因“颜值爆表+野生属性”出圈,成为疫情之后,首批站稳脚跟的“野生网红打卡地”。

以上述三地爆火为标志,疫后野生网红打卡地进入1.0阶段。

这一阶段,野生网红打卡地的“野性较弱”,传统景区色彩更为浓厚,这与当时旅游大环境有直接关系。

2020年,尽管旅游业遭遇疫情突袭,但由于国内疫情得到良好控制,当年7月,跨省团队游被放开,国内旅游市场进入快速复苏阶段,虽然当时受疫情影响,但异地出游场景下的中长线产品,还是存在旺盛市场需求。

不过,跨境游的暂停,迫使很多游客将自己原本的海外旅游需求,向国内旅游市场集中释放,这就带来一个新问题:

国内旅游新供给严重不足。

国内现有名山大川,早已无法满足这批频繁踏出国门,习惯寻找旅行新鲜感的消费群体需求。在这种情况下,以旅游发烧友为先锋,年轻玩家为主力的探索人群,开始加速挖掘国内小众旅游景区和目的地。

东台吉乃尔湖、俄博梁和圣象天门,就是在这一背景下,被当成新发现的宝藏小众景区,推到市场第一线。

我们仔细查看这一时期火爆起来的地方,除了上述三大新小众景区野性足一些,其他更偏向于传统旅游景区/目的地。

例如,浙江杨家堂村、江苏汤山矿坑公园、甘肃扎尕那、青海茫崖翡翠湖、甘孜墨石公园、云南白水台等,本身就是有一定建设开发历史的景区,只不过之前知名度较小,疫情之后,被挖掘出来,成为1.0阶段的野生网红打卡地。

02

2020年下半年到2021年上半年,野生网红打卡地开始出现明显迭代迹象。

2020年下半年,杭州最火爆的野生网红打卡地是哪儿?

很多人根本猜不到,竟然是:废弃的亚细亚号。

网络传言,这曾是日本满铁著名的“亚细亚号特快列车”。

实际上,这就是一节普通的报废火车车厢。但是,长久闲置并布满斑驳的废弃车厢,让其与周边森林、草木几乎融为一体,具有特别的历史感,适合摄影拍照,久而久之,反而成为年轻人猎奇、探险的宝地。

2021年上半年,云南出现了一个爆火的野生网红打卡地:红山咀粉色沙滩。

这里被网友追捧为不亚于科莫多岛粉丝沙滩的存在,国内唯一的自然红沙滩,引得很多年轻人来此拍照,迅速晋升为是云南高人气周边游目的地。

同期,四川也出现了一个爆火野生网红打卡地:彭州龙漕沟。

龙漕沟被网友奉为成都周边最宝藏的耍水露营地,不光水质清澈、气温适宜,而且周边还有茂密的森林,可以远足探险,吸氧洗肺,更是出片圣地,摄影师的天堂。2021年夏天,这里开始被更多人了解,人满为患。

以它们为代表,野生网红打卡地进入2.0阶段。

这一阶段,野生网红打卡地开始出现新特征:

1)周边游特性更强

2020年下半年起,全国各地疫情此起彼伏,异地场景下的中长途旅行遭受严重冲击,从国家层面,到市场层面,再到消费者层面,都开始向本地周边游市场全面聚焦。

旅游发烧友、旅行爱好者、普通消费者,都将目光投向身边的风景,一场“全民UGC野生网红打卡地运动”悄然兴起,随即一批野生网红打卡地被催生。

2)POI颗粒度更细

1.0阶段的野生网红打卡地还以景区为主,2.0阶段的野生网红打卡地却基本和景区无关,最多只能称之为一个地方、一处风景、一个POI。例如,一个漂亮的小花坛、一家特色的咖啡店、一条树荫遮蔽的城市小路、一条水质清澈的郊野小溪……

要知道,就算火爆全网,“废弃的亚细亚号”说到底就是两节旧车厢,在地图APP上都找不到任何标记。

3)打卡地野性更强

2.0阶段的野生网红打卡地,大多属于弱管理状态,“废弃的亚细亚号”虽然坐落在上海铁路局杭州职工培训基地内,有门禁和看守,但架不住很多年轻人从周边找到小路,偷偷溜进去打卡拍照,网络上这样的攻略比比皆是;四川彭州龙漕沟本质上就是一条泄洪渠,甚至已经被当地政府列入危险区域,周边设立警示牌,也加建了围栏,但整体上监管力度偏弱,根本无法阻挡游客进入。

2.0阶段野生网红打卡地的大量出现,本质上依然是旅游市场供需矛盾加剧的结果。

原本很多称不上景点的地方,生生变成了景点,有些不应该成为旅游目的地的地方,竟然变身旅游目的地,这为后面的矛盾爆发埋下隐患。

03

从2021年下半年到今年,野生网红打卡地悄然迭代到3.0阶段。

这一次迭代,主要是对2.0阶段野生网红打卡地的一次延续和深化,最集中的表现是:POI颗粒度进一步细化。

新出现的野生网红打卡地,大部分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更“小”了。

2021年底,北京爆出一个野生网红打卡地:东直门网红树。

北京东直门人流量、车流量最大的路口,一棵原本普普通通的行道树,因其背后施工工地红白两色巨大挡板充当背景墙,从某个角度取景,竟然被挖掘出不一样的美感和时尚感,吸引大批年轻人前往打卡拍照,红极一时。

还有一个案例:三亚海边的蓝房子。

海边一座普普通通的小房子,只因为通体被涂刷为蓝色,在摄影爱好者刁钻拍摄视角和后期P图之后,变得唯美浪漫,一跃成为当地首屈一指的野生网红打卡地,特别吸引新人们拍摄婚纱照。

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武汉府河湿地、杭州湖墅南路咖啡馆、青岛天梯……

这批颗粒度超级细化的野生网红打卡地的出现,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社交平台。

疫情进入第二年、第三年,习惯于本地周边游的年轻人,对于小红书、抖音、快手们,这些基于本地周边地理位置和大数据算法推荐的平台依赖度大幅提升,大家习惯从这些平台上获取自己需要的本地周边各类吃喝玩乐POI信息,更热衷在上面分享自己发现的有趣POI和内容。

当海量信息涌入这些平台,POI数量以几何级数增长,野生网红打卡地爆发式增长,普通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身边好玩、有意思的人事物多了起来。

只不过,随着野生网红打卡地在互联流量推动下的无序增长,此前埋下的一个又一个隐患,逐一引爆。

04

野生网红打卡地爆雷,最早从2021年初就开始了。

2021年5月,东台吉乃尔湖被曝出,景区已经关闭,并在景区外竖起铁牌声明:东台吉乃尔湖隶属青海东台吉乃尔锂资源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矿区,根据政府要求目前矿区内正在进行泄洪,禁止游客和车辆进入。

东台吉乃尔湖关闭原因有两个。

一方面,景区爆红之后,大批游客涌入,景区生态和企业正常运营承受巨大压力。2020年8月,格尔木市融媒体中心微信公众号曾发文吐槽,景区垃圾遍地,环卫人员每日清理垃圾多达三吨,对当地生态造成巨大压力。

另一方面,景区基础设施薄弱,整体规划、开发、建设又需要一定周期的时间。

2022年3月,西藏圣象天门景区宣布关闭。

根据班戈县文旅局公告显示,圣象天门景区所在的纳木错北岸自然保护区内是严禁开展旅游活动的,这次关闭很可能意味着圣象天门景区永久性不对外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初代野生网红打卡地,无论是被彻底保护,还是后续旅游开发,基本都有一个向好的结果,口碑在线,只是等待。

2.0和3.0阶段的诸多野生网红打卡地,结果就没那么幸运了。

2021年底,“小红书滤镜门”事件爆发,一大批野生网红打卡地被曝出“照片变照骗”,随即在网络上掀起了一场野生网红打卡地去滤镜化运动。

上述提到的粉丝沙滩、蓝房子、府河湿地、湖墅南路咖啡馆、青岛天梯……全部受波及,基本一锅端。

这件事情造成的严重后果是,各大平台全面收紧野生网红打卡地类内容审查,并且严打热衷于在平台上“制造”野生网红打卡地的博主群体,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引来一片哀嚎。

“野生网红打卡地严打风潮”也从线上延续到线下,每当有一个地方、一个事物刚刚具备野生网红打卡地潜质时,就被提前扼杀,避免引发不必要的灾害。

东直门网红树就是如此。

火爆一个多月之后,有关方面就将网红树的红白背板彻底遮挡掩盖,最终让网红树回归本职工作——一棵普通的行道树。

四川彭州龙漕沟“七死八伤惨案”后,野生网红打卡地再被大清剿,不仅各大平台开始下架、删除野生网红打卡地相关图文和视频,线下对于有可能变身下一个龙漕沟的野生网红打卡地格杀勿论。

最近,一个刚刚长出野生网红打卡地苗头的地方——杭州建德废弃矿洞,就被成功扼杀在摇篮中。

这些矿洞原本是10多年前就关停的碳酸钙矿,后来无意中被热爱探险的发烧友发掘,并将探险经历上传到平台。

结果,没等到这个地方火起来,最近几天当地就连夜组织人手,将废弃矿洞全部封死,彻底杜绝隐患产生。

05

有人提问,疫后三年,野生网红打卡地从盛到衰,是否已经穷途末路?

答案恰恰是否定的。

野生网红打卡地只会被压抑一时,触底反弹是迟早的事。

因为导致野生网红打卡地“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根本原因,即旅游市场供需失衡的问题,至今迟迟得不到有效解决。

疫情第三年,旅游大环境并未获得根本性好转,甚至愈发严峻。

跨境游放开遥遥无期,乐观估计,至少还需要2-3年,才能有松绑迹象。跨省游受到疫情影响,时开时停,没完没了。2022年暑期,海南、甘肃、新疆、广西、内蒙古等地疫情接二连三爆发,直接导致全国旅游业暑期提前终结。

死守本地周边游的供需两端,只能透过花样百出的野生网红打卡地,来满足旺盛的需求,弥补短缺供给。

这是市场规律,无法逆转。

对于野生网红打卡地,最良性的解决方法,是遏制一批、扶持一批、鼓励一批。

四川彭州龙漕沟这样的野生网红打卡地,必须坚决遏制打击,因为其根本不具备成为旅游景区/目的地的潜在条件。

废弃的亚细亚号这样的野生网红打卡地,要给予扶持。去年初,废弃的亚细亚号被整体从杭州迁移到安徽省蚌埠市固镇县,安放在津浦铁路固镇站旧址公园用作展览和保护,成为名正言顺的网红打卡地。

俄博梁这样的野生网红打卡地,要鼓励其变身真正的网红旅游景区/目的地。据了解,俄博梁景区已经实现基础性的商业化开发和运营,建起了火星基地,提供研学、旅拍、游览等多项旅游业务,初步具备持久火爆潜质。

当四川彭州龙漕沟“七死八伤惨案”发生,我们不要急于找到那个必须要背负全部责任的一方,并将其置于死地。

从某种意义上讲,涉及其中的各方,都有属于自己的责任,没有谁是绝对无辜的。

只有客观辩证看待野生网红打卡地沉浮三年,才能让其找到属于自己的路,并发挥更为积极的效果。

作者:陈杰;编辑 :壮壮;微信公众号:劲旅网,文旅新经济增量价值发现平台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yAlK6jldR6A6w0xfaw8-Cw

本文由 @劲旅网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