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想骂的共享充电宝,还在涨价

共享充电宝正在成为社交网络上的又一名“消费刺客”。 几年前,共享充电宝刚面世时,它的租金最低只要5毛钱/小时。而2022年,人们惊觉它已经涨到最高8元/小时。脱口秀演员House在近期表演的段子里调侃道:“共享充电宝太可怕了。我用它的电,它吸我的血。它租给我的

随着科技的不断发展,如今很多人出门已经习惯了一部手机走天下,从坐车到吃饭再到买单,一个手机可以完成很多的需求,于是共享充电宝业务就发展起来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充电宝的价格也随之上调;本文作者分享了用户、加盟商对不断涨价的共享充电宝的看法,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

人人想骂的共享充电宝,还在涨价

共享充电宝正在成为社交网络上的又一名“消费刺客”。

几年前,共享充电宝刚面世时,它的租金最低只要5毛钱/小时。而2022年,人们惊觉它已经涨到最高8元/小时。脱口秀演员House在近期表演的段子里调侃道:“共享充电宝太可怕了。我用它的电,它吸我的血。它租给我的,难不成是爱迪生那会儿留下来的百年老电吗?”

01 共享充电宝卖的不是电,是教训

今年上半年,居住在北京的蚯蚓去无锡出差,回北京的高铁上,她摸到包里多了一个充电宝。这个共享充电宝是她在无锡借的,结果一直放在包里忘了还,掏出充电宝的那一刻她很慌:已经带回了北京怎么归还?过去这么多个小时,岂不是要扣几百块钱?她开始搜索“如何异地还充电宝”“如果长时间没还充电宝怎么办”。

蚯蚓是一位文娱行业工作者,常常要出门工作,而几乎每次出门,她都会租共享充电宝。一整天待在外面,手机电量永远是不够的,有时候是临时需要用手机录音,有时候是地铁上看了太多视频,担心手机电量无法撑到刷闸机出站。

为此,她自己也买过六七个充电宝,但每次出门前,要么忘记带,要么还没来得及给充电宝充电,有些充电宝放在家里甚至已经找不到了。最后的结局依然是,蚯蚓匆忙出门,只能租借共享充电宝。

手机电量的数字具象化着现代人的焦虑,没有人能承受屏幕右上角的数字变成1%。蚯蚓手机的扣费记录页面上显示着她租过充电宝的各种场所:体检医院、餐馆、咖啡店、商场、电影院……

人人想骂的共享充电宝,还在涨价

蚯蚓的共享充电宝消费记录。| 受访者提供

而翻看这些记录,她也发现,充电宝的租借价格的确在逐年上涨。以来电科技为例,同样是租借不足一小时的订单,2019年,她支付的价格为1.5元,而2022年则是4元。如今,每个月她都要花三四百元在租借充电宝上。而有消费者发现,同一品牌的共享充电宝,摆放在不同的位置时,价格也会不同。在如三里屯等商业区域,充电宝的每小时租金几乎都是6元。来电科技直接在官网上明确标注了价格说明:“来电共享充电宝设备收费价格由综合因素决定,不同区域、不同场景、不同商家门店有不同的运营策略。收费标准也会不一致。”

这么贵的充电宝,借出来容易,归还成了难题。很多人都曾表示,自己经历过借了充电宝却找不到机器还的时刻,离开了借出充电宝的区域,再遇到的机器可能都是不同品牌的,好不容易找到对应品牌的机器,它可能已经满了。有网友调侃说:“还不掉的充电宝,简直成了新的都市传说。”

还不了、忘了还,结果就是只好买下来。大部分共享充电宝的封顶计费为99元,无法归还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支付99元押金买下。在社交媒体上,有人晒出自己因为忘记还而被迫买下的28个充电宝,总共花费了2772元。

人人想骂的共享充电宝,还在涨价

有网友晒出自己被迫买下的充电宝。| 图源网络

人们对共享充电宝的怨念越来越深,2022年上半年,深圳市的共享充电宝相关服务投诉同比增长了200%。在黑猫投诉平台,关于共享充电宝的投诉超过了85000条。

02 只坑消费者?不,还坑加盟商

因为多家充电宝品牌在2021年上市,这一年曾被业内人士视为共享充电宝的“资本收割之年”。而到了2022年,充电宝遍地都是,价格一路上涨,看上去是个赚钱的行业,实际上却已经持续亏损。头豹发布的《2022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企业的日均流水较去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而曾以“共享充电宝第一股”而知名的怪兽充电,从上市至今,每个季度的亏损都近亿元。

根据怪兽充电的财报,充电宝品牌公司的收入来源主要包括充电业务和移动电源销售,充电业务的收入占据了90%以上。亏损的直接原因是,充电的收入并不能完全由公司拿走,而是要与所投放场所的商家分成。除了要给商家支付入场费用外,充电宝品牌还会支付给商家充电收入分成。怪兽充电的招股书显示,其给予商家的激励资费在50%—70%。

因为本身没什么技术壁垒,共享充电宝的品牌层出不穷,美团等大型资本也陆续进入。品牌竞争的过程中,进场费越来越高昂,给商家的分成也越来越高。根据《IT时报》的报道,共享充电宝品牌之间的“价格战”在最顶峰的时候,曾出现过品牌与商家1∶9分成,甚至品牌向商家百分百让利的情况。

而除了这种直营方式,为了扩大下沉市场,很多充电宝公司还实行加盟代理模式,加盟者要交纳品牌费用,之后可以拿到一定数量设备的所有权和处置权。买了设备的人用自己的人脉和渠道去各个场所投放这些充电宝,这些代理商通常能拿到90%以上的分成,同时可以掌握所购买机器的定价权。

因此,很多地方的充电宝出现了不合理的价格,也与这种代理模式有关,而更有甚者,为了增加用户的租借时长,故意在充电宝被借走后,就迅速将机器补满。

加盟代理听起来很诱人,但实际情况是,很多代理销售者也会遭遇到和消费者们一样的“被坑感”。一位生活在内蒙古县城的年轻人分享了他加盟共享充电宝项目的经历,据他所说,去年下半年,他一次性投资了150台某品牌充电宝,其中一个投放地点是当地的一家医院,但没过多久,这一点位就被新的同品牌充电宝占据了。

他申诉后才得知,医院的点位是被同品牌的“直营”进场占据了。即便是他先占据了这一点位,在“直营”与医院签订合同后,他的充电宝设备只能退场。这让他觉得,自己作为代理商,根本享受不到公平的竞争。

在网上,很多人宣传着加盟充电宝项目可以成为小成本创业的机会,而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名为“创业失败,低价甩卖充电宝”的帖子也有很多。从现实情况来看,加盟代理商的存在,更多的只是品牌减少资金压力、分担风险的一种方式。

03 “共享经济”,还能走多远?

“方便”带来的吸引力终究还是太大了。在几年前,共享充电宝还未曾像今天这样随处可见时,如果遇到手机没电的情况,蚯蚓很擅长用各种方法给手机充电:在饭店里,她会麻烦老板拿到前台充电;在地铁,她会拜托工作人员充电后再刷地铁卡。她能在商场的厕所里找到一个充电插头,或为了给手机省电,把所有App的网络关闭,只留下读书App,用来在回家路上打发时间。

人人想骂的共享充电宝,还在涨价

共享单车也在变得糟心。| 网易文创

但当共享充电宝几乎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视线范围内时,这些麻烦事都可以通过打开手机,花三秒钟扫个码来替代,只不过,如今这一扫码的代价也越来越大了。当主体业务持续亏损,共享充电宝企业也在寻找其他收入来源。2021年,竹芒科技称研发推出口罩机、AED体外除颤仪一体机等产品。怪兽充电则尝试了将充电宝与IP联名的方式,同时还入局了白酒、礼品机等领域。

不仅仅是充电宝,如今各类“共享经济”产品从消费者口中收获的大多都是负面评价,它们几乎都以“共享”的概念低价入场,再慢慢“涨价收割”,同时伴随着故障频出、体验不佳等问题。如8月初,某品牌共享单车宣布对其“畅骑卡”的无折扣价格进行涨价,上涨幅度在40%—50%之间。为了解决随意停放问题而推出的定位功能,则常常出现“定位漂移”的情况,给使用者带来了更多的困难。

“共享经济”概念的普及,最初靠的是方便和省钱。人们以为它的精神在于“共享”,但后来,大家终于明白,资本是不会跟你共享的。

因为时长已经达到了最高扣费额度,蚯蚓最终支付了99元,相当于买下了那台出差带回来的充电宝。但第二天,她还是查询了附近的归还点,把充电宝带出门去还了。原因是她觉得放在家里看到太心烦了,不让新的共享充电宝出现在家里,是她最后的底线。

作者:崔斯也

来源公众号:新生活方式研究院 (ID:neweeklylifestyle),专注发现美好生活的况味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周刊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赞赏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