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GC时代,如何平衡与拿捏其尺度?

进入四月之后,虽然AIGC的火热程度较前段时间有一定退烧,但事实上整个内容行业对于可能即将到来的革命性热潮依然不敢怠慢。 在三月最后两天举办的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AIGC依然是各家视频内容平台无法绕开的话题。爱优腾芒的掌门人前后表达了对于这一技术的乐观看

用AI做视频?随着ChatGPT等人工智能领域前沿科技的实际应用,AIGC技术被各大视频内容平台争相报道。在热浪之下,AI自制视频原创者意味着什么?马不停蹄的AI技术应用会不会带来“反噬”?本篇作者举出反例,或让视频平台经营者“冷静”一下。

AIGC时代,如何平衡与拿捏其尺度?

进入四月之后,虽然AIGC的火热程度较前段时间有一定退烧,但事实上整个内容行业对于可能即将到来的革命性热潮依然不敢怠慢。

在三月最后两天举办的第十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AIGC依然是各家视频内容平台无法绕开的话题。爱优腾芒的掌门人前后表达了对于这一技术的乐观看法,像爱奇艺这样善于依靠技术渠道内容发展的公司,更是已经急切的想要让相关技术投入到生产链条中去。

同时,对于中短视频等PUGC内容而言,AIGC所带来的生产力大爆炸也同样成为了被视为一种潜在利好。

一方面AI等专业化内容再次刺激了知识类视频的发展。B站CEO陈睿就在视听大会上就提到,过去一年,B站人工智能相关视频投稿同比增长超过86%,ChatGPT相关视频累计播放量超过2亿。他认为B站应该是全网AI相关内容最丰富、质量最高的平台。

另一方面,不论是B站还是抖音、快手,也都在不同场合表达了对于AIGC能够进一步解放创作者生产力的现实想法。

AIGC时代,如何平衡与拿捏其尺度?

相对于肉眼可见潜在的利好,AIGC在短期内可能会为抖音、快手、B站所带来的负面冲击或许更值得关注,尤其是当然AI能够多快好省的批量制造善于刺激用户的短平快内容之后,基于算法的平台推荐模式该如何识别,大量的原创内容创作者又会遭受到何种冲击,以及为了应对AIGC内容的指数级增长,平台又应该如何平衡其带宽与审查的成本。

在AIGC工具大规模普及之前,这些问题看上去多少有些杞人忧天,然而部分B站UP主却已然如鲠在喉。相对于AI在面对门槛更高的影视内容创作时依然只能甘当辅助的现实,随着AIGC工具越来越“聪明”与便利,本就门槛不高的PUGC中短视频创作者势必将会面临巨大冲击,进而开始反弹。

同时对于平台,即将可能泛滥的AIGC内容不仅徒增带宽成本却又快速稀释平台流量,妄图利用AIGC工具“降本增效”反而会适得其反,如何平衡与拿捏其中尺度,对于平台管理者来说显然又是一根必走的钢丝。

一、AI内容工厂,是原创内容生态的猛烈冲击者

最近,B站又一次的登上了微博热搜。就在刚刚进入4月的第一天,部分B站UP主停更的消息引起大量关注,甚至一度被渲染成为了“B站停更潮”的热搜话题。

就目前的统计来看,并没出现超大面积的创作者停更,但几个粉丝数量达到百万级数量的UP先后表态,也的确让外界感到了一丝不安。随后B站内部人士也在向澎湃新闻的采访中解释称,”停更潮”的说法并不准确,仅仅是部分UP因为个人原因停更,并非是集体行为。

4月2日,380多万粉丝的游戏区百大UP主“靠脸吃饭的徐大王”也在微博回应:”今天这两个热搜有点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被谁安排了,我停更的原因在自己视频里说的很清楚,都是我个人的原因。”

AIGC时代,如何平衡与拿捏其尺度?

B站截图另一位之前宣布停更的UP主“-LKs-”在微博表示,个人宣布停更和经济情况无关,今年在B站收入也不比以前少。

当然,”靠脸吃饭的徐大王”在停更视频里第一条其实也谈到了平台收益下滑对其创作的影响,就目前来看,极少数UP主的因为个人原因停更显然很难称之为“停更潮”,但B站在财报中表示去年花费了90亿用于创作者分成却依然出现类似问题,的确也给PUGC平台的内容生态如何良性运行再一次敲响了警钟。

事实上,这两天关于UP主停更事件中的另一大热门微博话题则是#B站大UP主称AI创作正在打击原创#。

有UP主在接受21世纪财经采访时表示,除了收入下滑之外:”目前AI创作的能力亦是打击原创视频的一个原因”。这其中的AI创作显然并不是指AIGC工具对于创作者带来的效率提升,更多其实还是越来越多专业化和标准化生产出来的AIGC内容对于本就捉襟见肘的原创内容流量蚕食。

平台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虑,目前对于AIGC工具的兴趣显然更多希望借助这些工具能够尽可能提高内容创作者的内容生产效率,从而最大化它们的商业价值,毕竟要想保持用户对平台的使用粘性,能够稳定持续输出的内容依然是核心。

尤其是像抖音、快手这些如今热衷于依靠直播进行流量变现的平台,AI数字人的不断“真人化”其实已经开始冲击到了不少真人直播,毕竟数字人可以做到7×24小时全年无休的直播,并且也不存在太多场外因素的干扰风险。

但对于B站这类更多依靠内容创作博主维持内容热度和流量的PUGC平台而言,目前的AIGC工具或许能够一定程度简化其生产流程,在很多专业化流程中依然很难取代小规模的真人团队协作。

然而对于很多短平快的内容创作而言,如今的AIGC工具则又已经到了一个门槛足够低的阶段,一旦有MCN公司开始进行批量生产,就能够短时间打造出大量类似电影解说类的快餐式内容。

AIGC时代,如何平衡与拿捏其尺度?

Make-A-Video输入文字就能生视频画面

这一两年里大量兴起的所谓“电子榨菜”恰恰就是目前AIGC工具最擅长制造的内容类型,依靠大量现成的影视或互联网视频素材,经过高密度的剪辑与AI配音之后,即可批量上架。

尽管目前AIGC的技术普及尚处于早期阶段,但由于各个AI大厂都在快速进行技术迭代,对应的工具在接下来只会越来越多并且使用门槛越来越低(仅3月就出现了数千个AIGC创作工具),随之而来的自然是AIGC内容的指数级增长,比如如今铺天盖地的Midjourney图片。

到那个时候,千篇一律的“电子榨菜”充斥全平台的局面绝非危言耸听,而当平台的内容生态被破坏殆尽时,即便是对这些内容再有兴趣的用户,显然也会开始另辟蹊径重新去寻找那些稀缺的真人创作者们。

二、AI创造”平行宇宙”,平台做好准备了吗?

人们往往愿意对技术的迭代投射出美好的想象,但现实中最乐于尝试新技术并且将其投入应用的,并非都是好人或是正当的场景。在最近AIGC工具开始狂飙突进之后,第一时间依靠这些技术打擦边球的人并不在少数。

就在前几天,美国前总统特朗普被全副武装的纽约防暴警察按倒在地的图片在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一时之间让人以为又是什么石破天惊的大事件发生。但这些看似细节丰富的图片却与事实毫不相干,这些图片其实都是经过AIGC生成的而已。

依靠AIGC工具创造一个“有图有真相”的平行宇宙几乎成为了最近最时髦的事。国足夺冠、特朗普退休、教皇走秀、尤达和黑武士走基层……只要只有你不敢想的,没有AI不敢画的,而且随便拿出一张都能做到以假乱真的程度。

当然,类似的“内容创作”则还以打造出以假乱真的视频内容为终极目标。

像是抖音上也出现了百万粉丝的特效博主利用AI合成工具将女艺人迪丽热巴电视剧里接吻镜头中的男演员杨洋“替换”成自己的短视频,在被粉丝围攻之后,该博主反而义正言辞认为自己只是进行技术尝鲜,最终愤怒的粉丝在线下对其进行了围堵,甚至发生了肢体冲突。

明星们的粉丝将愤怒转化为暴力之举自然不应提倡,但假借技术实践之名行肖像权侵犯之实显然同样是违法行为,该博主目前已经下架视频并且道歉,类似情况却绝非个例。

在B站的舞蹈区里依然有大量采用AI换头的热舞类视频存在,即便之前就有AI换脸内容需要标注的规定存在,平台多数时候依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很长时间里,类似Deepfake这类AI工具想要实现高精度内容输出依然具有较高的技术门槛,大规范滥用并没有太高性价比。

然而如今AIGC工具的泛用化与“傻瓜化”已然大幅降低这一门槛不论是大型平台公司还是中小型开发者其实都在不断优化相关工具的精确度和易用性,并且尽可能做出类似chatGPT这类开箱即用的消费级产品。

在这一前提之下,大量免费工具的出现其实已经提前让一部分人或是公司掌握了依靠AIGC大量生成PUGC视频内容的能力。尤其是当下AIGC工具开始具有自主学习能力之后,模仿各种类型的高流量爆款的能力只会越来越强。

问题在于,作为内容平台来说,抖音和快手、B站做好了应对大量AIGC内容的准备吗?

一方面,当敲敲键盘就能做出几分钟的视频时,新内容无疑会呈现出指数级的增长,其实不论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带宽成本始终是平台无法摆脱的硬约束,去年第二季度B站的财报显示其内容流量增长48%对应的则是服务器及带宽成本上升了15%。

内容量暴增即意味着对应的成本同样会上涨,这显然与目前各大平台力主的“降本增效”原则相矛盾。

另一方面自然则是进一步考验平台的审查能力,尽管像抖音等短视频平台早早就已经开始借助AI工具来进行内容审核,但监管环境的外部因素存在,对国内各大平台来说人工审查团队依然是不可或缺的。去年B站审核员猝死,也从侧面揭示了PUGC内容平台在人工审查方面的巨大需求缺口,而AIGC带来的内容“通货膨胀”,无疑只会放大这种缺口。

AIGC时代,如何平衡与拿捏其尺度?

AI工具审核流程

最终依然还是回到了那个问题上,人是需要休息的,但AI却可以全年无休。

更不用说,在如今流量见顶的情况下,真人创作者的内卷进入白热化阶段,一旦平台不对AIGC创作进行某种程度的硬约束而是完全放任自流,最终伤害的显然只会是平台的内容生态本身,以及用户的流失。

因此,相较于爱优腾等长视频平台更多还是想用AIGC工具来提升影视内容的生产效率,PUGC平台们反而更需要担心AIGC对其平台内容生态、成本管理、审核机制的冲击。

当一项新技术尤其是革命性的新技术出现时,大公司的决策者往往过高估计技术力量对公司业务的影响。认为新技术将创造全新的市场,同时现有业务本质和结构将发生革命性的演化,然而这种“技术迷恋”往往会将一些公司带入一场万劫不复的冒险中。

在没有真正建立起对于AIGC创作的防护栏之前,抖音快手和B站们最好还是先别将押注未来的筹码轻易All IN,说不定最终会引来一场反噬,”搞”死自己。

作者:大娱乐家

来源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泛娱乐产业的望远镜和声呐。

原文标题:AIGC会「搞」死抖快B?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壹娱观察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