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2023年初,脉脉CEO林凡宣布脉脉成立全新业务品牌“脉脉高聘”,计划“3年内的市场占有率和营业收入目标,都要超过猎聘,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一大品牌”。 林凡指出,中高端人才求职的最大痛点是公司内外的信息差,与之相对企业招聘的痛点是招聘环节中的信息差。他提到,脉脉

脉脉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尝试进军招聘行业,今年年初,脉脉又成立了全新业务品牌“脉脉高聘”,选择继续在互联网招聘赛道上加码布局。那么综合来看,脉脉的招聘生意经能走通吗?在加码“高端招聘”的过程中,可能会遇到哪些问题?一起来看看作者的分析解读。

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2023年初,脉脉CEO林凡宣布脉脉成立全新业务品牌“脉脉高聘”,计划“3年内的市场占有率和营业收入目标,都要超过猎聘,成为中国市场的第一大品牌”。

林凡指出,中高端人才求职的最大痛点是公司内外的信息差,与之相对企业招聘的痛点是招聘环节中的信息差。他提到,脉脉高聘将通过全维招聘模式抹平职场信息差。同时脉脉高聘今年的目标服务人群是那些30万以上年薪的群体。

实际上,脉脉2018年就正式进军招聘行业。目前,在脉脉1.2亿注册用户中,总监及以上管理者约有1500万,C-level级别的高级管理者320万,在脉脉开通同事圈的大型企业超过31550家。

受疫情影响,去年不少企业出现职位优化或缩编,进入2023年以来,招聘和求职相关话题一直被打工人关注,多次冲上热搜。林凡预计,今年招聘市场将呈现先抑后扬的态势,中高端人才将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压舱石,经济高质量增长会比爆发式增长重要。

但问题是,脉脉能通过“脉脉高聘”,抢到猎聘的生意吗?

一、脉脉的生意经

被林凡盯上的招聘生意,未来可能是脉脉最主要的营收。

2013年脉脉上线,一直以来都是想要做中国的LinkedIn,成为职场人士的工作微信。上线之初,匿名板块成为脉脉的流量中心,导致脉脉匿名爆料的标签要比陌生人社交的标签更重。

通过大量的职场人士入驻,脉脉开始经营自己的人脉业务。脉脉的找人业务分为招聘、拓客通、专家网络(类似在行),其中只有招聘是成熟稳定而规模较大的市场。

只不过,脉脉的盈利一直以来都是难题。2016年的时候脉脉对外公布已经实现盈亏平衡,但是到了2019年还是表示接近盈利。

脉脉需要更多可运作的人脉生意,招聘就是其中之一。2018年,脉脉上线招聘业务,也是那一年同道猎聘赴港上市,猎聘的上市让林凡看到,做招聘不仅可以盈利还有可能上市。

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图源:Mob研究院

如果从用户角度来看,脉脉和猎聘的用户确实有一定重合。以月收入为例,据Mob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互联网招聘求职行业洞察报告》显示,月薪2万元以上的求职者更喜爱使用猎聘和脉脉。

猎头元宝告诉我们,不同于简单的简历匹配和薪酬福利对比,中高端人才需要全维度查看企业信息,企业也需要全维度考察人才是否匹配。这时候,单一的招聘平台很难满足这些人的需求,“我接触的这些候选人,他们除了会看企业官网、工商信息等,看各种社区论坛里的评价和吐槽,还会直接通过公司内部的员工来了解情况,更有人直接找到上下游合作的企业来打听企业风评。”

“毕竟这些人才看重的不只是一时的收入提升,还看重职业前景和在业内的良好个人口碑”,元宝说。

从元宝的话中可以听出,如果一个平台能够提供关于企业的各类信息,其就有可能获得更多高端人才的关注。而脉脉恰好是以“职场社区”的形式起家,平台上积累了大量职场人的经验、分享、吐槽甚至曝光,这正中准备跳槽的人才下怀。

全球高端猎头公司CGL,专注于猎寻百万级以上年薪的商业精英。此前,CGL就与脉脉达成合作,使用脉脉进行人才搜寻。CGL联合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方玲透露,从脉脉上获取的候选人转化率相对较高,达到11.97%,他们在脉脉上的候选人在进入到客户面试环节,每8个中就有1个拿到offer。

方玲分析,选择使用脉脉的原因,一是候选人活跃度高,二是互联网、高科技、新消费、互联网金融等新经济人才较为集中,三是通过脉脉社区的“内容连接”带动社交的“人脉连接”,更便于高效触达优质人才。

二、能抢走猎聘生意吗?

所谓高端人才,知乎上解释为——无外乎两点:德、才,兼备。

这个解释听起来十分宽泛,也很难理解,在猎头圈也有一个对于高端人才的解释,看起来更容易被人理解。

“职业猎头一般喜欢把‘三高’人群,即高学历、高职位、高收入的职场白领、或者金领称为高端人才。简单地说,高端人才就是人才中的佼佼者,而人才又是人群中的佼佼者。”互联网行业猎头王楠称。

从字面意思就可以看出,这些人是职场里的“高净值人群”,是位于金字塔尖的极少部分。由于价值高,所以这群人就成了各大招聘平台和猎头企业追逐的“香饽饽”。

王楠主要为互联网行业寻觅和招揽高端人才。在入行的四、五年时间里,他经历了互联网大厂高速扩张下高薪挖角的招聘爆发期,也见证了近期行业的裁员潮和岗位缩招。

在王楠和很多人眼中,2020年前的互联网行业,不论从人才需求量或是薪酬方面,都呈现出一幅欣欣向荣的面貌。大厂为招揽人才打出的高薪、高福利,成为优秀人才跳槽互联网行业的重要原因。而一些招聘网站不能够填补的高级岗位空缺,则成为了猎头们的机遇。

这些高端岗位,往往是某个部门的领导,或是整条事业线的负责人,其中也包括为探索新业务而招募、搭建的新团队。

但2020年之后,随着不少企业整体营收情况不佳,很多招聘职位都直接被砍掉。“由于之前的离职潮,现在企业可选择很多,在招聘这些高端人才时,不仅对候选人年龄、毕业学校、业务能力等进行考核,还会综合考量他们的带团队能力、业内资源以及带来增量的可能性。”王楠说。

此外,复合型人才也是大家争夺的重点。在天津从事金融、互联网猎头工作多年的张勇,年初以来接触了月薪在2万元左右及以上共两三百位中高层次人才,据他总结得出的一个中高端招聘市场的新现象是,“企业招聘需求越来越从金字塔形调整为哑铃形,对于基础员工有所减少,尤其对中等层次、资历的人才的需求变少,而对于高复合能力的全能型人才需求明显。”

按照同道猎聘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戴科彬的说法,“中高端占据了招聘市场最大的交易份额,而中高端在线招聘也有着较高的行业门槛”。

正因为如此,国内有很多专业的机构一直在从事高端人才的招聘服务,比如一线猎头公司南方新华、大瀚、科锐等,互联网招聘软件领英、猎聘、猎上等。

以猎聘为例,自2011年上线以来,猎聘就通过BHC模式(企业、猎头和求职者三方互动生态模式)活跃在互联网招聘领域,在技术算法驱动和招聘闭环数据的辅助下,平台人岗匹配效率不断提升。

今年猎聘又提出“平台+SaaS+服务”战略,希望发挥BHC多边网络平台的流量和品牌优势,在配合旗下SaaS属性产品和不断深化服务,最终实现三者相互赋能的局面。

数据上看,猎聘2022年财报显示,猎聘平台验证企业用户数增加至113万家,同比增长12.6%;平台注册个人用户数增至8350万,同比增长13%;验证猎头用户数量增至21.2万名,同比增长7.3%,处于行业第一位。

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图源:华经情报网

即便猎聘在猎头数量上具备一定行业优势,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在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据华经情报网数据显示,就在线招聘市场格局而言,国内三大在线平台分别为前程无忧、BOSS直聘、猎聘。数据显示,行业CR3占比超过70%,前程无忧占比最高。

从用户数来看,截至2022年9月,猎聘月活用户数在千万级别左右,距离前程无忧、BOSS直聘仍有一定差距。

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图源:Mob研究院

但不可否认的是,猎聘平台上用户更“高知”,该平台上硕士学历占比更大且有更高的TGI,收入2万元以上用户数量是BOSS直聘的3倍,且87.6%的用户拥有自己的住房。

这些“高净值人群”也帮助猎聘获得了更多收益,财报显示,2022年猎聘集团实现营收26.4亿元人民币,经调整归母净利润1.9亿元。

三、高聘能救脉脉吗?

从本质来看,招聘其实是一个信息匹配的生意。

但让人岗匹配精准、高效,本身就是一个复杂且极具挑战的事情,尤其对于中高端人才招聘市场来说,匹配的复杂度和中间的隐性需求更多,这就对提供这一服务的人力资源服务供应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今年2月的最后一天,梦玉入职了一家国企旗下的游戏业务子公司,成为这家公司的新任公关总监。

据梦玉介绍,在她之前的上一任公关总监在去年10月离职,此后公司经历了四个月左右的职位空档期,最终通过一家猎头公司把她挖了过来。在此之前,梦玉在位于北京西二旗的一家游戏公司供职,操刀了数个游戏新品在海内外的发行、宣传项目。

“猎头前前后后给我打了几十个电话,春节假期都在跟我预约面试时间,他们看重我在海外发行上的经验,据说今明两年的大部分新游都计划在海外发行。从第一次接到电话到最后入职,我前后也去了6、7趟这家公司,跟他们的人力负责人都快要聊成朋友了。”梦玉说。

其实如梦玉所言,市场上高端职位的招聘往往由猎头机构代劳,高端人才具备主动求职少、跳槽成本高、决策周期长的特点,这类人群与其说是主动求职,不如说是被动被“挖”。而为了提高入职成功率,包括猎头、人力,甚至是直属领导在内的人员都会更加用心。

王楠也提到,“做高端人才招聘,得拿出刘备三顾茅庐邀请诸葛亮一样的劲头,不然就不可能服务好客户”。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近期迪士尼旗下流媒体巨头Hulu北京启动裁员,而这一轮裁员却直接演变成其他几家大厂的“抢人大战”。

据媒体报道,Hulu北京主要包括技术研发及产品团队。本次Hulu北京裁员规模超过90%。Hulu北京裁员消息传出后,大量猎头、大厂HR等直接开始抢人。据脉脉高聘最新数据显示,自裁员消息爆出以来,Hulu员工的profile访问量激增至前一天的207倍,与Hulu业务重叠较大的知名企业如字节跳动、美团、阿里、快手、小米等访问次数尤为突出。

从岗位类型来看,Hulu员工中技术类人才最受青睐。其中NLP大模型训练师、大模型算法专家、C++软件开发工程师、高频策略研发工程师尤为炙手可热,平均月薪达到5万元以上,最高可达10万元。

一位参与到这轮抢人大战的HR告诉价值星球,以平均月薪5万计算,一年的总包价格是60万,而实际上Hulu在职5年及以上且学历算得上比较优秀的员工都可以拿到这个总包薪水。所以这个薪水对于很多优先考虑收入的人才来说并没有太大竞争力。

“给大家一个参考的中位数,美团后端研发工作5年左右总包多数集中在70-80万,这个总包里有月薪、年终奖以及每年授予的股票等。这只是一个平均值,一些优秀的人才可能已经突破百万。所以我们在沟通Hulu的候选人时,除了讲清楚企业的待遇和优势外,也会适当透露一些当前的市场竞争情况。大家都知道近两年就业市场不好这个事实,很多人找工作时也不再盲目追求涨薪幅度,从我最近在沟通的几位Hulu离职员工来看,涨薪10%-15%是大家的普遍期待值,甚至也有部分人才考虑平薪跳槽新职位。”上述HR透露。

同时该HR也提到,虽然这些员工已经被裁并急于找到新工作,但是要想从其他猎头和HR手中把他们抢过来也并非易事,为了邀请这些人才来公司面试,他甚至和委托的猎头机构一起到Hulu楼下“蹲点”,只为能抢到几位NLP训练师人才。

但如果想实现林凡口中“3年超越猎聘”的目标,脉脉还面临诸多挑战。

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图源:艾瑞咨询

首先,是用户体量的问题。艾瑞咨询数据显示,截止到2023年3月,BOSS直聘月度独立设备数为4174万台,智联招聘和前程无忧都在1900万台左右,猎聘也达到了790万台。而脉脉的月独立设备数,仅仅是432万台 。

换句话说,目前脉脉与招聘行业第一梯队的差距非常大。无论是用户体量、营业额还是市场占有率,脉脉要想3年之内赶上来都不容易。

其次,脉脉难以破“圈”。脉脉的一项研究发现,BOSS直聘主打的“直接谈”模式,只适合低端招聘市场,市场规模最为庞大,与脉脉用户的调性却不接轨。脉脉的用户群体,一般都是一二线大城市,中高收入白领金领群体,月活跃度不高,偶尔打开脉脉看一看。

但高端招聘的痛点是发生频率低、反馈周期长,大部分都是被动性求职。所以客观地讲,大部分的高端招聘,更多地依赖于雇主老板与高管人才的原有“熟人圈子”。依靠熟人的推荐,依靠熟人的信用,企业才敢“空降”一个高管、人才才敢跳槽一个新环境。

所以,脉脉能依靠“职场社交”吸引用户,但却不能帮用户建立熟人圈子,更难直接形成信任链条,撮合两端需求。

最后,社区与求职的隔阂。事实上,脉脉不是第一个想切入招聘的互联网社区,此前知乎也有意向招聘业务渗透,并在平台上开设了多个求职专栏;哔哩哔哩也在“知识”板块下开始了二级页面“职业职场”,并细心地设计了面试、求职、学习、创业、公务员等多个子栏,可最终这些社区都没有在招聘业务上占到便宜。

一位已经离职脉脉的员工表示,“早期,脉脉上确实有很多人热衷分享职位信息、企业信息等等,但随着社区氛围提升和匿名发言的增多,脉脉对于大部分用户的价值已经由信息获取变成了‘吃瓜’和‘吐槽’。现在实名的发言以分享经验、树立IP的职场人为主,另一部分是企业招聘人员和猎头,这类用户的目的比较明确。而点开匿名发言用户的内容,最常见的是攀比收入、相亲交友、同城技能交换,甚至还有发段子的。”

“脉脉想要做招聘,收入大头肯定来自B端,但这种社区模式并不占优势。试想如果我们招聘一位总监以上的高端人才,但他每天却花大量时间泡在社区里刷帖子、看八卦,这样的人是否真的能帮助企业前进呢?而在C端,现在的收会员费和卖课两条路也很难,之前这两块一直没有带来很大收益。”该离职员工反问道。

打开脉脉APP我们也发现,目前脉脉平台针对C端用户的付费服务主要有会员和“脉课堂”两种。

脉脉,盯上猎头生意

图源:脉脉

其中会员包括商务会员、招聘个人会员、销售会员和VIP会员四种,前两种会员对应的价格分别为每月68元起、每月288元起,后两种的价格均为每月198元起。对应的会员特权则根据不同会员的属性,包含个性化设置、账号认证、提升影响力、拓展人脉、销售线索搜索等不同种类的功能。

“脉课堂”则针对求职晋升、技能提升、管理成长等不同需求,上线66元到499元不等的培训课程。首页上销量最好的是标价99元的“用得上的商学课”,有4.1万人学习。标价4.99元的“情商”,则有1.4万人学习。二者相加,5万余人的学习数据,显然很难为脉脉带来可观的收益。

四、总结

去年,多个行业出现人员优化的情况,好不容易熬到今年“金三银四”,招聘市场复苏也并未尽如人意。

企业招不到人、求职者找不到心仪的工作,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双方。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招聘行业的不同玩家采取了不同的方式,BOSS直聘推出“智能匹配+直聊”模式,前程无忧不断探寻人力资源外包、评测和培训等业务,猎聘凭借独特的“猎头式”玩法逐渐形成自己的壁垒,拉勾招聘用“24小时极速入职”吸引用户……

面对一个又一个强大对手,刚进场的脉脉想做好“高端招聘”,显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参考资料:

[1]《新经济领域猎头发展图鉴2023》,脉脉

[2]《在线招聘求职行业洞察2022》,易观分析

[3]《2022年互联网招聘求职行业洞察报告》,Mob研究院

[4]《中高端在线招聘龙头,受益于宏观环境修复——同道猎聘深度报告》,浙商证券

[5]《BOSS直聘重塑在线招聘,双边效应打开成长空间》,天风证券

*本文基于公开资料撰写,仅作为信息交流之用,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作者:唐飞;编辑:林比利

来源公众号:价值星球Planet(ID:ValuePlanet),发现公司价值,讲述资本故事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价值星球Planet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