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制”小杨哥,一场疯狂生意

在许久未曾被人关注过的百度贴吧里,存在着一个名叫“众小二”的神奇组织。 如果你偶然闯入,或许会对这里的氛围感到困惑。这里只有43人关注,150个帖子,一半是无所事事的鸡汤美文,一半在分享切片视频考试攻略。用户们在帖子里交流如何考得高分,寻求大神的帮助,询问考试

大主播们不直播的日子里,为何我们总能刷到他们的直播片段?这就不得不提到直播切片了,通过截取主播们精彩的直播片段大量分发,引导消费者购买,获取商品的佣金。这样的直播切片,会给用户、主播、平台带来什么影响?本文作者对此展开了分析,一起来看看吧。

“复制”小杨哥,一场疯狂生意

在许久未曾被人关注过的百度贴吧里,存在着一个名叫“众小二”的神奇组织。

如果你偶然闯入,或许会对这里的氛围感到困惑。这里只有43人关注,150个帖子,一半是无所事事的鸡汤美文,一半在分享切片视频考试攻略。用户们在帖子里交流如何考得高分,寻求大神的帮助,询问考试失败要如何重来。

但这里并非考研、考公大军的集合地,众小二也并非秘密考试宝典。如果非要选择一个词语来形容的话,众小二给自己的官方定义是“灵活就业平台”。它的作用是,串联头部主播和短视频剪辑师,帮助后者获得授权,通过直播切片获得收入。

它的名字如今和疯狂小杨哥绑定在一起,一个在抖音粉丝量总数过亿的著名搞笑主播。有媒体报道,在过去一年里,仅仅靠直播切片生意,小杨哥的收入就已经达到1.87亿元。

所谓直播切片,指的是通过对网红直播片段进行二次剪辑上传到平台,进行带货。整个流程只需要三步:获得主播的授权;被授权者在主播的直播间里寻找可以吸引消费者的素材,并剪辑成几十秒的短视频,放至自己的账号,根据视频中售卖的产品开通橱窗进行卖货;最后卖货的收益双方分成。

相比于自己费力打造供应链,或者辛苦直播,这是一场毋庸置疑的双赢生意。主播们在直播间里播种、施肥、浇水,然后用“复制品”,轻松地收割果实。用户们无需亲自直播带货,甚至前期无需金钱,只要付出一定的时间成本,便能依靠主播“坐享其成”。

在如此庞大的利益面前,也很难有人不会动心。在将2023年目标设定为切片收益再翻一番后,小杨哥旗下“三只羊网络”集团正式宣布,在各大应用商城,上线“众小二”App。

一切流程再次被简化。众小二喊出“有家的地方有工作”的口号,把“人和人”的模式,变成“人和平台”的模式,用“信息聚合、服务信息匹配、信息撮合服务”的包装,串起一条更为庞大的产业链,也串起着小杨哥更加庞大的野心。

一、小杨哥想躺着赚钱

2023年之前,对于很多人来说,小杨哥是一个绝对陌生的名字。他和旗下的三只羊网络,就像是一个封闭独立的平行世界,声名和财富的累积不为大众所知。

但如今,一切正在变得不同。超一亿的粉丝量,意味着小杨哥已经是抖音的头部主播。他的名字开始频繁出现在媒体报道中,即便没有看过他本人直播,那些在短视频上广泛流传着的高光片段,似乎也总能偶然闪现在短视频首页。

他的出圈根本,源于短视频和直播间里的特殊风格。相比于老老实实带货的主播,他的短视频和直播间很少会流于干瘪和无趣。

在短视频里,他的日常,常常伴随着鲁莽、疯狂和不顾一切的搞笑元素。他和哥哥互相捉弄、恶作剧,他的父母时常上演混合双打,甚至妻子、岳父岳母、嫂子等一切家庭成员,生活中的鸡毛蒜皮,在他这里演化为了短视频的搞笑素材。

这样的风格,奠定了小杨哥的出圈根本,也成了他直播间的专属特色。

在直播间里,他常常捉弄品牌方。破的垃圾袋、烂掉的苹果等翻车现场,常常被小杨哥亲自赶出直播间;为了验证吸尘器的吸力,他和吸尘器对着对面比吸力,比不上小杨哥的吸尘器,统统被踢出直播间。

更多时候,他也捉弄自己和哥哥。为了证明洗面奶的清洁力度,他会随着音乐节奏,粗暴搓脸,五官皱在一起,泡沫随着水流进嘴里,场面让人忍俊不禁;卖拖鞋,他和哥哥大杨哥一人一口,对着拖鞋就开始下嘴,疯狂摇头、拖拽,费劲全力只留下一个牙印。

每件商品得到的展示机会通常只有一两分钟,这是直播间固有的节奏,一个晚上要上百来件产品。为每个商品设计段子,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疯狂小杨哥的直播间里,一切都变得顺理成章。心甘情愿出丑的小杨哥,尴尬无措的品牌方,和为了图一乐的观众,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而不管你喜欢还是反感,都不可否认,这些夸张吸睛的行为举止,可以轻而易举地剪辑出无数个热闹的短视频。在抖音,仅“疯狂小杨哥直播回放”一个话题的累计播放量,就已经达到了72亿。

这样庞大而疯狂的流量生意,谁都想蹭。由自己的流量带来的财富反馈,直接而迅速,小杨哥本人也很难不动心。

媒体报道显示,虽然小杨哥遍地分身,但实际上,直到2022年初,小杨哥才第一次正式开放直播切片授权。此前,没有授权,私自剪辑头部主播视频,嫁接别的内容,挂别的商品链接,是习以为常的操作。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想要将中间商差价也一同握在手中之外,小杨哥成立众小二,未尝没有打击灰色产业链的意思在。

而在小杨哥的有意布局之下,成百上千个小杨哥正在疯狂出现,比如“搞笑小杨哥”“疯狂小小杨”“疯狂小杨弟”……去年年底,新榜数据曾经做过一次统计,“三只羊”拥有300多个已授权账号,还有近千个在待审核阶段。

“复制”小杨哥,一场疯狂生意

而根据小杨哥自己透露的信息来看,真实的故事要来得更加疯狂:2022年共有11000多人获得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人均收入17000元,316个品牌通过切片带货销售额破百万元。

这意味着,2022年三只羊的切片带货收入已经达到1.87亿元,而在他的设想中,2023年,在众小二的帮助下,授权账号和人均收入,或许还能再翻上一番,即小杨哥渴望,仅靠直播切片,就赚到7.48亿元。

这些收入,能够保证小杨哥在直播间外依旧能源源不断的带货,最大程度放大单次直播内容产生的收益。

越来越多人发问,“小杨哥到底能赚多少钱?”在一次直播中,小杨哥隐晦地回答了这个问题:“身家过亿?我和大杨哥加起来差不多。”

二、直播切片是本难念的生意经

众小二的成立,不仅仅意味着小杨哥在抖音的“霸主”地位,更象征着,小杨哥商业帝国,又被补上了关键一环。

早前,有粉丝问小杨哥,为什么不提高直播的频率,而是始终维持在一周两天。他给出的回答是:“我可以一天播几个小时,挣几百个万,但有意义吗?身体没了,粉丝也不喜欢你了。粉丝是冲快乐来的,那你就得给他们带来快乐。”

更现实的原因或许是,没人乐意一直装疯卖傻。在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里,他难得严肃地对自己的学生粉丝诉说着过往的经验,其中,特别强调的一点是“千万不要梦想着当网红,很累、很卑微。”

闷声发大财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但头部主播的一言一行都被紧紧盯着。从去年五月至今,小杨哥面临的风波越来越多。在风雨飘摇的当下,他需要的是,即便减少直播频次,甚至是不直播,也绝不少赚。就像是薇娅。

事实上,在更早的2021年,小杨哥就已经有了这样的野心。那一年,小杨哥一改此前的家庭式工坊,正式成立了合肥三只羊网络科技的公司,将新的业务目标,定在了带货达人、娱乐直播、短视频内容商业化、电商及店铺运营、整合营销上。曾经在直播场上屡屡碰壁的小杨哥,似乎被打通了任督二脉一样,依靠疯狂的内容式直播逐渐出圈。

直播间外,小杨哥的商业版图愈发清晰起来。合肥三只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合肥三只羊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肥领头羊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公司,在随后的一年中相继成立。天眼查数据显示,小杨哥目前控制企业有8家,间接持股企业10家,并在其中5家担任法定代表人,商业版图涉及文化传媒、直播电商、创业投资、供应链管理、交通设施等。

与不断扩大的商业版图一同而来的,还有小杨哥越来越清晰的目标:他不想仅仅只是个主播,扩张团队,打造电商基地,或许目的和辛巴、薇娅们一样——深入电商链路的全面环节。

于是,“小杨臻选”商标被注册了,同名小程序上线了,打造供应链的野心,被媒体广泛报道;1亿买楼的新闻也出现了,建造三只羊网络全球总部的雄心壮志无人不晓;粉丝量超一亿后,进军TikTok的野心也出现了。打造属于自己的电商帝国,孵化更庞大的电商矩阵,消解个人IP的风险性,这才是他渴望的未来。

与此同时,一个新名字——杜刚——开始频繁出现在小杨哥的身旁。在电商圈里,这个名字并不算出名,但在业务方面,杜刚和三只羊之间,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杜刚实际控股企业7家,担任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中包括三只羊创业投资有限公司持股67%的合肥三羊开泰上午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以及三只羊网络持股100%的合肥三只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等。

当然,还有众小二。有意思的是,尽管直到今年小杨哥才正式官宣众小二App上线,但它身为中间商的故事,其实要来得更早一些。2019年,众小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合肥成立,股东是由杜刚持股比例达95%的合肥徽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互联网相关服务。

在成立后的这四年中,众小二经历过两次业务范围得变更。一次是2020年7月,新零售业务被首次加入到众小二的业务经营范围之中;另一次是2022年1月,软件开发、物联网技术、直播服务、经济代理等服务成为众小二关注的新重点。

而在这两个业务变更后,众小二正式成为了一个提供灵活就业的新新平台。只不过,在遇见三只羊之前,新零售的电商客服,是其主营业务。直至2021年后,小杨哥和杜刚两个有着截然不同发展路径的人,在一个地方产生了交汇。众小二和三只羊之间的故事,开始发生改变。

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也是小杨哥与众小二的相互成就。小杨哥需要将直播切片这种短期的吆喝变成长远的投资,众小二需要依靠更大的企业获得更稳定的发展。但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三只羊并未入股众小二,杜刚还是众小二板上钉钉的大股东。

在这样的野心驱使下,众小二绝不仅仅只是为了疯狂小杨哥一个账号服务。除了三只羊网络和疯狂小杨哥以外,郝劭文、交个朋友直播间、朱梓骁、闲人王昱珩、辛吉飞、红绿灯的黄等头部主播都已入驻。而众小二作为一个中间商平台,即使用户获取的是其它主播的授权,只要产生收益,小杨哥依然可以从中抽取一定的佣金。

如果能够长久且稳定的存活下去,那么众小二为小杨哥带来的,或许是潜在的联系和可再生资源,足以让他在减少直播甚至是离开直播间之后,直播切片这块肥肉,仍能被他牢牢握在手中,并反哺到签约的一系列主播身上。

在这样的野望之下,众小二启航,一个个相似的、重复的视频,屠戮着消费者的眼球,一个更庞大、更疯狂的切片军团,正逐渐酝酿成型。

只是,直播切片这艘大船,小杨哥真的能熟练驾驭了吗?

三、水面之下,谁是韭菜

切片生意不仅仅哺育了小杨哥疯狂的商业帝国,也让直播切片剪辑师成为一个越来越被广泛注意到的职业。

在众小二的主页,一些动人的励志故事,被放置在最显眼的位置上,吸引着用户们的视线。

比如来自安徽六安的郭宝,他的故事是,受政策影响和父母将婚纱厂从江苏迁回六安,后遭遇疫情,产业链断裂,工厂关闭,幼儿嗷嗷待哺,妻子全职宝妈,家中收入来源全无,于2021年底加入合肥三只羊网络线上剪辑师,成功解决家庭日常开销。

再比如来自北京的王涛。2020年受疫情的影响,他企业破产,负债百万,整个人坠入谷底。2021年底,在人生最困难之际,他偶然成为一名线上剪辑师,依靠着小杨哥的切片,在2022年底成功上岸。

他们在个人评价中反刍着过往的艰难,和把握住机会的荣光故事。“当时那段时间真的很难,三只羊网络真的帮我解決了燃眉之急。我现在不但能解决日常生活开销,还能在家里工作,一点都不影响照顾家人,这是非常好的一件事。”

“免费授权”“在家里工作”“月入过万”的信息被反复强调着。这对大众的吸引力显而易见,它意味着没有年龄限制、没有学历限制、甚至没有工作地点限制,随时开始,随时结束。

一个美好的幻梦,就这样轻而易举地展示在眼前。不用想文案、不需要自己拍摄视频,只需要抱紧自带流量的主播大腿,剪剪视频就能赚钱,甚至连粗剪的视频,“金主爸爸”都已经准备好了。用户需要做的,仅仅是把做视频这件创意性工作,变成了流水线即可。

小杨哥描述的未来,实在美丽。但事实真的如此吗?或者说是,到底是谁在赚钱?

从此前小杨哥、郝邵文等主播开放授权的一系列信息来看,要获得主播直播切片授权的门槛并不算高,只需抖音账号达到1000粉丝量,并开通账号橱窗,账号运营者拥有基本的账号运营与视频剪辑能力即可。

真正的盈利点,或者说难点,在于分成佣金。坊间传闻,小杨哥的分成比例为阶梯制,5万以下销售额三七分成,5-10万元销售额四六分成,10万元以上才能五五分成。

以疯狂小杨弟为例,作为小杨哥切片号中的头部账号,疯狂小杨弟于2022年9月正式开始经营该账号,在短短半年多时间里,粉丝数达到229.43w万。但新抖数据显示,尽管流量表现得较为稳定,但在过去的三十天里,该账号通过切片视频带货的销售额也仅仅为7.5-10万。按照5-10万元销售额四六分成的比例简单换算来看,在过去的一个月时间里,疯狂小杨哥的直播切片收入为30000-40000元。

而粉丝量超百万的头部账号终究是少数。对于大部分直播切片账号而言,在小杨哥这里,五五分是遥不可及的存在。而当大量的账号共同在一场直播里寻找亮点进行剪辑,难免会产出几乎一样的视频,拿到主播授权也不意味着能大赚一笔,同质化竞争让新入局者越来越难出头。躺着赚钱,终究只是少数人的狂欢。

与此同时,来自平台的阻力,也始终存在。作为主播,和平台之间的平衡与较量,往往关系着他们最终的去向,一如和快手相爱相杀的辛巴。

其实早在直播行业兴起的时候,切片生意就一直存在,两者的关系就像是影子和真身的关系。对于盗版切片视频,各大平台官方直到今天也一直是默许的态度。这是否也就意味着,即便到今天看似热闹的直播平台,依然面临着优质主播缺位的尴尬。

过去,当这些切片账号为平台带来了日活或者广告收入的时候,平台的态度或许暧昧。但当小杨哥和小杨哥的“复制品”们的流量越来越大,而平台对于原创内容愈发渴望之时,平台会不会打压呢?它必然不想看到小杨哥一家独大,也不会想让这种没有技术含量、隐患重重,却能快速复制的模式,降低短视频和电商带货的质量。

游戏规则最终还是掌握在上游玩家手中。直播切片这个行业当然只是一时风口——就像是所有网红行业一样,上一轮风,诞生了薇娅,而薇娅如今转型幕后,频繁投资捞金的同时小心翼翼地尝试着重回大众眼前。

如今,在小杨哥热火朝天着向着更加完整的直播切片产业链,和更广阔的海外天地进发的同时,疯狂小杨哥和李佳琦、刘畊宏等头部主播因相关舆情占比超过九成而再次被点名。被重点点出的小杨哥,名字后跟着的数字是——维权舆情占比高达29.27%。

此时,距离他上次成为众矢之的,不过短短五个月。

作者:石榴,编辑:月见

来源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洞察商业变量,探寻商业本质。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熵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