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五一,旅游业“干完这票、回家养老”?

刚刚过去的一夜,所有人的朋友圈都被出行的“人、从、众”刷了屏。 “这个家我是非回不可吗?”半夜堵在高速公路上的小可发出了灵魂拷问;接近凌晨的深圳地铁,张雯硬是挤了三趟才上车;躺在床上刷攻略的程晨,默默地把一早出门赶车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这个五一黄金

随着五一假期的到来,旅游业也开始复兴。这个五一,我们看到了久违的“五一出门看人头”的节目。出门旅游、回家的人……在这个五一都经历了什么?面对火热的旅游业,旅游当地该如何应对,做好长期的体验服务?

疯狂的五一,旅游业“干完这票、回家养老”?

刚刚过去的一夜,所有人的朋友圈都被出行的“人、从、众”刷了屏。

“这个家我是非回不可吗?”半夜堵在高速公路上的小可发出了灵魂拷问;接近凌晨的深圳地铁,张雯硬是挤了三趟才上车;躺在床上刷攻略的程晨,默默地把一早出门赶车的时间提前了一个小时……这个五一黄金周,抢到出行车票的幸运儿们,开始进入现实历练的环节。

疯狂的五一,旅游业“干完这票、回家养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时隔三年,“五一出门看人头”的节目终于正式回归。

据旅游平台携程的数据,五一期间国内酒店、景区门票、机票订单量均反超2019年水平。其中,机票搜索热度超过2022年同期290%以上,恢复至2019年同期110%;境内酒店市场搜索热度已达2022年五一同期9倍以上,相较2019年五一同期增长近200%。

相比于艰难出行的游客,对旅游业从业者而言,市场的暖风吹化了他们比在大润发宰了十年鱼还冷的心。

从业20年的老旅游人刘文超告诉商业数据派,“这个五一节是恢复后的第一个长假,上半年如何就看它了。”还有旅游人在网上搬出了“干完这票、回家养老”行业经典语录。

急切想要回血的旅游业,变得混乱起来。在出游热情空前的同时,住宿涨价、民宿毁约潮被推上热搜,网民开始质疑旅游业“平时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淡季99元一晚的民宿,五一期间价格飚到799元;民宿谎称破产要消费者取消订单,而后价格翻番、重新售卖……一面挤疯了,一面涨疯了,无论是否计划出游,人们都感觉到了这个五一的“疯狂”。

“辛辛苦苦上了调休的班,现在出去高价消费,突然很心累。”网友咩咩做了一周攻略,昨天却决定放弃出游,“或许留在本地,才是正确选择。”

当人们渴望出游的满心期待,刚刚压下对调休的各种不满,全心投入五一备战之时,却又突然遭遇涨价毁约、人潮拥挤的刺刀,旅游业急迫等待的这场翻身战,能打好吗?怎么才能打漂亮?

01 疯狂五一:买不到票,住不起房

整个4月份,“大学生特种兵式旅游”、“淄博烧烤”交替持续霸屏,一度无人问津的旅游话题又重新夺回了往日荣光。

疯狂的五一,旅游业“干完这票、回家养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尽管对调休不满,人们仍然无法抑制地隔着屏幕羡慕大学生们的肆意洒脱,憧憬淄博烤串的烟火暖意,一边口是心非地说着,“这个五一调休,谁出去旅游了,就是叛徒。”一边又无力地发现,除了节假日,再没有别的旅游额度了。

打工人喊着再不出游,就要憋疯了;带娃夫妻无奈于“我可以不出去,但架不住娃想出去。”一场浩浩荡荡的全国人口大迁徙就这样开始了。

第一战是抢票。在社交平台上,抢不到票的人们绞尽脑汁,研究12306的候补规则,发明“截止时间大法”,选择三角形转车路线,决定自驾、顺风车……

生活中总是遇到各种不公?没关系,12306总会平等地对待每一个人。

4月27日,薛之谦本人到不了薛之谦演唱会的话题登上了热搜。无论是明星还是路人甲,用的手机是苹果还是小米,候补都是唯一的出路。

疯狂的五一,旅游业“干完这票、回家养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即使是见惯了春运的车站工作人员,想必也在为全国人口迁徙的盛况而震撼:高铁一秒票空、全线没票,“江浙沪放弃五一抢票”登上了热搜,上海虹桥车站宣告“沦陷”,在大屏播放“车站当日票次已全部售罄”。

第二战,景区门票也开始“劝退”游客。前有火了一整个月的淄博官方发文表示,“接待游客这件事,我们心有余力不足了。”后有北京故宫、八达岭、圆明园等多地景点预约达到满额,其中圆明园被指是自1840年被毁以来第一次售罄门票。

“中国这么大,却没有我的落脚点。”网友的一句玩梗,道出了这个五一的真相。

而最艰难的一战,当属深深刺痛打工人钱包的酒店住宿。

4月,一则酒店涨价的帖子,拉开了酒店集体毁约潮的序幕。多个目的地酒店、民宿被爆“价格暴涨”,涨幅高达3到10倍,狠狠地“刀”懵每一个旅客。

“打开厦门住宿的页面,价格清一色地显示700+,我真的不配。”刚毕业的方墨(化名)告诉商业数据派,她去过厦门很多次了,同一个酒店,去年夏天住是400块,冬天是200块,现在变成了800块,且已经被售罄了。

令人咋舌的价格,也能被一抢而空,网友直呼着“穷鬼竟是我自己。”

不过,作为信奉“人无远见,必有近忧”的中国人,早在春节前后,就有一部分机灵鬼盘算好了五一的行程,“要想便宜,就要提前几个月订好房。”但在这个不讲武德的五一,他们遭遇了更绝望的背刺。

“我们酒店因为有人嫖娼被查封了,麻烦您退下房。”近日,多位游客陆续收到民宿发来的请求,声称破产了、漏水了、违法了….在房客取消后,却摇身一变、价格翻番,继续挂上平台、高价售卖。

临近五一,这些被毁约的人只能放弃出行,或者选择翻倍价位的酒店,甚至有消费者直到新闻爆出,才恍然察觉自己被骗了。

批量毁约、再涨价,吃相难看引发了众怒。面对旅游消费涨疯了的事实,不少人开始疑惑,“这究竟是价格回升,还是道德的沦丧?”

02 涨价争议的背后,旅游业“裂开了”

笑容不会消失,只会从打工人的脸上转移到商家的脸上。

住宿爆满、门票售罄、铁路加线……旅游人一朝翻身,从失业高发的“社会弱势群体”变成了人人羡慕嫉妒恨的价格“刺客”。

谈及这次涨价毁约潮,徐州的一位民宿主理人阿水(化名)告诉商业数据派,他提前2个月就将五一的房价从平时的299元调成了2999元,“把价格改得很离谱,是为了避免大家提前预定。”阿水补充道,“等到五一前两周,再根据市场情况调价。”

而这次涨价毁约的酒店,要么是没来得及改价,要么是嫌自己改得低于市场价,由此展开了一场“劣币驱逐良币”的合谋。

“这种属于做一次性流量生意,也不管复购和口碑。”阿水补充道,“平台三倍的处罚约束力有限,只要价格卖得够高,卖一间就赚回本了。”

“三年磨一假”,这股涨价毁约潮,将旅游资源的供求失衡赤裸地显现出来。

在阿水看来,此次民宿老板毁约潮,公然违背契约,很可能是新手小白和老油条一起坏了行业的名声,“疫情期间倒了一大批民宿,去年Airbnb退出也撤退了一波,今年不少新手涌进来,正是混乱的时候。”

从全国数据来看,截至2022年年初,国内酒店数量较疫情前减少了约8.6万家,降幅约25%,客房总数较2019年减少了约47万间,降幅约24.7%。僧多粥少,推着酒店价格一路水涨船高。

除了住宿难定,团游产品同样一位难求。

海淀区甘家口百货的携程加盟店老板刘文超告诉商业数据派,凭借商场自然客流,每天能加十多个微信,“目前,门店跟团游基本售罄,客单价在4000元每人。”

“最后几天来定团游的,很多是买不到票的一家人。”刘文超说道,平台的旅游产品线基本提前一个月就开始了布局,预控门票、车次、导游资源和线路,“4月上旬就定完了很多,只有个别线路还有名额。”

所以,和你抢车票、门票、酒店的,不止游客,还有大大小小的旅行社。

在西安网红街区长安十二时辰工作的张筝(化名)告诉商业数据派,每日一万张的景区五一门票在提前3天就已经全部售罄,“开业这一年来,不少旅行社、其他景点联系我们想售卖套票,但我们自己的游客都不够买的。”

抢资源,谈合作,供不应求是旅行社们最直接的感受。从业人员的锐减不足,让他们更加心力交瘁。

“去年我们只能靠代销产品,做海外代购赚点钱。”在长久的停摆下,刘文超的不少同行都选择了离开,“去保险公司、街道办事处、家具商场做销售……各行各业都有,目前回到行业来的,不到三分之一。”

而据媒体报道,2022年底全国只剩下2万家旅行社不到,较2019年的5万家门店跌去一半。

涨价、毁约的背后,消费者的旅游需求增长是爆发式的,但旅游资源的重建,却是弹性而缓慢的,这种错位断层,让乱象叠生。

03 旅游业的“复活节”,时候未到

春天总是在混乱中萌发生机,旅游业也是如此。

想要打好翻身仗,做好长期的体验服务,最快见效的,当属行政手段。

在淄博,一段司乘对话走红全网。视频中,司机说道,“我们出租车都有文件,不打表的、拒载的,只要被投诉立马停运,烧烤单位坑人骗人的、收费不合理的立马关门。淄博市领导说了,谁砸了我们的锅,就砸谁的碗。”

4月22日,山东省淄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网站发布通知,指出在2023年“五一”假期前后,按3月1日-3月31日的平均实际成交价格,宾馆酒店房间定价上浮不得超过50%。

此外,还有海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面向全省住宿、餐饮、景区、交通、医疗药品等相关协会单位发出提醒,将会严查旅游刺客,对哄抬价格行为,最高可处300万元罚款。

短期的措施能治标,而治本还在于旅游资源的回弹充盈。作为链接、统筹上下游资源的在线旅游平台(OTA),携程、飞猪、美团等平台新动作频频。

一方面,OTA平台集体化身开店狂魔,猛开线下实体门店。

携程透露,今年门店签约超过了1300家,已开业的门店在500家左右,仅4月18日一天就有接近200家门店开门迎客;有媒体报道,和平天下集团4月在北京地区签约了百家旅行社门店,恢复达到60%左右。

在疫情期间得到突飞猛进的线上旅游,为何又重新拥抱线下?

不同线上的散团、标配团,线下门店最大变化在于,通过面对面交流,提供定制类产品、高端品质团,以满足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据携程所说,跟团游收入在增长,当前市场迫切需要新的跟团游产品和新的旅行社门店模式,“2023年第一季度,私家团订单占比较2019增长4%;目的地参团占比增长20%。”

据商业数据派观察,这些新开的门店地理位置各不相同。除常规门店外,有的在社区烟火之中,有的在繁华商场高层,还有的在目的地景区,也承载着触达不同消费者的任务。

抢地比赛,已经开始。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抢完门店,还要把店里的产品库塞满。

在传统热门旅游城市的持续火爆之下,一批新兴目的地快速崛起。正如烧烤“带火”了淄博,村BA“带火”了台江,风筝节“带火”了潍坊,胖东来“带火”了许昌……不要人挤人,去三四线城市深度游,成为年轻人的心之所向。

旅游体验正在加速多样化、差异化。

去年五一刚一营业就走红的长安十二时辰街区,以古装NPC表演和换装沉浸式体验而闻名。据工作人员透露,今年,景区内换装比例从30%涨到了50%,“附近的换装店从7家左右,涨到了60多家。”

据飞猪透露,“旅行+X元素”也在飙升。例如,五一假期前后全国各地将举办的上百场演唱会、音乐节,带动周边的酒店预订量同比暴增超20倍,部分热门酒店甚至“一房难求”。“旅行+看展”“旅行+电竞”“旅行+刷博物馆”,都成为了年轻人的心头好。

对于旅游人而言,这个五一只是消费回归的第一幕。新的从业者、新的产品、新的合作伙伴、都在路上。

作者:黄小艺

来源公众号:商业数据派(ID:business-data),读懂创新经济的价值,寻找变化中的护城河。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商业数据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