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从2022年的三亚跨年热,到2023年年初跨境游恢复,东南亚旅游国家对中国游客翘首以盼,乃至最近淄博的走红。近半年来,旅游如约复苏,热度持续到了本次“五一”小长假。从直观的出行数据来看—— “五一”小长假首日4月29日,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数据,发送旅客1966

这个“五一”小长假,许多人都感受到了出游的火热,而在近段时间持续升温的旅游热度里,不一样的旅游方式也在社交平台上走红了起来,比如之前火上热搜的“大学生特种兵式旅游”,又比如现在流行着的“交换旅游”。那么关于“交换旅游”这一模式,我们可以观察到哪些现象?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从2022年的三亚跨年热,到2023年年初跨境游恢复,东南亚旅游国家对中国游客翘首以盼,乃至最近淄博的走红。近半年来,旅游如约复苏,热度持续到了本次“五一”小长假。从直观的出行数据来看——

“五一”小长假首日4月29日,据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数据,发送旅客1966万人次,创铁路单日客流历史新高(此前两次纪录分别为2018年10月1日的1625万人次;2021年5月1日1883万人次)。

其中,作为旅游大市,“北上广”均创单日旅客发送量历史新高。另外据央视新闻,预测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有超过2.4亿人次出游,是2019年同期的104%。

持续升温的旅游,也催生了一系列新颖的出行、住宿模式。前有大学生“特种兵式旅游”,如今,年轻群体内又开始流行起了“交换旅游”。

“交换旅游”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新生事物,上世纪欧美即已流行,简单来说就是,在不同旅游目的地居住的旅游者,通过社交媒体或其他方式联系并自愿达成协议,在短期旅游中交换住房,及相关旅游咨询、服务。进而降低彼此旅游的成本、实现自助式旅游活动。

国内,豆瓣上“交换旅游”小组目前留存的第一条帖子发布于2010年,主题是“北京交换上海”。而这一小组,早在2006年就已创立。同年还诞生了第一个“换房俱乐部”,以满足各城市旅游爱好者的低成本住宿需求。

只不过,近二十年来国内旅游主体迭代,年轻白领、大学生渐成出行主力。加上交通住宿方式变迁,OTA平台(Online Travel Agent,线上旅行社)成主流,当下流行在年轻群体里的“交换旅游”,与二十年前已有了明显差异——“交换旅游”中,经济性依然是用户的首要追求,而便捷与服务,早已为社交媒体上的攻略笔记所替代。至于社交、信任,始终是撑起“交换旅游”这一模式的始终。

一、“交换旅游”,主要还是为了省钱

4月25日,刘澜在社交媒体发布了一条“杭州换北京”的帖子。

“从小就生活在南方,求学、工作也都局限在南方,一直想去北方看看,首选肯定是北京”,刘澜解释,“交换旅游”首先还是为了降低旅游成本,“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在假期想住的过得去点,酒店就是一大开支”。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交换旅游”相关帖子

作为交换条件,他描述自己的公寓位于杭州主城区,出门走五六百米就是地铁站,去西湖仅需20分钟。此外,公寓楼下餐饮、娱乐设施齐全。

“同地段的中档酒店,这几天的价格基本在500—1000元之间,短期来杭州玩,交换一下就能省下一两千块钱,还是很值的。”刘澜强调自己的公寓从地段、空间到装修都具备一定的品质,也希望能“等价交换”,他不想占别人便宜,但也不能接受对方拿一个四人间宿舍、六七人合租的小房间来换。“省钱当然重要,但也想住得舒服些,这是下限。”

略显“功利”的计算,往往会被认为失去了“交换旅游”最初的一些意义。但他回应,这是为了避免交换后,双方可能发生的一些不愉快。

“等到两个人都出发了,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了,到时候你嫌地段或房子不行,不想换了怎么办?”刘澜认为交换契约能成立的前提,一定是双方的条件都趋于对等。所以在彼此提供公寓的照片、视频时,他还会提醒对方不要加滤镜,最好能把房子的一些瑕疵都提前确认一下,“不要美化,把问题前置”。

对比刘澜的理性,黄瑜在交换时显得“随性”不少。

黄瑜的公寓在山东烟台,他发布的交换帖子,特别突出了几个标签:“无敌”海景、去青岛高铁1小时、去淄博高铁2小时、西安云南和成都优先。

他向记者表示,“交换旅游”主打“信任”,太计较就没意思了。“省点钱当然是主要的,但要费太多去计算很多事情,那我宁可住酒店算了。”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图片源自小红书:西安娱乐

刘澜选择将问题前置,而黄瑜倾向于等出了问题再沟通。对于存在的一些风险、不确定性,他仅会考虑预先留下对方的身份证号。“再防备就没意思了”。

交通、住宿,是旅游中最大的两项支出。而花样繁多的低成本出行、住宿方案,几乎伴随着现代旅游业的兴起而同步诞生。20世纪,国内外“沙发客”(以免费或付费的形式,借宿当地居民家中,因为经常睡的是沙发,而被形象地比喻为‘沙发客’)就已兴起。而像“交换旅游”这样以自租、自购房源的闲置时间作为资源进行交换的模式,也可以理解为一种非标准化的“城市民宿”,用以降低住宿成本。

抖音上,目前“交换旅游”话题已有超过1400万播放量;小红书内,该话题下的热门笔记,动辄能引来数百条评论。巨大的话题热度催化了年轻人的尝试热情,但省下住宿费的同时,交换者也需要在安全、隐私方面,投入更多的精力,给予更慎重的考量。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交换旅游”话题热度

二、省了钱,但需要考虑的事儿更多了

付福家在北京,但房子离公司很远,因此她另外与人合租了一个小单间,用于日常上班。

“节假日我会回家,所以单间是空出来的。”社交媒体上,付福发现有游客发帖寻求“交换旅游”,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将这一“闲置房源”进行交换。

“对方是一个妈妈,带着刚上初中的男孩来北京玩。”双方省下了酒店费用,但付福为此需要付出的精力并不小。首先是筛选房客,她告诉我们,她只考虑女性住客,主要还是出于安全顾虑。而如果对方带着孩子,她强调“孩子不能太小,否则容易吵到舍友”。

一般情况下交换双方都会自带洗漱用具,但她不介意将自己的洗衣液、洗发露等物资分享给对方。“买了一个新床单留给她们,这算是义务”,沟通下来,付福认为对方素质很高,所以在契约、拍照留证等层面没有过度考量。“要是她们没带够衣物,在北京感到冷了,也可以暂时穿下我的衣服保暖,我相信是不会带走的,大家都是文明人。”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每条“交换旅游”帖子的评论区,必然会出现一些友情提示

主观上充分信任,但客观角度,一些正当的程序必不可少。上海师范大学法学副教授于霄解释,交换旅游一定会面临个人隐私暴露的问题。“家是个人隐私的空间,交换住处时,相当于是向别人开放了你的隐私空间。隐私从来不是一个确定的边界,开放隐私空间本质是向陌生人开放个人信息,那是否意味着别人可以合理使用这些信息,比如在隐私空间里拍照上传?”

诸如此类的隐私、信息风险,在“交换旅游”中大量存在。因而相对安全的处理方式,应当是双方就敏感问题建立起一套协议,比如拍照留存房屋内物品的交付状态、明确物资的赔偿金额或比例,以及确立彼此在房屋内可进行的行为范围。

但事实上,标准化的协议在“交换旅游”中几乎完全缺席。上述受访对象均表示,由于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住宿方案,社会上也缺乏可参考的先例,所以对于起草一份协议,乃至双方签字赋予其法律效力,这些根本没有想过。

“我是有考虑起草协议的,毕竟家里还是有一些贵重物品的,至于条例,参考一些品牌公寓的房屋出租协议就行。”但刘澜补充,颇为严肃地签署协议,会破坏目前网上塑造出的这一模式的“信任气氛”,让人觉得像是一桩纯粹的交易。“所以还是得看交换的对象吧,双方都认为有必要就行”。

“还是那句话,就是相信对方才这么做的,最多贵重点的东西拍个照,我觉得不会那么倒霉,换一次就出什么乱子。”黄瑜对此态度仍十分豁达。

此外,于霄提醒更需要警惕的是“交换旅游”中存在的治安风险。酒店和正规平台的住宿必须进行身份证实名登记,但在“交换旅游”时,人员的流动脱离了管控措施。交换双方是网络世界的陌生人,“对方要是违法违规怎么办”?

“交换旅游”的目的是分享住宿资源,让旅游更省钱。但前期需要投入的精力、时间成本,以及潜藏的风险,让这一模式如今更多地仍停留在社交话题层面,很热闹,但真正成功的案例并不多。上文采访的刘澜、黄瑜,截至5月1日仍没有找到适合的交换对象。

“人合适了,地方可能就不合适,都合适了,房子也可能不行。”刘澜对此很无奈,相较于标准化的酒店只需要单方面考虑性价比、地段等因素。交换旅游是一场双向考核。甚至,他开始打起了退堂鼓,“一开始就是被感性驱动发的帖子,现在感觉要理性考虑的事情太多了,自己好像不是很适合这种住宿方式。”

黄瑜也意识到,自己作为男生顾虑很少,但女孩子对出行住宿的考虑很严谨。“能和我交换的,基本就只有男生,女生只和女生换,毕竟双方都是陌生人,基本的安全意识还是要有的。”

可即便是观念上相对更开放的年轻人,真正做到将充斥着个人生活、工作、兴趣爱好等隐私信息的住所开放给陌生人,仍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复盘来看,之所以交换成功者寥寥,部分原因即在于上文提到的“交换旅游”在程序上缺乏标准化,以及“协议”“契约”等法律凭证的缺席。于霄也认为,“一旦交换旅游达到一定规模,可以预见,监管就会及时跟上”。

三、被动交换,不如主动选择

不论是“特种兵式旅游”,还是“交换旅游”,这两类模式在近段时间的走红,几乎都缘起于年轻人群体,又与“穷游”理念不谋而合。而这背后的部分原因或在于,疫情政策调整后,年轻人的出行情绪提升了,但钱包客观上却没那么“鼓”。

同时旅游业复苏后,市场从业者或急于在短期内弥补过去几年里的效益损失,旅游配套设施从住宿到景区门票,涨价幅度明显。以数据为证——

据国内某OTA平台,“五一”期间境内酒店市场的搜索热度已达2022年同期9倍以上。对比2019年,酒店预定量也为同期的1.23倍。需求推动价格上浮,记者在多个平台对热门旅游城市不同时期的酒店价格进行比较,发现今年“五一”,不论品牌连锁还是独立酒店,不论高端低端,少则涨价一倍,多则三五倍。

年轻人五一旅游,开始“交换住宿”

OTA平台上,某中端品牌酒店价格涨幅

据“钛媒体”统计的各品牌酒店在多个平台的价格对比(5月1日节假日价格,对比5月15日非节假日价格),平均涨价幅度均超一倍。近千元的如家、汉庭、锦江之星,超千元的全季、亚朵比比皆是。

不止于酒店,关于旅游的大部分开支,价格可能都涨了。从机票到住宿,甚至电影票、音乐节门票。有网友对比太湖湾音乐节历年门票价格,发现2019年是199元,2021年时为399元,而到了2023升至599元一张。

钱永远是阻碍“去远方”的主要原因。而类似于“交换旅游”这样的低成本的出行、住宿方案,给了年轻人出门远行的勇气与资本。但也从侧面佐证了,“信任”的外衣之下,“交换旅游”在社交平台走红的本质,是年轻人想旅游却又“囊中羞涩”的矛盾心理。它引来跟风者无数,也实前现了在社交语境上的“正当化”。年轻人面对难以承担高价酒店的事实不再尴尬,而是大胆发帖寻找住宿交换方。

但年轻人或许更希望看到,社会通过规范化旅游市场的定价、提供更多错峰出游的机会,以平稳旅游流量、降低旅游成本,让自己也能在标准的酒店,和个性的“交换旅游”中自由选择。而不是被动交换。

作者:沈嵩男;编辑:斯问

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见锐度、见洞察,聚焦互联网和新商业的创新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电商在线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