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博主”大洗牌

一直以来,网红博主被视为赚钱最快、最简单的职业之一。 不过最近,B站#千万粉丝UP主称创作激励不够付房租#的话题冲上了热搜第一,B站拥有1022万粉丝的影视解说UP主“木鱼水心”发布动态,称自己没有停更,只是确实比较艰难,“2023年到目前为止,四个多月没有接

网红博主这一职业的“钱”景究竟如何?可能在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不少人都对其保持乐观态度,但现在,随着自媒体市场走向饱和,以及整体营销环境的变化,网红博主们迫切地需要思考起如何赚钱这个问题了。一起来看看作者的分析和解读。

“网红博主”大洗牌

一直以来,网红博主被视为赚钱最快、最简单的职业之一。

不过最近,B站#千万粉丝UP主称创作激励不够付房租#的话题冲上了热搜第一,B站拥有1022万粉丝的影视解说UP主“木鱼水心”发布动态,称自己没有停更,只是确实比较艰难,“2023年到目前为止,四个多月没有接到广告,B站的创作激励,还不够付办公室房租。”

“网红博主”大洗牌

就在不久前,B站刚刚陷入一轮博主停更潮,260万粉UP主“我是怪异君”、近400万粉UP主“靠脸吃饭的徐大王”、300余万粉UP主“-LKs-”纷纷宣布停更,很大一部分原因都是逐年下滑的平台激励分成已无法支撑UP主们的创作,而B站的用户土壤对于商业化行为是不屑的,甚至会抵制内容博主商业化,这也进一步加剧了B站博主的生存困境。

早在几年前,不少B站博主就已经开始尝试多平台运营,探索商业环境更友好的抖音、小红书等平台,但事实上,这条路并没有这么容易。

一方面,B站用户的内容偏向、视频时长等跟抖音、小红书等平台有着较大区别,另一方面,随着博主越来越多,每个平台都在内卷,涨粉、创作瓶颈、商业化等等问题困扰着每个博主。一位8年经验的博主发视频称,自己正在从全职转为半全职博主,而小红书的一些颜值博主也正在被AI取代,全网博主正面临着一轮大洗牌。

一、博主饱和,市场走向唯流量论

“我没有办法适应现在这个自媒体的时代了。”最近美妆博主“妮可蹦蹦”发视频向大家剖析了自己作为博主的各种焦虑,已经做了8年美妆博主的她也刚刚从全职美妆博主转为了非全职。而劝退她的原因也几乎是大多数博主正面临的问题。

克劳锐发布的《2022-2023广告主KOL营销市场盘点及趋势预测》显示,2022年全网万粉以上内容创作者数量超过1310万,上涨18.9%。

“网红博主”大洗牌

在这个自媒体严重饱和的时代,自我内耗严重是所有博主们的通病,为了找到独到的选题绞尽脑汁,“之前当全职博主的时候我的生活就只剩下‘想如何去变美’和‘我的下一个视频主题到底拍什么’”,在“妮可蹦蹦”看来,美妆圈已经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内卷,所有人都要不停找缺陷,都要向女明星看齐,美妆技巧也越来越玄学。

“网红博主”大洗牌

另一个原因则在于博主、MCN、平台和品牌的供需关系上,博主转化高——MCN机构重视并投——平台推流意愿强——品牌广告投放效果好,这样的正向循环最终是多赢的局面。

然而当下的博主数量爆满,品牌在KOL投放的话语权上更强,现在的投放逻辑并不以创作力和内容质量为主导,而是唯流量论。LTK发布《2023博主营销趋势报告》显示,今年,随着营销预算的变化,考虑到博主创作内容在提高知名度、提高转化率和建立忠诚度等方面都发挥着作用,漏斗效应和强劲的投资回报影响了接下来市场导向的变化,营销人员会更多地关注博主内容产出的效率和效用,并将其作为接下来营销工作的核心。

也就是说,相较于内容的质量,投放者更看中的是博主的数据和转化,而为了数据,不少内容焦虑的博主开始抄袭、洗稿。

“一些洗稿的反而比原作者更火,因为他砸了大价钱,获得了更多的粉丝和流量”,用心创作反而数据越来越差,也接不到商单,这对于创作者们的热情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这种现象不止出现在美妆赛道,几乎各个赛道都被洗稿充斥。

此前首次直播就带货1.13亿GMV的抖音美妆博主“阿怀”,定位于专业、知识型美妆达人,她在爆火不久后,就被网友发现,她洗稿抄袭了知乎美妆答主“光光是颗小太阳”的文章,框架、角度、预期几乎一模一样,甚至连文章中错误的地方都照抄。

抖音近千万粉的科普博主高盖伦也曾多次被爆出洗稿。“今天,我被抖音450w抖音大v连续侵犯了两次。”知乎答主邢二狗在知乎发布了这个标题的文章,文章中直指高盖伦连续两次盗用该博主的文章,在被博主拒绝后反而开始洗稿。

“网红博主”大洗牌

一位B站UP也曾表示,自己解说的电影视频,被抖音博主分割成10集搬运,另一视频的文案则被洗稿发布成两期视频,讽刺的是,这个视频在抖音的总点赞量达到了183万,而原作者的发布的视频点赞只有279。

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内容创作者们逐渐更加迷茫,用心做的原创反而不如洗稿的流量好,再加上商业化的日渐艰难,导致了大批创作者的流失。

二、B站停更潮背后,营销环境的整体下滑

商业化最谨慎的B站就是第一波被波及的对象。B站的用户对于内容创作者接推广的行为包容度相对较低,因此B站UP主们在广告的数量和质量上要求都更高,收入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平台的激励。

然而一方面,在行业的浪潮下,接推广比以前难度更高了,而B站的激励也出现了明显的下滑,这也导致B站博主的停更潮。

B站2022年财报显示,2022年其净亏损75亿元,营业成本高达180亿元,其中包括在直播和广告业务中给UP主的激励/分成达到91亿元,同比增长18%。而B站降本增效的第一刀就砍向了平台的UP主们,去年下半年,一些UP主就吐槽说平台激励收益降低了,降幅少则40%,高则90%。

而与之对应的则是不断攀升的博主数量,B站财报显示,2022年UP主在快速增长中,其月均活跃内容创作者数量同比增长45.2%,月均内容投稿视频量同比增长58.8%。与此同时,B站2022年收入分成成本同比增长幅度仅为18%。

今年2月,B站154万粉丝UP主“席拉瑞丝”也曾发视频劝退大家做全职视频博主的想法,“全职做视频的人,90%赚到的钱,还没有在小区当保安赚得多。”目前只有80万以上粉丝且容易接到商单的分区博主,才有可能养活自己。如果没有商单,不会直播带货,即使有80万粉丝,收益还不如进工厂拧螺丝赚得多。

“网红博主”大洗牌

木鱼水心就是如此,从去年到今年,他的视频播放量出现了严重下滑,从去年同期200万左右的播放量,降到了今年100万左右的播放量。木鱼水心也称自己现在基本就是“用爱发电”,但这不是长久之计,自己在想办法增加收入。

科普博主姜茶茶对此同样深有同感,她从2020年中旬开始运营B站账号,更新100多个长视频,积累近70万粉丝后,2021年更新的频率开始大幅降低,2022年10月,姜茶茶彻底抛弃了B站这个平台,原因很简单,养不活团队。

她还发现今年自媒体的收入普遍都直线下滑,并发文称:“百万粉接不到广告的情况非常普遍,早就不是有粉丝就能接到广告、赚到钱的时候了,不赚钱的流量多的是。从去年开始KOL的收入就开始下降,头部KOL收入下降20-30%,中部腰斩。”

三、KOL数量增长,广告主却不愿意投放了?

不过博主数量攀升,以及广告主投放谨慎并非B站一家面临的困境。克劳锐数据显示,2022年全网万粉以上内容创作者数量超过1310万,上涨18.9%,而与之相对的是,2022年广告主压缩营销预算,营销推广费用持下降态度的广告主占比由2021年的19%增长至30%。

为了保证收入,不少B站UP也早早开始布局多平台运营,“妮可蹦蹦”就是如此。她2016年入驻B站,在2019年又分别在抖音和小红书开了账号,视频内容同步分发。

然而每个平台的调性、用户口味都不一样,也因此不少B站UP都水土不服,“妮可蹦蹦”粉丝最多的,仍是B站。她的视频长度通常在5-15分钟,相较于抖音和小红书用户来说,这样的时长对于完播率有很大的影响。B站播放量二三十万的“妮可蹦蹦”在抖音和小红书的点赞量通常只有几千。

“网红博主”大洗牌

姜茶茶也同样早在2020年6月就开始在抖音同步分发自己的视频,不过仅仅把B站内容分割搬运到抖音的模式,很难击中抖音用户,这种“佛系”更新换来的是几百点赞的惨淡数据。

不论是哪个平台,博主内卷的现象都同样严重,而广告主以流量和转化为标准的判定模式,进一步加剧这种竞争。当千万博主们都面临无力生存的困境,无疑也将为行业带了一次大洗牌,赚快钱不再是博主的优势,未来在商业模式和内容创作上应该如何转型,是整个KOL赛道的新选题。

作者:把青;编辑:Mia

原文标题:“网红博主”大洗牌:千万粉账号入不敷出,“up主”正在逃离B站?

来源公众号:娱乐独角兽(ID:yuledujiaoshou),聚焦于泛娱乐领域创业报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娱乐独角兽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