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被憋了三年的打工人,在疫情后的第一个五一小长假开始了报复性旅游。 对于五一前就已经火出圈的淄博来说,五一的到来更是直接将“赶烤”的热度推向另一个高潮。 五一假期的第一天,人潮开始涌入淄博,数据显示,淄博浅海美食城的烧烤热门区里,一条小街涌入了近4.5万人次游客

在疫情后的第一个五一小长假,国内旅游出游达2.74亿人次,被疫情与工作压力双重打击的打工人都选择开始“报复性旅游”。本文对其现象进行探讨分析,一起来看看。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被憋了三年的打工人,在疫情后的第一个五一小长假开始了报复性旅游。

对于五一前就已经火出圈的淄博来说,五一的到来更是直接将“赶烤”的热度推向另一个高潮。

五一假期的第一天,人潮开始涌入淄博,数据显示,淄博浅海美食城的烧烤热门区里,一条小街涌入了近4.5万人次游客;淄博站整个“五一”假期累计发送旅客240252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8.5万人次,增幅55%。

为劝退游客,烧烤店老板无奈自己刷差评,4月29日,#烧烤店老板为了劝退游客,竟自己刷差评#登上热搜,该烧烤店老板为了清闲点,自己给自己刷了17个差评,但是被系统判定为恶意差评,最终被删除。目前该店位列淄博市小吃快餐收藏榜第一名。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除了淄博,其他热门景区同样人山人海。

5月3日,一张来自微博知名摄影博主Artravelersr拍摄的「上海外滩」照片在网上流传,照片中外滩上到处挤满了人,不少网友感叹:“简直诺亚方舟既视感”“全!是!人!”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因游客太多,4月30日,成都地铁2号线的地铁门直接被挤爆。有人统计,五一期间成都1号线、7号线、2号线的地铁门都出现了被人挤碎的情况。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而因巨大人流量引发的堵也贯穿整个五一。5月2日,微博话题#五一的堵 逐渐离谱#登上热搜,话题下有网友纷纷晒出各地景点的拥堵现场。

“4月29日假期第一天,红峡谷漂流河段出现‘堵船’场景,场面好像下饺子”“4月30日,甘肃酒泉,鸣沙山月牙泉景区由于客流较大,景区不堵车开始堵骆驼了”“连海拔5500米珠穆朗玛峰的昆布冰川,在五一期间的凌晨两点还在堵……”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面对故宫蹿动的人头,有网友调侃:“上朝也没这么多人吧”。

堵到离谱的五一,到底有多少人外出?根据文旅部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国内旅游出游合计2.74亿人次,同比增长70.83%,按可比口径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119.09%;实现国内旅游收入1480.56亿元,同比增长128.90%,按可比口径恢复至2019年同期的100.66%。

事实上,五一的出行热前期就已经在酝酿。

4月14日,五一假期前一日火车票开售,多条热门线路放票后几分钟内均已售罄。不少网友表示,抢票一秒没,提前十几天候补都没成功。

就在假期正式启动前,4月28日上午,国内最大的火车站上海虹桥宣布,“当日发往全国各站的车票均已售空”,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铁路上海站预计4月27日至5月4日发送旅客382万人次,日均发送旅客47.8万人次。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这已经超过今年春运的客流量,在今年春运期间,铁路上海站单日客流量峰值是47.3万人次。

根据国家铁路集团的数据,今年五一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1.2亿人次,较2019年同期增长20%,超过历史同期最高水平。

此外,假期前各个景点的门票早被哄抢一空。4月27日,圆明园官方微博发布提示:截至目前,圆明园遗址公园“五一假期”前3日门票已全部售罄。另外据白鹿视频报道,北京有网友称,这是圆明园163年以来门票第一次售罄。

在凤凰网发起的微博话题“怎么看五一出行人流量暴涨”下,其中大多数人认为是疫情结束后的报复性出游。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一、民宿、酒店的涨价退单潮

报复性旅游下,各种旅游消费“乱象”也频频发生。

为了能尽情享受疫情后的第一个小长假,不少人提前在出行、住宿和旅游攻略上早早做好了准备。而在携程、飞猪、木鸟民宿等多个在线旅游平台上出现的民宿、酒店涨价退单潮,扰乱了不少游客原本的计划。

为了五一的顺利出行,琪琪提前一个月在网上预定了一家酒店,没过几天,酒店打来电话说店铺装修要取消订单,“当时觉得不太对,于是到网上查看了一下,同样大小尺寸的房间链接还在挂着并且涨了300元,当时就打客服电话进行了维权。”

网友佳佳也遇到了类似的情况,“3月30日定的酒店,半个月后打来电话说因为合同到期要取消我的订单。”

有着相同经历的不在少数,在网友晒出的酒店“退单”截图中,为了让消费者退单酒店给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有的称“楼上发大水把房间泡了无法入住”或是“已辞职,房东破产不干了”“房子已经卖掉了”……

而为了能够薅到更多羊毛,有的民宿经营者强迫消费者额外消费才能入住。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面对酒店大幅涨价、民宿临时毁约行为,多家在线旅游平台给出回应,据凤凰网财经消息,4月24日,针对五一民宿现涨价毁约潮一事,美团民宿客服表示,五一民宿毁约坐地起价是违规行为,任何商家投诉抓到一个,处罚一个。

携程、飞猪、小猪民宿也表示,如出现民宿商家“毁约”情况,会协调为客人安排原标准或以上级别的房间入住,且差价金额上限为原订单首晚房费的3倍。

对此,中国消费者协会发表公开声明,指出故意违约挫伤消费信心,漠视法律法规,此风不可“涨”。

人民日报也评论称:退单后再涨价,或是蓄意串通、联合抬价等行为既有损价格诚信、商业诚信,也会给市场传递消极情绪,甚至涉嫌违规违法。

事实上在酒店普遍涨价下,不少旅客遇到了“酒店刺客”。

据多家媒体调查西昌、丽江、大理、西双版纳、西安、杭州等热门旅游城市,酒店价格普遍上涨,有的酒店价格甚至上调了5倍。

小红书上有网友晒出一家民宿五一前后的价格对比,发现平时187元一晚的民宿,五一期间涨到了1260元一晚,涨幅近7倍。

重庆、厦门平时100-200元的民宿五一期间也涨到了一两千。有网友表示,“昨晚住的房间还300多,续住一晚直接加到了一千三百多,没人管吗?”

憋疯的打工人,被挤爆的五一

近日,一张“2023年全国各城酒店【五一】价格对比图”在网上流传,根据图片显示,排名第一的秦皇岛麗枫酒店平日价格为159元,五一假期价格飙升至1099元,涨幅591%;其次是阳朔的宁远局,平日价格为156元,五一涨到了1076元,涨幅为590%;排名第三的庐山锦江之星,平日价格178元的房间五一涨到了1003元,涨幅为463%。

对于酒店、民宿价格的暴涨,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是由市场供需关系决定的,在旅游旺季,游客数量增多,酒店房间供应相对减少,因此价格自然会上涨。而大多数酒店也需要通过旺季的收入来弥补淡季的亏损。

但民宿运营者张涛则认为,“旅游旺季确实是挣钱的最佳时机,虽然供需决定价格但也不能使劲薅,这种往死搂的行为很容易损失信用,对民宿本身也不利。”

二、在线旅游平台要全面恢复了?

虽然有不和谐声音的出现,但不可否认的是国内出行热情的高涨,正在带动国内在线旅游业恢复。

来自携程的数据显示,4月29日平台整体旅游订单量同比去年五一首日增长超10倍,较2019年五一首日增长超1倍。比较今年春节假期首日激增668%。

同程旅行4月29日当天,平台景区门票订单量较2019年同期增长超过500%,酒店、大交通预订量也超过2019年同期水平。

美团数据显示,截至29日中午12点,五一假期首日景点门票订单量比2019年五一假期首日同时段翻倍增长,其中异地订单量增长125%。

实际上,国内在线旅游的恢复早有体现。

今年3月,在携程2022年财务业绩之后的电话会上,CEO孙洁表示“今年一季度至今,携程集团的国内机酒预订已超2019年同期,出境游预订同比增长超300%。黎明前的黑暗已经过去。”

据北京青年报此前报道,2023年第一季度,飞猪平台国内酒店、国内门票预订量均已远超2019年同期;国际酒店预订量、签证办理量同比去年劲增超5倍。

今年来,在线旅游平台更是频繁展开活动抢夺游客,如4月21日,同程旅行与桂林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秀峰区人民政府共同发起“飞儿萌造梦市集”;上海“五五购物节”期间,携程面向全国用户发放10亿消费补贴。

在线旅游平台的争夺战从线上转到线下,4月18日,携程线下近200家新门店同时开业。据官方透露,今年90天不到的时间,携程签约了超过1300家门店。不止携程,同程、途牛、驴妈妈等OTA进行线下门店布局。

和已经度过黎明前黑暗的国内游相比,出境游的恢复仍需时日。

携程数据显示,4月29日内地出境旅游订单量比4月1日(往常)增长近150%。

五一首日也是今年以来内地出境游人次最多的一天,内地出境游订单量较上一个小高峰(2023年3月1日)增长30%。

虽然在五一小长假的带动下,出境游实现了较快的增长,但仍暴露出一些问题。

比如在媒体的报道中,有旅行社负责人表示,目前境外游热门目的地集中在东南亚地区,以新加坡、马来西亚等为主,长线游较少。

这种现象的出现一方面是由于假期时间有限,另一方面受到签证和国际航班运力的影响。

在今年3月中国国航、中国东航、南方航空三家航空央企公布的数据来看,国际航线运力投入方面,3月三大航运力投入同比分别增超4.5倍、5倍以及3倍。而国际航线的需求方面,国航旅客周转量同比增超10倍、东航增超6.7倍、南航增近4.5倍。

此外旅游行业人员的大规模流失也是重要原因之一,比如泰国旅游巴士司机数量不足,短缺率高达60%-70%;根据文旅部发布的《2021年全国旅行社统计调查报告》,2019年旅行社从业人数41.59万人,2021年从业人数降至27.88万人,两年间锐减13.71万人。

虽然五一的到来极大的拉动旅游业的快速增长,但旅游高峰之后,劳动力以及基础设施建设能否同样实现高质量增长?

对于在线旅游平台来说,虽然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但至少已经熬过了至暗时刻。

作者:林小白

来源公众号:鞭牛士(ID:bianews8);准确、快速、有深度的科技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鞭牛士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