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在什么样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种什么样的种子,开什么样的花”,这几天这首可爱洗脑的儿歌刷屏了,有人调侃五一过成了六一儿童节。 教唱的几位幼师也走红了,尤其是名为“音乐老师花开富贵”的武汉幼师凭借甜美的形象火遍全网,一条视频吸粉400多万,单条视频点赞量超过

“在什么样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种什么样的种子,开什么样的花”,这几天你有没有被这首儿歌洗脑刷屏了?本文就因这首歌爆火的三个幼师,从不同角度分析她们的流量和数据。如果你也对这个现象感兴趣,那就让我们一起往下看吧。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在什么样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种什么样的种子,开什么样的花”,这几天这首可爱洗脑的儿歌刷屏了,有人调侃五一过成了六一儿童节。

教唱的几位幼师也走红了,尤其是名为“音乐老师花开富贵”的武汉幼师凭借甜美的形象火遍全网,一条视频吸粉400多万,单条视频点赞量超过500万,转发150万次。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另一位稍早时候发布挖呀挖儿歌视频的幼师“毛葱小姐(桃子老师)”也吸粉100多万。而事实上,近期最早发布挖呀挖的是另一位幼师“草莓壳”,她粉丝刚到3万。与此同时,不少网友关于几位幼师谁才是原创,有没有抄袭又争论了起来。

其实,我们也能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三位幼师发布视频的顺序刚好与其火爆程度成反比,就像是一束绽开的烟花,越往上越璀璨。而随着挖呀挖的爆火出圈,围绕着三位幼师的争议也逐渐增多,除了原创这个问题以外,她们面对意外走红的态度也有不小的差异,有人直播收礼物,有人被质疑蹭热度,有人坦然承认不是原创……

在经历过最初的爆火后,挖呀挖会不会变了味?

一、谁才是原创?这或许并不重要

说实话网友们就谁才是原创吵的不可开交,我是无法理解的。这就是类似的方式拍一段儿歌视频而已。而事实上,这种形式很早就有了。

这种教唱方式被称为奥尔夫音乐,著名的音乐教育体系,是将音乐与儿歌说白、律动、舞蹈、戏剧表演甚至是绘画、雕塑等视觉艺术相联系。很多幼师又把挖呀挖这种形式形象地称为手指谣、手指舞。

从挖呀挖儿歌歌词来看,其实最早也不是上面的三位幼师所作,她们也都只是模仿者。

抖音账号“王小玲”2021年3月10日就发布了《小小花园》儿歌视频,歌词和挖呀挖歌词基本一致,当时的点赞量也有10多万。据媒体报道,5月5日凌晨,王小玲在其直播间介绍,这首歌的歌词由她最早改编而成。目前王小玲已经把该条视频置顶。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三位幼师也相继发声,以平息网友们的拉踩对骂。武汉幼师置顶了今年3月份刚刚尝试儿歌形式的视频,当时在标题里她明确表示这是从其他的博主那里学习来的。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桃子老师则表示她就是模仿了“草莓壳”的视频,她还指出挖呀挖儿歌很多年前就有了,并希望网友不要拉踩。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而事实上,草莓壳虽然是近期第一个发布视频的,却被质疑抄袭、蹭热度。有人把草莓壳没火归结于长相,甚至引发网友对战。

5月3日,她终于发声回应。她表示挖呀挖儿歌是很早就有的,自己只不过配上了周杰伦《听妈妈的话》的背景音乐,“说原创谈不上,但应该是第一个以这种形式结合的,因此说我们蹭热度模仿的人真的可以把眼睛捐了”。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事实上,后面的两位幼师也沿用了儿歌+《听妈妈的话》的组合。所以三位幼师其实都不算原创,也没有所谓的抄袭问题,只不过是对已有儿歌的二次创作。

而三人火的程度相差很大,其实是多方面因素导致的,既有偶然,也有必然。

二、武汉幼师的走红逻辑:挖呀挖有爆款潜质,甜美个人形象、成熟的拍摄技法

很多人都好奇都是一首儿歌,为何武汉幼师“音乐老师花开富贵”会爆火全网,其他两位幼师的视频虽然也有不错的流量,但传播广度也比不上前者。

有些结论是一眼就能够看出来的,那就是在这个以貌取人的时代,好看就自带流量。武汉幼师模样精致,显然是化了美美的妆,穿着时尚,另外两位幼师则比较朴素,几乎素颜出镜。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其实我们可以更详细地从三个方面分析这背后的爆火逻辑。

首先,能够看到“草莓壳”在4月22日就发布了视频,其实就有不错的播放量。这说明这段洗脑旋律具有爆火的潜力。事实上,在“草莓壳”还有很多幼师都发布了类似的视频,播放量都不错。

第二点其实就是具体的内容呈现形式。“草莓壳”其实是记录了情侣间的生活日常,而后两者都是幼师教唱儿童的形式。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相比而言,幼师教唱形式具有更广的受众群体,可以是宝妈、孩子,甚至更广的男性群体。

这里有个数据能证明这一点,那就是三位幼师的用户画像。这里需要说明下,三位幼师中除了黄老师大火前有百万粉丝外,另外两位幼师都几乎是没有粉丝的小号。

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武汉幼师总粉丝数525万,其中超过60%都是男性用户。年龄构成上,18到30岁的年龄段占比近70%。如果简单按照近期新增400万粉丝计算,新增男性用户可能为240万。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而相对而言,桃子老师刚好相反,女性用户占比更多。昨日其女性占比还高达63%,不过今日男性用户占比显著增加,几乎男女各占一半。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5月5号数据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5月6号数据

另一位拍摄情侣日常的幼师粉丝仅有3万,女性用户占比更大,超过70%。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有网友评论:第一版“草莓壳”是挖给男朋友秀恩爱,第二版“桃子老师”挖给小朋友们,第三版武汉幼师挖给屏幕前的男人们的。

再个从拍摄技法上,明显武汉幼师的拍摄更加具有观赏性,人物脸部占据画面视线中心位置,光线比较均匀。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相对而言,其他两位幼师画面整体观感就不如武汉幼师。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而对于自己最先发却没火,草莓壳直言“流量为王,看脸时代我也知道……我知道我长相普通,但我喜欢这样的自己就可以了。”草莓壳依旧还是拍摄和男朋友之间的日常,最新的视频她也花了妆。人红是非多,武汉幼师“音乐老师花开富贵”最火,也遭受了最多的质疑。

三、武汉幼师都面临哪些质疑?

1. 质疑一:火了后火速直播收巨额打赏?

在走红后,武汉幼师曾开启直播,大量网友冲进直播间。第三方平台数据显示,从4月28至今她总共直播了9次,场均观看人次超过600万。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直播期间确实有不少人打赏,但是具体数额不清。有传言是收到了200万,但是这无从考证。事实上,武汉幼师没火之前也经常进行直播,数据显示近90天她直播了94次,但是之前数据肯定没现在的好看,大概每次直播有20-30万的场观。

不过,武汉幼师在抖音开启了专属会员,就类似于粉丝牌的概念,目前已有58人开通专属会员。按照最低费用月会员140元(980抖币)计算,这部分收入有8120元。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她还开通了购物车,不过目前没什么销量。此外,她主页没有显示MCN机构。第三方数据平台显示,她的视频报价1万左右。

至于网传的200万直播打赏收入,还是不建议当真。搞对立、夸张是营销号的一贯伎俩。

2. 质疑二:辞职当网红?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消息,有人说武汉幼师已经辞职去当网红了。

事实上,武汉幼师在这次爆火前就有了100万的粉丝,已经算一个中部网红了,难道一条视频爆火就要辞职吗?

笔者注意到在自我介绍中,武汉幼师表示自己“抖音就是来工作的,通过视频记录下去,只想传递,让更多的幼儿老师知道专业的奥尔夫”。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据经视直播消息,武汉幼师在采访中她表示,自己从小就是孩子王,很喜欢跟小孩玩,当幼师六七年了,当老师是她从小到大的理想,也是完成爷爷的一个遗愿。

她表示,拍的短视频爆火后收获很大,也给她的生活带来了一些影响,但不论是好是坏,都非常谢谢大家的关注,以后也会继续做下去,但会利用课间的时间去拍一些视频,也想把自己的音乐传递给更多人,让这份快乐感染更多人。

3. 质疑三:幼师身份是真?

还有人质疑她幼师的身份是否为真。

据媒体报道,武汉幼师是武汉一家幼儿园的老师,教授校本艺术课“奥尔夫音乐”。武汉幼师表示走红确实给自己生活带来了一些影响,但面对负面质疑,她表示将调整心态,继续做好本职工作。所以网友们没必要再争论了。

其实换句话说,假装幼师身份也完全没有必要。本来就是教儿歌,这并不需要幼师的身份为支撑。

其实大家之所以在意其幼师身份是否为真,可能更多是对老师这个身份保有很多刻板印象。幼师是学龄前教育,和学龄后教育有着很大的区别,相对而言教学时间比较宽裕自由。

有人认为老师不能当网红,要一心一意教学生,培育下一代。我想反问下,这两者一定矛盾吗?现在很多人还给网红打上负面的标签,显然是与时代脱节了。网红的概念现在延展已经非常多,你难道说董宇辉卖菜也是不伦不类?

做好自己的本质工作,让更多人认识自己,分享美好,这是人的天性而已。切莫上纲上线,舍本逐末,一味固执己见。

4. 质疑四:是否有团队?

还有人说武汉幼师视频拍的好,背后肯定有团队。看似很有道理,但纯属臆测。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武汉幼师以及其他几位幼师的拍摄基本都是固定视角,并没有什么难度。如果说这样的视频都需要专业团队,那恐怕抖音用户有团队的可不少了。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总体来看,上述质疑基本都只是猜测,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

当然人红了自然难免要承受这些东西,这就是成名的代价。

四、走红是意外,平常才是常态

互联网上每隔一段时间便可能有一些走红,他们是幸运的,因为大数据选择了他们。但我们也会注意到,突然的爆火大部分归于沉寂,甚至走向人生的另一面。这让我想到当时火遍全网的嘎羊少女。火了后,便要承担更多的质疑和压力。也许这并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的。

桃子老师在接受采访时直言对走红很意外,自己没有团队。火了之后,很多人来找她,比如做主播、签约之类的,这些她基本没有回应,这些职业目前和她的未来规划是背道而驰的。

她表示,现在还是想专注于自己本职工作,“我就是一个普通人”,目前没有打算换工作,没有想过利用网络平台赚钱。不过她也表示自己对直播带货等商业化行为不完全排斥,但只以“兼职”的形式进行。

昨天晚上,草莓壳和男朋友也进行了直播,内容没有刻意蹭热度,只是简单的唱歌互动,同时在线人数也就300-400。二人调侃来看直播的恐怕都是亲友团了,其实这种状态就挺好的。

三位“挖呀挖幼师”的三种境遇

能让更多人看到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考验。既然幸运降临了就好好用,尽情享受,平凡的人生该有一点不一样的色彩,但底色可能不会改变。

作者:雨辰

来源公众号:三言Pro(ID:sycaijing),提供新科技、新消费、新未来的前沿资讯。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三言财经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