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里的搬运工生意

如果你在抖音搜索罗永浩,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交个朋友直播间,但还会出现一批近义词账号,比如「老罗交个朋友精选」「老罗一个有趣的灵魂」。不妨再搜一下「疯狂小杨哥」,一个在抖音坐拥9999万+粉丝的超级大V,同样「疯狂小杨弟」「小杨哥直播福利返场」「小杨哥杂货铺-三只

只靠搬运大主播的直播片段,就可以吸引观众下单?近日,以“直播切片”为主要内容的一大批账号涌现在抖音。这些切片真的能引来观众点击,完成流量转化吗?主播们对它的态度又是怎样的?一起来看看这篇文章,了解这个直播带货中衍生的新兴产业。

抖音里的搬运工生意

如果你在抖音搜索罗永浩,第一个跳出来的是交个朋友直播间,但还会出现一批近义词账号,比如「老罗交个朋友精选」「老罗一个有趣的灵魂」。不妨再搜一下「疯狂小杨哥」,一个在抖音坐拥9999万+粉丝的超级大V,同样「疯狂小杨弟」「小杨哥直播福利返场」「小杨哥杂货铺-三只羊」等长串关联账号尾随其后。

一眼望去,这些账号像极了蹭流量IP的冒牌者,但在这些账号的主页,它们几乎都标明了官方授权的身份。

再去翻翻他们的历史发布,有两个共同点:视频内容很大比例是来自小杨哥或罗永浩直播带货的片段,非原创,只搬运;左下角还统一挂着与视频内容相对应的小黄车。

也就是说,这些视频不仅仅是直播间的内容集散地,而是演变为一门一本万利的稳定生意。

如果用一个名称去概括描述,就是「IP直播带货切片」。

「做小杨哥的直播切片,七天卖了将近一百单。大主播自带流量,就算有0.1%的粉丝点击,其中有十个人下单,也比我自己做强多了。」一位切片剪辑师如是说。

直播切片刚出现,「疯狂小杨哥」就成为剪辑群体最先瞄准的猎物。甚至小杨哥直接或间接地,助推了这门新兴产业的发展。现在他干脆把更多头部主播拉进这个游戏。

过去,这种模式因为涉及版权归属、降低平台内容原创度等问题,曾经隐匿于灰色地带。

现在,头部主播觉察出其中的商机,主动开放授权,甚至对此越来越重视。罗永浩在一次冰箱直播带货中,主动给剪辑师提供切片创意。

抖音差不多也默认了这种现象的存在。甚至,切片已经成为短视频生态内循环的重要一环。2022年抖音电商50%的销售来自于短视频带货,直播切片是重要的贡献力量。

一、从围堵到收编

疯狂小杨哥在抖音坐拥一亿的粉丝体量,直播时,大小杨兄弟一起出场。账号内容素材丰富,看点十足。无论是之前拍摄的家庭搞笑短视频,还是后来抖音直播带货,很容易剪出片。

一开始小杨哥还为「被切片」而烦恼,甚至去维权,但切片仍然层出不穷,屡禁不止。后来他转过弯来,与其围堵消灭,不如收为己用。

2021年,小杨哥成立了一家MCN机构「三只羊」,专门负责管理直播切片。抖音快手只要是做大小杨哥直播切片带货的账号,几乎都是经过三只羊认证的正规军。

@疯狂小杨弟直播福利,是疯狂小杨哥授权的切片账号之一,粉丝量61.3万。去年7月份账号开通,就是小杨哥在直播间的带货日常,三分之二的视频,都挂上了带货小黄车。

「迪士尼正版澳捷尔草莓熊」,是其中热度最高的一条直播切片。两个大小草莓熊组合售卖,价格84元,经过大小杨的带货讲解,吸引了2.5万点赞,4000多条评论收藏,1.1万的转发。

抖音里的搬运工生意

去年9月左右,有媒体根据第三方平台监测到的数据计算,仅靠剪辑分发大小杨哥的直播切片内容,该账号就能月入近万。

小杨哥对外透露的数据是,2022 年,共有 11000 多人获得三只羊网络的切片授权,人均收入 17000 元,316 个品牌通过切片带货销售额破百万元。

除了授权管理自己的直播内容,小杨哥还把各大主播拉进阵营。

上个月底,三只羊在各大应用商城上线了APP众小二。官方对外声称,这是为了给想要做直播切片的剪辑师,提供一个规范稳定的授权渠道。值得注意的是,平台内除了小杨哥自己的账号外,还有交个朋友、郝邵文、朱梓骁、等抖音头部主播/直播间入驻。

快手类似的直播切片视频也不在少数。

罗永浩曾在直播间卖过的一款湿厕纸,据新莓daybreak不完全统计,这款产品被不止于13个账号用于剪辑带货,而这13个账号背后的电商主体,大部分都指向了同一个专卖店,截至目前,该专卖店铺在快手上的销量为863件。

根据三只羊网络对外的说法,这些账号背后的创作者,有的可能是带娃宝妈、待业者,也有可能是兼职大学生。

尽管头部主播接纳了这部分群体,平台的态度却还有些暧昧不清。

去年六月底,快手上线了「直播片段发带货视频促转化」功能,带货主播可在快手卖家端后台一键发布直播片段,挂车卖货。这相当于官方下场亲自制定游戏规则。

抖音虽然默认了这种现象的存在,但考虑到大量同质化的切片会降低平台内容的原创度,所以切片账号仍有被平台封禁的风险。

商业作者李翔曾报道,为了判断这在抖音生态中引发的反应,三只羊会分阶段分批次开放授权。

二、利益分配

直播切片这门生意其实并不复杂。

大主播一场直播结束,切片剪辑师(或是带货KOC)进场,将一些精彩片段剪辑二次加工,挂上品牌的小黄车。视频发布后,商品顺利卖出,三方分利。

很明显,带货主播和品牌商家处于链条的顶端,前者提供素材,后者提供商品。海量的带货KOC是二道生产者,负责物料的加工处理,收割一些微薄的长尾效益。

具体的分工也很简单,带货主播和MCN机构只需要将直播IP授权给切片剪辑师,不花费一分一毫,就能在海量的直播回放内容中,提炼出高光片段,在各平台广泛传播,扩大IP影响力,让内容获得长尾传播。

抖音里的搬运工生意

对品牌商家来说,被剪辑后的切片内容,是一道成本极低、并附有购买链接的广告物料:首先,切片内容依然保有主播的名人效应,其次,剪辑加工后的直播切片,产品是划重点的对象,更容易形成爆款。品牌商家只需要保证产品质量和售后物流,就能得到长尾销量。

于海量带货KOC而言,虽处于链条的底端,但也多了一个赚钱渠道。不过,随着参与者数量的增多,这门工作难度会加大,对创意剪辑的能力要求会一同水涨船高。

具体的收益如何分配,这门生意并没有特别清晰的收益分配结算标准。

如果是个人账号的带货KOC,那么就是带货主播(或MCN机构)、带货KOC一起分账。目前,这二者的分成比例可能是「三七开」,也有「五五开」。

根据新榜的报道,一家声称已取得「郝劭文」IP直播切片授权的第三方机构表示,只有自带团队剪辑,而且可以报税的机构才能拿到50%的佣金分成;经过第三方机构拿授权的个人带货KOC,只能拿到30%的分成。

三、内循环生意

切片账号的生存空间也侧面说明,短视频的生命力和承载能力比我们想象中更强。

短视频可以不停地回放,种草能力不会受到时间空间的限制。直播带货则随着主播的开播下播,周期性涨落。

直播切片以小黄车短视频带货,只是承载内容电商变现的一种渠道。依附的主题仍然是主播的个性和创造力:同一条视频,能被不同的切片账号剪出完全不同的风格,有的能引来巨大的流量,有的则被淹没。

而直播带货内容之所以能被剪辑成短视频,正是因为主播本身的内容张力本身足够强。

素人背靠红人效应,不需要苦费心思创意,账号孵化的时间周期缩短,成功率加大,整体投入精力和成本相对较小,盈利模式也不繁琐复杂。

重要的是,搭上主播授权后,货源渠道也会更加稳定,与普通小主播相比,低价竞争更具优势,佣金比例也会有所提高。有主播做背书,消费者对产品的信任度随之提高。

一位小杨哥授权切片账号的主理人在接受电商在线采访时说,在加入小杨哥授权机构之前,他的选品是通过抖音商家精选联盟,佣金比例不算很高,但加入机构授权之后,佣金比例甚至能和大主播一样高,「大主播有商品议价权,带货链接都是机构给我们的,佣金比例也更高。」

抖音里的搬运工生意

切片剪辑并不是大众想象的低门槛,主播对内容和商品都有标准和要求。

比如,三只羊会限制剪辑素材的选取,剪辑师必须使用官方提供的素材;内容也不是简单的剪切粘贴,还需要加工二创。更重要的是,切片账号售卖的商品必须使用三只羊官方提供的商品。

平台也会有一定的限制。有服务商曾表示,挂上了小黄车的切片视频,会影响平台的流量分配,因此会有更多的考核指标介入。

做直播切片,内容是关键,亮点素材常是僧多粥少。为了避免同类切片视频泛滥,机构也会给出增强剪辑创意的参考意见。有的账号还会下单录产品的开箱视频,增加视频的可看性。或是转向还未被广泛开发的主播申请授权。

三只羊的一位签约剪辑师在采访中提到,一场直播结束之后,三只羊会把直播内容的数字版发给签约的剪辑师。剪辑师在观看直播的时候会随时记下有感觉的素材。头脑里会开始构思如何排序、解说和场景特效。

目前,三只羊是切片模式的主导者,但随着这种模式的发展,品牌方也会主动做起切片。比如,一些剃须刀品牌会找明星做切片。

狂欢之后,可能就是沉寂。这门生意背靠大主播,完全依附于平台。对平台和主播而言,这只是多一种盈利方式,对切片账号却可能是身家性命。

作者:李欢

来源公众号:新莓daybreak(ID:new-daybreak),理解人,发现变化。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莓daybreak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