裁员90%,可以“保命”吗?

“未来企业裁员不止13%,甚至可能高达40%—50%!”对这一预测,马斯克说:“我希望你是错的,但是我怀疑你是对的。” 就在不久前,Hulu北京裁员比例超过90%。今年全球大厂的裁员潮,依然此起彼伏。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经历全球范围内的裁员潮。 当我们在庆祝“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经历全球范围内的裁员潮,短短几个月,裁员风暴已从科技领域,逐渐吹到金融圈、零售、汽车等行业。裁员就像一记耳光,把白领们的安全感狠狠打碎。然而,大规模裁员真的可以“降本增效”吗?

裁员90%,可以“保命”吗?

“未来企业裁员不止13%,甚至可能高达40%—50%!”对这一预测,马斯克说:“我希望你是错的,但是我怀疑你是对的。”

就在不久前,Hulu北京裁员比例超过90%。今年全球大厂的裁员潮,依然此起彼伏。

毫无疑问,我们正在经历全球范围内的裁员潮。

当我们在庆祝“五一”劳动节的时候,IBM宣布暂缓招聘2.6万个后台岗位,未来5年将有7800个工作岗位被人工智能取代。

5月9日,曾出品过《教父》《阿甘正传》的派拉蒙宣布裁员,旗下有线电视网络裁员25%,同时关闭MTV新闻。公司在声明中提到,将通过取消和精简一些组织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

几乎同一天,福特中国也在琢磨着“精简”。据说,该公司即将裁员,受影响员工高达1300人。

短短几个月,裁员风暴已从科技领域,逐渐吹到金融圈、零售、汽车等行业。

大厂员工们曾标榜自己和公司是“相亲相爱一家人”,但半夜里一封措辞生硬的邮件,或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这些“家人”就成路人。

裁员就像一记耳光,把白领们的安全感,狠狠地打碎,然而,大规模裁员真的可以“降本增效”吗?

上班犹如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哪天将尝到裁员的滋味。

01 神仙公司,突然不香了

“未来企业裁员不止13%,甚至可能高达40%—50%!”硅谷投资人Elad Gil在5月9日发推预测未来的企业动向。马斯克跑评论区补了一刀:“我希望你是错的,但是我怀疑你是对的。”

裁员90%,可以“保命”吗?

“煤矿中的金丝雀”指危险的先兆。(图/推特)

2022年11月9日,脸书母公司Meta官宣裁员1.1万人,在众多科技巨头中率先拿起“降本增效”的大刀。

美国硅谷巨头同步切换“过冬模式”,裁员一轮接着一轮,先触及上下游的芯片、游戏,接着到外围的金融和咨询,然后蔓延至消费和制造业。

仅今年1月,亚马逊裁员1.8万人,谷歌母公司Alphabet裁1.2万人,微软裁约1万人。到3月中旬, Meta再裁员1万人,成为首家宣布第二轮大规模裁员的大型科技公司。

与此同时,中小厂跟随大厂脚步,断臂求存。Zoom创始人袁征曾标榜“让员工快乐工作”,敢承诺不裁员,结果第二年就自打嘴巴,裁员15%。

美国就业信息网站Layoffs.fyi的数据显示,今年头5个月,科技企业公布的全球裁员计划受影响人数约为19万人,这一数字在2022年全年约为16万人。

裁员90%,可以“保命”吗?

过去一年半,美国科技公司裁员情况。(图/Layoffs.fyi)

咨询公司一边教大企业“砍人”,一边对自己人下手。3月,咨询巨头埃森哲宣布裁员1.9万人。4月,毕马威在美国裁员近2%,接着是安永要裁约3000人。

消费和娱乐等行业的白领陆续感受到 “寒意”。美国零售业巨头沃尔玛宣布裁员2000人,媒体和娱乐业巨头迪士尼裁员7000人。

迪士尼旗下的流媒体Hulu的北京研发中心也未能幸免。Hulu北京的裁员比例超90%,影响300多人。这里一直是以高福利而闻名的“神仙外企”。只可惜,公司走廊满墙的专利,都无法阻挡“仙子们”被逐出“童话世界”。

裁员90%,可以“保命”吗?

目前迪士尼裁员已进入第三轮,Hulu北京倒在了第二轮。(图/小红书截图)

在经济放缓的情况下,首先裁员的往往属于资本密集型行业,例如建筑业,接着是拥有大量廉价劳动力的行业,例如零售、酒店和餐馆,最后裁员的大刀才会“杀”到白领头上。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在1990年、2001年、2008年和2020年经济衰退期间,蓝领的失业率比白领更高。但是,这两年承受裁员之苦的主力,却是白领。

短短的3个月内,亚马逊精简掉了2.7万人,其中多半是白领员工,集中在云科技、人力资源、广告和零售等业务,几十万名基层仓库员工则几乎不受影响。

除了减少人力成本外,自动化技术的突破也成为了巨头们裁员的理由之一。

五一假期里,IBM高层宣布人工智能和自动化工具将在未来5年内取代约7800个岗位。提供在职证明或部门间员工调动等简单任务,很快就会实现完全自动化。

过去,自动化已取代了部分蓝领工作,像是扫地机器人代替清洁工人打扫医院病房。这一次自动化的历史车轮,碾向了薪酬更高的白领。

ChatGPT等生成式人工智能系统进一步模糊AI和人类的职业界限。除了IBM,许多公司也开始试着用AI取代白领岗位。

在国外,微软新闻尝试用一个AI新闻采集系统,一次性取代了几十名编辑。这AI系统会评估新闻的主题、观点和新鲜程度,传统的编辑人员只能给AI打下手。

在国内, AI绘画软件一夜间颠覆了原画行业。据《新京报》的报道,国内一些游戏公司大幅削减原画师团队。学画画10多年的原画师原本月入2万元,如今要么接不到工作任务,要么沦为AI图片的修图员。

投资银行高盛在今年3月底发布的报告显示,生成式AI技术将导致美国和欧元区有1/4的工作实现自动化,全球将有3亿个全职岗位面临被AI取代的风险。

按照谷歌中国前总裁李开复的判断,比起需要手眼协调的蓝领工作,偏向定量分析的白领工作将更容易被AI接管。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Christopher Pissarides曾预测,疫情后工作自动化的进度条将加速,从而减少对人工劳动力的依赖。有网友开玩笑说,以前大公司是给每个电脑配一个人,将来也许是给操作电脑的AI们配一个管理员。

昔日的“神仙公司”大幅裁员,未来的AI在抢饭碗,当下的白领陷入腹背受敌的鏖战中。美国风险投资家杰森·卡拉卡尼斯预言:“白领衰退”正在来临,并会不断加剧。

02 大流行结束,企业忙着“降本”

裁员主要分为经济性裁员和结构性裁员。

经济性裁员指企业因自身经营危机,期望通过裁员来降低成本、扭转亏图损。跨国投资银行瑞银破产所牵涉的裁员,就属于这一种。而结构性裁员指因公司主营业务发生变化,部分员工与其工作内容不相符,需进行优化调整。

事实上,科技巨头远没到生死存亡的时刻,它们的2022年营收有下跌,但总体上仍相对平稳。与2021财年相比,2022年Meta利润下降了55%,但总营收仅下降了1%。从去年以来的“裁员潮”,更偏向于结构性裁员。

疫情期间,人人宅家,工作、学习和娱乐都在网络上。科技大厂上演“抢人大战”,像囤日用品那样囤“人”。

2020年3月,亚马逊的全球员工人数约为62.8万人。疫情期间受线上业务驱动,亚马逊员工激增至150万人。据高盛的统计,谷歌、脸书等科技巨头疫情期间的员工人数,平均增长了41%。

裁员90%,可以“保命”吗?

疫情三年,亚马逊全球员工人数增长了两倍多。(图/WSJ)

临近新冠大流行的尾声,科技巨头们猛回头,发现人招多了,开始想办法削减劳动力成本,以回应投资者对企业利润的孜孜以求。2022年11月,Meta裁员消息公布后,Meta股价暴涨7.25%,创造消息公布前9个月以来的新高。

美国科技巨头们真正的裁员理由,与其说是美联储暴力加息、全球经济放缓、市场竞争激烈、消费者支出减少等外部因素,不如说是“市场需求没按我的剧本狂飙”。

美国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教授杰弗瑞·菲弗(Jeffrey Pfeffer)直斥,大同小异的裁员声明背后藏着“社会传染”现象:大企业在互相抄答案

斯坦福教授杰弗瑞·菲弗认为,科技巨头裁员是盲目互抄的传染行为。

“大家都在裁员,我为啥不照着做?”再智慧的脑袋,往往也难逃从众心理的魔掌。实际上,要精准算出一家公司的人力需求,先要有合理的人效标准,再根据业绩达成情况反推一个部门得安排多少人。那些没有零头的裁员数字,看着就是企业连猜带蒙的“一刀切”。

奇怪的是,谁够胆子切这么“一刀”,谁就可能获得丰厚的个人回报。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一边裁员1.2万人,一边给公司CEO发了2.26亿美元的年薪(约合人民币15亿元),是一般谷歌员工平均年薪的800倍。

学术研究表明,裁员与节省成本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合法合规的大规模裁员,本身就要高额成本。

Meta的“裁员礼包”里含0.5n+4的遣散费、6个月员工健康保险以及其他按法律和惯例的补偿。按照公开数据,Meta平均裁减一个员工的实际成本约为8.8万美元(约合人民币61万元)。

霍尼韦尔前CEO高德威算过一笔“裁员账”:每一位被裁掉的员工获得相当于6个月薪酬的遣散费。对于企业来说,这意味着6个月后才真正开始省钱。而经济衰退期通常持续12—18个月,在这之后市场需求增加,显然,公司在大规模裁员后的一年左右又要再次雇人。

裁员成本=遣散费成本+交接成本+招聘成本+培训成本+适应成本+机会成本。

一裁一招之间,会耗费更多的时间和资金,再加上新员工在成为生产力前,企业还需要付出培训。

考虑到所有这些成本,裁员可能并不省钱,更像是股市中高买低卖的不理智行为。咨询公司贝恩研究显示:“裁员的成本可能会超过收益。”

降本增效,可能降了个寂寞。

03 裁员神话,劝你别信

那么,裁员能增效吗?一轮轮的裁员把公司砍得七零八落,公司业绩自动走向巅峰?这样的裁员神话,劝你别信。

杰弗瑞·菲弗和同事研究了过去40年全球企业裁员与招聘的大量实例,发现人们对裁员存在着多重误解。

杰弗瑞·菲弗指出,裁员通常不能削减企业成本,也没有经验证据表明裁员有助于提升盈利能力。裁员解决了做事的人,却没有解决企业本身的问题。许多被裁的员工会以外包员工的身份,继续给原企业打工。

一些证据表明裁员实际上损害盈利能力。美国“911”恐怖袭击后,几乎每家航空公司都在裁员,唯有美国西南航空除外。到了2001年年底,西南航空凭借没有折损的团队,快速恢复运营,并一把抢占对手的市场份额。

留存团队的核心实力,待经济复苏时才能抢占先机。

随着对手缩减人手,服务和创新往往也随之减少、变慢。《哈佛商业评论》的统计显示,疫情初期裁员最猛最快的企业,大多在疫情后期恢复最慢。

裁员必然带来的结果,大部分是负面的。对于公众,裁员好比照妖镜,清晰映照出企业过去的败绩。贝恩公司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公司因大型战略重组或合并而裁员,那么投资者可能会推高股价。然而,如果裁员只是为了削减成本,“华尔街之狼”会做空公司股票。

除了企业形象外,裁员伤害最深的是人心。研究发现,裁员会使受影响员工压力增加,更容易陷入抑郁状态,可导致自杀率翻倍。

实际上,被裁并不意味着不够优秀。无论是大厂还是小厂,裁员本就没按照严格的标准进行,可能仅仅是个人运气不好,碰到一个“杀人如麻”的老板。

硅谷企业家教练坎贝尔认为,裁员要果断进行,但操作的手段要讲究,要给足员工保障和安全感。企业和员工不仅是合同上的关系,还会形成心理契约,产生不成文的期望、默契和信念。说好的升职加薪落空了,公司举起裁员的大刀,这些都意味着心理契约的破裂。

研究表明,即使是裁员中的幸存员工,安全感和工作满意度都会降低。这时候,人们要么选择摸鱼敷衍的低支出模式,要么拼命表演“上班”,陷入无意义内卷。

美国心理学协会的研究显示,裁员中幸存员工的工作业绩下滑20%。裁员幸存者往往就像背负情伤的恋人,有爱但不多。

衰退面前,领导者没有好的选项,他们只能从“坏的”和“不那么坏的”选项中挑一个。必须明确的是,裁员绝不是降本增效的唯一选项。

有的企业宁愿“停薪休假”。2008 年大衰退来袭时,美国霍尼韦尔为2万多名员工提供无薪或减薪假期。尽管2008年的经济衰退更严重,但这家公司在销售额和净收入都比裁员两成的2000年表现要好。

有的企业把裁员视为最后的底线。自1948年以来,林肯电气一直保持着“不解雇”纪录,即不解雇3年工龄以上、周工作时间多于30小时的员工。即使面对战争、大萧条和巨额亏损,该公司坚持通过管理层带头减薪、岗位调配、减少工时和提高产能等策略积极寻找出路。

企业再大,人始终是所有资源流转的中心。哪怕是人工智能,往往也需要先有足够多的“人工”做支撑。只要生意一直做下去,人就不可少。

裁员不降薪,还是降薪不裁员?这是一个关乎企业生存的问题。有些裁员也许是迫不得已的,但跟风高举“降本增效”的大旗去裁员,那不过是在欺负员工。

参考资料:

无痛裁员不存在,降本增效有方法,哈佛商业评论,20230411

裁员幸存者心理契约变化路径:不确定性规避的视角,《管理科学》,2015

大规模裁员背后令人惊讶的真相,《财富》,20230207

霍尼韦尔CEO:危机来袭,我为何不裁员,《哈佛商业评论》,20150817

李开复:面对机器人上岗工作,白领比蓝领更危险,网易科技,20171115

Why are there so many tech layoffs, and why should we be worried? Stanford scholar explains,Stanford News,20221205

AI在劳动节淘汰7800名打工人,并且是永久,量子位,20230504

“白领衰退”加剧?美国科技业卷起汹涌“裁员潮”,《解放日报》,20230407

从月入2万元到“没活干”,AI给原画师们带来了什么?,《新京报》,20230508

作者:晓洋;编辑:陆一鸣

原文标题:《裁员90%,不是保命是自杀》

来源公众号:新周刊(ID:new-weekly),一本杂志和一个时代的体温。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周刊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