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又要回到安全套和棒棒糖也算专辑销量的时代了。”Reddit 网友 sundayontheluna 在看到 Billboard 的新规则时,留下了这样的评论。 但 ta 并不是唯一一个把 Billboard 新规则和安全套联系在一起的人。在 Twitter 上

最近,Billboard更改规则,让“捆绑销售”再次回归市场,这一消息引起许多网友争议。那么,为什么“捆绑销售”能再次回归呢?接下来我们跟随作者,一起探讨这背后的秘密吧。希望本篇文章能对你有所帮助。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又要回到安全套和棒棒糖也算专辑销量的时代了。”Reddit 网友 sundayontheluna 在看到 Billboard 的新规则时,留下了这样的评论。

但 ta 并不是唯一一个把 Billboard 新规则和安全套联系在一起的人。在 Twitter 上,还有大量网友留下类似的留言,比如“我起床后看到的第一件事就是 Billboard 又恢复买安全套的那个规则了。”又比如,“ Billboard 是个骗局,怎么粉丝买专辑是诈骗,而捆绑销售安全套却是被鼓励的,不算诈骗呢?”

近期,Billboard 宣布更改规则,计划从今年 6 月 30 日起,Billboard 200 将把“粉丝包”销量计入专辑榜。所谓“粉丝包”,就是指专辑销售加上周边销售的某些固定搭配。但在引发业内外巨大争议后,Billboard 在 2020 年 7 月 13 日宣布不再将捆绑销售作为所有排行榜的依据。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于是,一石激起千层浪。Billboard 200 作为最重要的榜单之一,上榜乃至登顶意味着更高的曝光量和商业资源,向来是艺人和粉丝们的必争之地。而“捆绑销售”作为近年来最具争议性的规则之一,为何又在被取缔不到三年后回归了呢?

一、“捆绑销售”带来的闹剧会重新上演吗?

“捆绑销售”并不算什么新鲜事。

在 2020 年之前,Billboard 一直将这种捆绑销售算作 Billboard 200 专辑榜的依据之一。随着流媒体的兴起和专辑销量的下滑,捆绑销售激增。2018 年 8 月,麻辣鸡 Nicki Minaj 的专辑《 Queen 》销量被说唱歌手 Travis Scott 的《 Astroworld 》超越了。Nicki Minaj在社交媒体上抱怨,Travis Scott 是因为将自己的巡演门票捆绑专辑销售,才成为了冠军。同年 9 月,登上《艾伦秀》( Ellen )时,Nicki Minaj 再次提到此事,“当你的专辑销量输给的是一个卖T恤和周边,还卖自己尚未公布的巡演门票的人时,你感觉被耍了。”

话题女王 Micki Minaj 的抱怨将争议推向了至高点,但捆绑销售热潮却越走越高涨。

在 2019 年左右的时候,各路艺人更是将捆绑销售发挥到了极致,创意百出,形成一股“周边”狂热。不仅有大量唱片公司在周四下午(排行榜跟踪一周情况的最后一天)推出大量黑胶唱片和 CD 以提振销量,还有艺人靠着各式创意周边登上排行榜。比如,2019 年 5 月,Miley Cyrus 在宣传EP《 She is Coming 》时,将自己的数字 EP 和带有 EP 名的避孕套进行了捆绑销售,定价为 20 美元。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2019 年 7 月,Post Malone 则为了新专辑《 Goodbyes 》提供了 75 美元的泳池浮具,捆绑自己的数字专辑进行销售。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说唱歌手 Tyler, The Creator 则在定价为 40 美元的粉丝包里加入了T恤、别针、贴纸、数字专辑以及一个写着“投给 Igor ”的庭院标志。与之同期竞争第一的 DJ Khaeld,则在个人网站上推出了大约 50 种不同的粉丝包,将专辑和T恤、填色书、冲浪短裤等捆绑销售。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据 Billboard 的声明,几乎所有 2019 年登顶过 Billboard 200 的歌手都受益于捆绑销售的助推。比如 Celine Dion 虽然不提供捆绑销售,但粉丝可以通过购买她的巡演门票来索取一张她的新专辑。在 2020 年 1 月发售专辑之前,Selena Gomez 和 Kesha 都将自己网上商店的粉丝包数量翻了一番。

虽然捆绑销售变成了业界的普遍操作,但也引发了不少争议。

反对者认为,捆绑销售扭曲了排行榜,使其反映的更多是整体粉丝人数,而不是专辑的实际受欢迎程度或者音乐消费的水平。况且,捆绑销售有时会让人分不清歌迷是否真的有意愿购买专辑。后来,Billboard 要求捆绑销售的商品必须以单品的形式售卖,且周边单品的价格需低于捆绑销售的价格。不过,只要捆绑销售还在,就会有人合理利用规则,也就会引发争议。

2020 年 5 月,乡村老将 Kenny Chesney 宣布,由于疫情,他将推迟巡演 Chillaxification 到 2021 年,这原本是疫情期间,众多被推迟的巡演之一。但这个消息却惹毛了不少音乐消费者,大多数是嘻哈巨星 Drake 的粉丝。因为 Kenny Chesney 的第九张专辑《Here and Now》超过 Drake 的新专辑《 Dark Lane Demo Tapes 》,获得了 Billboard 200 榜首,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 Chesney 的捆绑销售。

据《福布斯》报道,《 Here and Now 》专辑售出 23.3 万个销量单位,其中 22.2 万都是实体专辑销售,只有1万销量单位来自于流媒体,即 1340 万点播量。而《 Dark Lane Demo Tapes 》的 22.3 万个销量单位中,数字专辑销量单位超过 20.1 万,即 2.691 亿次点播。可以看到,Drake这张专辑没有门票或周边绑定销售,甚至没有实体专辑出售。

但这并不会改变什么。

Kenny Chesney 的唱片公司华纳音乐高管 Ben Kline 告诉《纽约时报》,由于歌迷对于 CD 捆绑门票销售是知情的,所以他们并没有违规。况且 Drake 也不是什么佛系玩家,为了宣传单曲《 Toosie Slide 》,在单曲发行前,Drake 团队就邀请 TikTok 网红为单曲造势,此前《 Scorpion 》还由于在 Spotify 上广告太多,引发部分 Spotify 订阅用户要求退会员费。

而支持者则认为,捆绑销售可以让榜单反映出艺人的整体实力,也有利于为超级粉丝们提供服务。并且,由于捆绑销售通常伴随着大型巡回演出活动或品牌营销策划,这为大环境赋予更多活力,也让不同类型的歌手都有机会上榜 Billboard 200。

行业争议一直存在,最终 Billboard 于在 2020 年 7 月宣布不再将捆绑销售纳入榜单依据。但出乎意料的是,不到三年后,捆绑销售再次回归。不过,为了避免之前那些争议的再次发生,此次 Billboard 重新推出捆绑销售时,也进行了更详细的限制。“每张发行专辑仅能有两种粉丝包——比如一件 T 恤+一首(张)单曲 / CD,并且每个粉丝包里单品销售必须在同一个网站有分开售卖;粉丝包将只包括周边,门票、见面会、虚拟商品或好处都不算;粉丝包必须包含一张实体专辑:数字下载和周边的组合将不被榜单计入。并且,粉丝包的搭配必须在开售日之前获得 Luminate 和 Billboard 的认可”。

二、为何改规则总是被骂,但仍有必要?

每次 Billboard 修改榜单规则都会被认为针对了谁,这次也不例外。有网友抛出一连串问题,如“为什么周边可以算?为什么是六月?谁要在六月发歌?肯定有问题……”、“谁是要在下半年发歌并且同时有巡演的歌手?”

还有各家粉丝怀疑自己的偶像被针对了:“我希望 BTS 下一次发歌有捆绑销售,这样 Billboard 就会又移除捆绑销售规则,因为他们看到 BTS 登顶时,总想着要改规则”、“他们就是造了个规则故意来阻碍 Taylor Swift 上榜的,他们知道这行不通,就决定要在 Taylor 巡演时搞一个特别的例外。”

但是,如果回顾 Billboard 过去十年的重大规则变动,除了各种为维护榜单公正性而做出的修订限制之外,都与音乐行业的重大变化有关。比如 2020 年开始,也就是 YouTube 推出 YouTube Music 之后,Billboard 将 YouTube 官方视频播放量纳入 Billboard 200 榜单的考量依据,给予 YouTube 和 Apple、Spotify 等其他平台一样的权重。

去年,Billboard 还宣布限制单个消费者每周有效购买单曲和专辑的次数从 4 次缩减至 1 次,批量购买和回购 2 个以上都不作数,以防止粉丝们靠买数字专辑来刷销量。当然,这些规则修订无一例外都遭到了大量的质疑和争议。

比如限制数字专辑销量这件事,就被 BTS 粉丝认为是针对他们。有粉丝认为,BTS 此前一直没能在 Billboard 100 上有所突破的原因,是该榜单对于美国电台播放率的考量比重比较大,而这是外国艺人很难突破的地方。再加上 Army( BTS 粉丝)人数不算多,难刷播放量,所以 Army 们只能通过花钱买单曲来打榜。从 Army 自己放出的图就能看出,BTS 专辑销量是如何遥遥领先的。而在修改规则后,势必会让偶像类型的歌手更难登顶 Billboard 200 。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但据 Billboard 报道,捆绑销售的回归其实也是音乐行业万众期待的结果。2022 年秋,Luminate 和 Billboard 与唱片公司进行了一天的会议,探讨与排行榜、数据相关的话题。据一位在场的唱片公司高管透露,“所有人,包括主流和独立厂牌都在说,请让我们再次售卖粉丝包吧。

一些音乐公司高管认为,商品捆绑销售是衡量艺人或专辑受欢迎程度的好指标,这有利于超级粉丝体现他们的价值。这些粉丝或许已经每个月花了 10 美元订阅音乐,但还不够,他们还要收集周边商品,就像以前的人会收集老式 CD 或黑胶唱片一样,这也促使唱片公司在销售上面发挥创意。

“对于粉丝来说,穿上你的偶像创造的东西仍然是不可抗拒的。这听起来令人毛骨悚然”,文化评论家 Ineye Komonibo 表示,“但当你爱上一位艺术家时,你会想拥有他们的一部分——这样你们就可以透过某种方式建立联系。”对于音乐行业而言,这也将是一针兴奋剂。

在唱片公司内部,关于“捆绑销售”的决策过程有时会演变成营销主管和财务主管之间的拉锯战。如果绑定销售的价格合理,这种粉丝包自然是有利可图的,唱片公司或还能从商品销售中抽成。但有时唱片公司也会为了提高艺人的曝光度和商业价值,极力追求排行榜上的名次,不惜赔本赚吆喝。

比如,2011 年 Lady Gaga 的专辑《 Born this Way 》就曾在亚马逊平台以 99 美分的低价出售。在发行的第一周,Lady Gaga 最终卖出了超过 100 万份专辑,但其中近一半(约 44 万份)都来自于亚马逊的大甩卖。这还直接导致了 Billboard 修改规则,规定价格低于 3.49 美元的专辑不得计入。

Billboard再改榜单规则,“捆绑销售”为何取缔后又回归?

毫无疑问,捆绑销售的回归会再次刺激超级粉丝们的狂热消费,也会带动起音乐行业实体消费的增长。而加上此次对“捆绑销售”的具体限制,相信对于“捆绑销售”的争议会更小一些。

三、结语

但不论如何,过度迷恋榜单是没必要的。在 SoundCloud 高管 David Turner 眼中,“ Billboard 榜单本身就不是为了反映最受欢迎的音乐,而是最能赚钱的音乐。”不然 Billboard 就不会区分免费播放和订阅播放的权重,也不会允许捆绑销售了。

在音乐品味日益分众化的年代,尽管一张综合性的榜单仍是对艺人的巨大认可,但艺人和粉丝都应该看清,一张榜单不能完全代表自己的音乐成绩,有时候刷到无法被认可的榜首,反而只会损害艺人和排行榜的形象而已。
如同《权力的游戏》里说的那样,“任何强调自己是王的人,都算不得真正的王。”(Any man who must say, “I am the king” is no true king.)

作者:万翛;编辑:范志辉

来源公众号:音乐先声(ID:nakedmusic),解读音乐产业,见证黄金时代。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音乐先声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