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集市收割、被买家嫌弃,“摆摊后浪”有点惨

近段时间,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先后给出相关政策,解禁路边摊。有人表示,大城市里的人间烟火气又回来了,白天上班是奋斗与生活的开始,晚上摆摊则是梦想与兴趣的延续。 支一个小摊、游走于集市的生活方式的确正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心之向往。一个个月入上万的摆摊神话在各大社交

最近几个月里,年轻人摆摊似乎成为了一种潮流,许多年轻人也被“摆摊神话”所吸引,想下场尝试一番。那么,摆摊在现实中真的是一门好生意吗?这场带有网红氛围的热潮,又可以流行多久?本文便对摆摊潮流做了解读与分析,一起来看一下。

被集市收割、被买家嫌弃,“摆摊后浪”有点惨

近段时间,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先后给出相关政策,解禁路边摊。有人表示,大城市里的人间烟火气又回来了,白天上班是奋斗与生活的开始,晚上摆摊则是梦想与兴趣的延续。

支一个小摊、游走于集市的生活方式的确正成为不少年轻人的心之向往。一个个月入上万的摆摊神话在各大社交平台演绎着,时时刻刻诱惑着年轻人那颗躁动的心。

短短数月,摆摊成了潮流,集市成了流量汇聚地。但新的问题出现了,被美好想象吸引的年轻人真正出摊后发现,这年头,摆摊的人多过逛摊的人,卖配方、收学徒的人更是藏在集市里的“收割机”。

一、没有日进斗金的美梦,只有咬牙坚持的现实

在重庆一所高校就读研一的梁维维在大学期间就有过出摊的想法,那时候校门口时常会出现学生们支的摊,从手工饰品、美甲工具到图书、手办应有尽有。不过那时候学生们摆摊大多是图个体验,不为挣钱。

“这种基本是闹着玩玩,不像现在还有各种各样的集市可以参加。”梁维维谈到眼下想要摆摊也是因为各地的氛围感比较好,“更直白地来说,就是感觉这件事情有了更多的可能性,不论是做流量还是做销量,都有很多机会。”

梁维维的想法和室友一拍即合,两人决定赶上五一节这个旅游节点。首先要选品,通过几次线下考察,梁维维发现传统的冰粉凉虾、烤肠、柠檬茶、钵仔糕、凉面凉皮等品类几乎随处可见,甚至同一条街上有几家相同品类的摊位。品类相同的情况下,要么卷味道,要么卷价格,梁维维自认可能都卷不过,于是和室友继续寻觅稍微冷门的品类。

花了两天时间,梁维维和室友最终敲定了菠萝冰这个品类,一来制作过程简单易学,二来品类重复率相对较低。紧接着,在购置好冰桶、制冰机和包装耗材之后,梁维维和室友就拖着装备,踏着4月最后一天的太阳正式开启了摆摊之旅。

与想象中旅游热潮带来好生意不同,接连三天时间,梁维维的摊位前都是门客寥寥,日销售额更是难以破百,辛苦一天下来,连自己的成本都没挣回来。

“摆摊真的辛苦,而且也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赚”梁维维对锌刻度透露,出摊的第一天,她们就发现原来菠萝冰也不算冷门产品,一条街上出现了5、6家,价格十分内卷,自己的摊位根本没有优势。尽管她们选择在包装和分量上加大优势,但仍未起效。

梁维维还提到一点,摆摊的位置非常重要。由于刚开始试水,所以她们选择了免费场地,这就意味着摊位全靠自己争取,先到先得。“本来我们想着做夜间生意,所以下午3点左右到摆摊点,可一去就傻眼了,剩下的位置已经到了最尽头,后来一问才知道大家都是早上就来了。”梁维维说道。

对客群的判断也很重要,梁维维选的摆摊点是重庆网红景点洪崖洞对面的河滩,这个地方因为能够拍摄到洪崖洞全景,所以游客络绎不绝。因此在一开始,梁维维认为这个地方的生意一定有保障。但令她意想不到的是,来到这里的游客大多数是拍照打卡,真正愿意消费的并不多,再加上梁维维的品类并不具备重庆本地特色,生意并更是惨淡。

与梁维维同属摆摊新手的江浩也因为生意不好而感到有些挫败,“网上到处都是日入上千的帖子,仿佛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卖不出去产品,有时候真的特别焦虑。”

因为担心摆野摊会被赶,所以江浩一开始就选择了入驻当地比较有名的集市。想着这个集市自带流量,所以100元/天的摊位费也咬牙付了,结果五一节前后九天的战绩是共亏损近3000元。

“只能说不要看到别人摆摊挣钱就去贸然尝试,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从选址、定品类、找材料到坚持守摊、做好品控,每一步都要耐心仔细。”江浩表示,他打算接下来再换几个品类和位置继续尝试,“今年就做好摆摊这件事吧。”

二、集市收割摊主:被罚款、被撞品、被复制

除了生意不如预期红火之外,年轻一代摆摊人的创业路还有着“九九八十一难”。

由于“地摊经济”再度兴起,各地都涌现出了一大批摆摊集市,那些担心在城市里上演“追逐战”或“抢位战”的摊主通常会选择集市。不过,看起稳定和谐的集市,却又藏着新的矛盾。

从今年初开始摆摊的吴敏如今已参加过不下五个集市,在她看来,集市越来越变味了。“集市里真正能够达到网上宣传那种程度的摊位只有几个,剩下好一点的挣到摊位费之余,还能赚点,更多的是苦哈哈地挣摊位费和材料费的小白。”吴敏表示,现在盲目摆摊的人太多了,很多集市感觉就是在收割新摊主。

吴敏向锌刻度谈到自己的经历,有的集市管理得十分严苛,罚款条例过多。“下午两点没准时出摊要罚款,插座因为质量问题烧坏了也要罚款,感觉比上班还疲惫。”

还有的集市一开始在招募摊主时吹得天花乱坠,可真正等到集市办起来之后,此前的承诺便悉数抛之脑后。例如对品类的把控,招募摊主时确保不撞品或撞品率低。一个集市上的产品类别如果足够丰富,那么不仅各摊位的曝光度能够得到保障,集市的可玩性也能够提升。

可在实际操作中,不少集市主办方为了更多地招募摊主,收取摊位费或管理费,往往会忽略这一点,这就导致最终摊主们的生意大受影响。

另外,摊主yuki也对锌刻度吐槽道,“最离谱的是有主办方看见你的摊位生意好,之后就不让你出摊了。”

yuki表示,自己和朋友曾在一场集市上摆摊售卖穿戴甲和奶油胶,因为受到附近几所高校的学生群体关注,所以生意一直不错。眼看着这门生意不错,主办方的人总是不停在她的摊位前偷偷观察,直到下一期集市报名时,yuki才知道原来主办方的观察是有目的的。

“对接我们的主办方直接就不让我们报名了,说是已经有人报过这个品了,但后来我们一看就是他们团队里的人直接复制了我们的品。”yuki说,“只能自认倒霉重新选地方了,但我想说容易被复制的品确实很难做长久,处处都是想要抄袭的人。”

不难看出,摆摊日进斗金的神话似乎更像是网络上的一场美梦,而现实多得是避不开的陷阱。

三、真人经营小游戏不好玩,地摊已然变味了?

有人说,摆摊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次极具浪漫色彩的冒险,也是在繁忙生活中的一次短暂逃离。渐渐地,从小推车到后备箱,年轻摊主以“后浪”身份出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掀起地摊经济的新浪潮。

被集市收割、被买家嫌弃,“摆摊后浪”有点惨

年轻人对地摊的向往由来已久

多地政府也发文支持发展“地摊经济”,同时要求匹配相应的管理措施:1月30日,北京就发布了《清理隐性壁垒优化消费营商环境实施方案》;5月4日,《深圳经济特区市容和环境卫生管理条例》修订通过,明确提出“优化摆卖、设摊经营管理方式”等。

可以说,多重助力之下,摆摊这件事不仅意味着谋生,似乎还承担起了一场文化的兴起。不过在年轻摊主的涌入下,地摊经济开始变味,不少消费者也开始说不。

“烟火气是有了,但也是在纯纯地把打卡的人当韭菜割”“年轻人摆的摊就非得把价格定得这么离谱吗”“遇到过一个摊主号称卖手工戒指,49元一个,我回家一搜,网上5.9元两个,还好我没买”……在小红书、微博等社交平台上,诸多消费者在表示现在的地摊变得越来越坑,品质与价格不成正比。

由于年轻摊主大多宣扬自己使用的食材更加健康、高级,因此成本更高,所以定价也不断水涨船高,有时甚至比品牌连锁店的价格更高。对此,摊主认为自己比的是创意、诚意和品质,但消费者却认为地摊本就讲究物美价廉,再说地摊与连锁店相比,确实是碰瓷级别了。

总之,无论是从定价还是产品质量与服务来看,如今的地摊都出现了网红氛围加持下的走偏趋势。如果想要长期经营下去,形成良性的地摊氛围,最终还是需要更精细化、合理化的管理。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梁维维、江浩、吴敏、yuki皆为化名)

作者:星晚;编辑:李觐麟

来源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专注科技、互联网新经济原创深度报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锌刻度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Pexels,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