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商银行的八年鲶鱼之路

11年前,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曾在某高层论坛上表示:中国不缺少全球性的大银行,缺少的是在城市社区和农村为广大民众踏踏实实服务的社区银行。 在她看来,“我们的金融服务还有一个巨大的空白点,就是小微企业的融资非常困难。” 十余年过去了,毋庸讳言,融资难仍是不少小微企

互联网技术的进步,金融服务也在不断变化。本文就网商银行的诞生、激活与未来三个方面进行分析总结,一起来看看吧。

网商银行的八年鲶鱼之路

11年前,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曾在某高层论坛上表示:中国不缺少全球性的大银行,缺少的是在城市社区和农村为广大民众踏踏实实服务的社区银行。

在她看来,“我们的金融服务还有一个巨大的空白点,就是小微企业的融资非常困难。”

十余年过去了,毋庸讳言,融资难仍是不少小微企业的痛点。毕竟,小微企业融资问题,是全球公认的难题,被称作金融行业的“哥德巴赫猜想”。来自孟加拉国的银行家尤努斯,就因为在这方面的探索,而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但,得益于中国这些年互联网技术的进步,情况已经在起变化。

几天前,北京大学企业大数据研究中心、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调查中心等发布的《小微经营者调查报告》显示,中国小微企业2023年第一季度利润率转负为正,环比增长3.7个百分点;现金流平均可维持时间升至2.6个月。

网商银行的八年鲶鱼之路

▲在2022年第4季度为负后,小微企业利润率于2023年第1季度转正。数据与图片来源:《小微经营者调查报告》。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张晓波称,“小微经营者的至暗时刻已过,仍需加强支持。”

这里面的支持,包括“金融助微”。网商银行董事长金晓龙就说:“上半年,我们新发放贷款和存量贷款的质量均出现拐点。”

这说的是小微企业的生存境况,也是普惠金融跟小微企业的深层次关联——多年来,像网商银行这类以聚焦于“微”的金融创新派,为破解中国小微企业融资难题提供了更多市场化思路和技术化解决方案。

拿网商银行来说,这家有着诸多实验性和创新标签的银行,刚刚成立满8年。

从银行业来说,尚属年轻成员。但在时下的金融机构生态中,网商银行却有其独特性:单论资产规模的话,它在行业中的排名仅列中游,可在普惠金融尤其是小微企业信贷领域,其声名却远超其体量。在联合国、G20等国际组织的评选中,网商银行也时常因为在小微信贷领域的贡献而上榜。

其身上的独特性标签还包括:它是国内首批民营银行之一、第一家核心系统建在云上的银行、第一家把客户贷款金额设定在100万元以下的银行、首个没有信贷员的银行、首创小微企业无担保信用贷款的银行……

说起它的与众不同,曾在银行业任职多年的网商银行首任行长俞胜法,在网商银行开业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有过这样一段描述:

我们以前在这个行业习惯的思维模式是,先圈下一块地,然后在这块地里面去打油。到网商银行后,这里是完全不一样的互联网式开放思维,定下一个原点,然后不断地向外拓展。

一、诞生:直升机不是飞机

在民营企业的发展史上,很多人都记得一个令人动容的“求失败”故事。

吉利汽车创始人李书福,在摩托车领域获得成功后,为获得轿车生产资格,向前来考察的领导请命:“请国家允许民营企业做轿车梦,如果失败的话,请给我一次失败的机会!”

事实上,网商银行也是“求失败”的产物,只是这段历史并不广为人知。

了解过马云创业史的人都知道,上世纪90年代,马云在创办阿里巴巴之前,曾创办翻译社。1994年,翻译社因资金困难,需要借款3万元,马云为此奔波了3个月,却依然没有借到钱。这次经历,让马云对小微企业融资难有了切肤之痛。

待到创立阿里后,电商平台上大量小商家们的融资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更是让马云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马云和他的团队为此想过各种办法,包括将诺奖得主尤努斯的格莱珉银行模式引进来,和银行联手给小微企业贷款等。只不过,这些尝试最终都不甚成功。

四处呼告的阿里曾向有关部门反映,希望能够获得相关牌照,来从事小微企业贷款相关业务。

2010年,阿里金融终于申请到了小贷公司牌照,成为网商银行的前身;2015年,又拿下了国内首批试点的民营银行牌照,网商银行正式成立。

可以说,这家一路走来都与“试点”二字息息相关的创新性金融机构,是有关部门有意为金融行业引入的社会力量。

风已来,还得会乘风。阿里小贷及网商银行最后能从“试点”变成“鲶鱼”,没有像同时期获得许可的部分机构一样泯然众“行”,或是痴迷于为股东赚取利润,和它自己的出发点及一系列设定息息相关——据网商银行那些元老回忆,最重要的是马云给项目组送出的九个字和两个“紧箍咒”。

九个字是:“理为先、义为中、利在后”。

当一众创业企业在讲最高目标和最低目标都是活下去的时候,网商银行项目组的人却把理和义先挂到了嘴上,还把得诺贝尔作为目标认真写在项目组ppt首页。

两个紧箍咒中的第一个是:只做100万以下的贷款。100万以上的贷款,社会上有解,100万以下才需要有人来解。

第二个是:必须上云。用极少的人,依靠技术和数据去服务全国的小微企业。

这些在银行人士看来显得有些外行的要求,恰恰成就了网商银行的鲶鱼本色。

要知道,在传统的金融哲学中,“穷人”信用缺失,是不可贷的。网商银行却偏偏只做100万以下的小微企业,放弃了利润更高的部分,在激活增量的同时,又没有和存量的银行业务抢生意。另一边,信贷一直依靠信贷员和线下网点去拓展业务。这家机构却要依靠数据,直接给小微企业提供无担保、无抵押、纯线上的310贷款模式(3分钟评估、1秒钟放款、0人工干预)。

阿里小贷创办时的负责人胡晓明回忆说:“我们的目标不是要做一家银行。中国不缺银行,但是缺一家科技公司,能够把金融资源和没有获得金融服务的群体连接起来。”

当时的阿里云负责人王坚,则用了一个直升飞机和飞机的比喻。“直升飞机和飞机,尽管都在天上飞,但技术路线完全不一样。直升飞机比的不是谁飞得高,而是比谁飞得低。支付宝要做的,也不是银行,尽管都碰到了钱,但要完成的使命不一样。”

直升飞机不是飞机,他们要做的也不是简单在金融上加点科技。

这让网商银行恰到好处,只是成为了鱼群中的鲶鱼,而不是会吃掉其他鱼的鲨鱼。

二、激活:散作满天星

真正伟大的事物,往往会被发明两次,一次是技术上成为可能,一次是融入社会,成为普通人可以用的东西。

信贷领域,一直被“二八定律”主导,20%的人享受了80%的信贷服务。这就意味着,小微信贷领域存在着巨大空白地带等着去覆盖。

要让“310信贷模式”实现普惠,覆盖尽可能多的人和场景,这是摆在一条承担着激活任务的鲶鱼面前的巨大考验和高难度挑战。

2017年8月,时任蚂蚁集团董事长彭蕾带领高管游学团前往耶鲁大学,拜会了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席勒教授。

席勒的名著《金融与好的社会》,在蚂蚁内部被奉为圭臬。网商银行也已凭借其310模式,在普惠金融行业声名鹊起。

在交流期间,席勒问起网商银行,你们服务这些小微商家用的是什么方式?网商银行回答,借助淘宝天猫积累的信用数据。

席勒又问,还有很多人不在这个平台上,怎么办?

在当时,这问题还不太好回答——因为网商银行的“出淘”还未完成。

但从2017年开始,随着二维码支付的普及,线下小商家凭着一张收款码便可成为“码商”,这给网商银行填补线下小商户金融服务空白提供了机遇。网商银行随后在行业内率先提出了多收多贷、多收多免息的普惠金融模式。

从线上走到线下后,又能如何更深度下沉,实现“上山”“下乡”呢?网商银行通过和县级政府的合作,运用数字技术,为县域农户建立起专属的数字化风控模型,农户可以据此也享受到“310”模式的贷款。

为了让农户的画像更精准,网商银行又首创了卫星遥感信贷技术“大山雀”,通过卫星遥感识别作物及生长情况,实现对农户的资产评估,从而为农户提供信贷额度与合理的还款周期。

跳出消费环节,在生产和流通领域,网商银行又结了一张网——基于核心企业和上下游小微企业的供应链关系,开发了大雁系统。接入大雁系统后,品牌下游经销商及终端门店的经营性的贷款可得率平均达到了80%,无需抵押,足不出户,就可以获得线上信贷服务。

很多人评价中国改革开放的精妙之处,在于“试点”,只要有人把路先走通,大部队就会跟上。先行者摸着石头过河,其他人摸着先行者过河。曾经有金融机构对小微企业说,只要你拿着网商银行的贷款图来,他们给你多少额度,我们就给你多少。

有意思的是,在各个领域逐步跑通模式的网商银行,在2018年成立3周年之际,宣布向全行业开放所有能力和技术,与金融机构共享“310”模式。如今,网商银行首创的“310”线上信贷服务,已经成为行业标配,100%银行都能实现。

网商银行也成了小微信贷领域的黄埔军校。有统计显示,四大行、股份行以及民营银行,十多家银行的高管曾在网商银行履职。

随着抖音快手等新平台试水金融领域,相当数量的网商银行前员工在这些机构发挥起中坚作用。

全行业能力的增长,显著改变了小微信贷市场的格局。随着国有大行开始发展小微业务,2022年,农商行普惠小微贷款份额下降了9.5个百分点。然而,整个商业银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实现了大幅增长。2022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用于小微企业的贷款余额59.7万亿元,其中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及以下的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23.6万亿元,同比增速23.6%。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印度。由于缺乏信贷支持,印度中小微企业占国内生产总值的份额逐年下降,由2019~2020财年(4月至次年3月底)的30.5%,下降至2020~2021财年的26.8%。

三、未来:鲶鱼并不好当

鲶鱼并不好当。

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很多创新者并非最后的胜利者,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赢得口碑失去市场的大有人在。

搅起一池春水后,鲶鱼是否还被需要,是一道残酷的问答题。当曾经的技术壁垒开放成为行业标配后,作为中小型民营银行的网商银行,面临的挑战自然不会少。

相较于大型银行,民营银行补充资本能力较弱,渠道偏少,主要体现在内源资本补充能力受限、永续债及优先股等市场化融资渠道不畅、补充核心资本难等方面。

过去3年,受疫情影响,市场需求不足,经营成本增加,小微经营生产状况及还款能力面临极大挑战。

而将助微刻入了骨子里的网商银行,2022年仍然加大了对小微经营者的支持力度,发放贷款及垫款2282亿,同比增长29%,并坚持“纯信用,无抵押”模式,这导致了不良率的一定上升。

但另一个数据是,截止2022年,网商银行已累计为超过5000万小微经营者提供信贷服务,而且为小微经营者提供的利率水平已连续5年下降,成绩单依然亮眼。

大象席地而坐,鲶鱼游动而韧。网商银行,就是鲶鱼一条。

从个体角度来看,保持鲶鱼的活力,是一件艰难的事。

但从行业和社会角度出发,当下的我们又亟需更多游动而韧的鲶鱼。

作者:佘宗明

来源公众号:数字力场(ID:shuzilichang),抵抗熵增,打捞有趣。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数字力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