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续签UP主,快手停止为A站输血

2021年9月,A站官方发布了一条标题为《2021 AcFun签约UP主群像正片》的视频,类似水浒传英雄谱一般的滚动卷轴,记录下了众多UP主的“闪耀一刻”。一位用户在视频下留言:“希望明年可以更长。” 更长的视频没有看到,却等来了视频发布账号“AcFun出品”

A站以作为B站对照组的形式,如今正在走下坡路,本篇文章从A站的现状出发,详细介绍了A站目前所处情况、所做出的努力等方面,推荐想了解平台运营的同学阅读。

不再续签UP主,快手停止为A站输血

2021年9月,A站官方发布了一条标题为《2021 AcFun签约UP主群像正片》的视频,类似水浒传英雄谱一般的滚动卷轴,记录下了众多UP主的“闪耀一刻”。一位用户在视频下留言:“希望明年可以更长。”

更长的视频没有看到,却等来了视频发布账号“AcFun出品”的停更。今年以来,多位在这条视频中出镜的UP主,已接连宣布与A站合约到期,或全网发布、或暂停休息、或随缘直播。一位A站签约UP主告诉电厂,他们并非不想续签,而是平台没有提供续签的机会。“今年合约到期的UP主,基本都是这样。”

不再续签UP主,快手停止为A站输血

自2018年被快手收购以来,A站与之一同走过了五年时光,从独立运营到统一管理,地位在变化,布局也在更迭,双方并未如最初设想的那样,用户和内容形成互补。签约曾经是UP主扶持政策中最重要的举措之一,因此,当A站不再续签UP主,难免引发业务调整的相关猜想。电厂就此向快手方面求证,截至发稿,对方暂未回复。

A站的前路尚未可知,“走一步看一步”却是眼下一些A站签约UP主最真实的状态。前述UP主群像视频的简介中有这样一段话:“希望未来的时间,各位A站的创作者们能继续在A站这片苍穹中,找到自己内心闪烁的热爱,AC在,爱一直在。”如今看来,这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而更关键的问题在于——如果只剩下爱,A站还会在吗?

一、不再续签UP主

“A站现在是不再续约UP主了吗?”一位A站用户发现,又一位她所关注的签约UP主要离开了。

用“离开”一词形容或许不太准确,在这位签约UP主的叙述中,他并非要前往其他平台,只是不再以过往的频率更新。但对这位用户来说,“这相当于半停更,和停更没什么区别”。此前,50.6万粉丝的“长安一条柴”、23.6万粉丝的“邸生”、12.7万粉丝的“有观点大历史”等A站签约UP主均通过发布视频、文章或动态的方式,向用户同步了类似的消息,其中提到,与A站的合约到期,而后者“并没有续约的计划”。

一位A站签约UP主告诉电厂,合约期限将至,包括其在内的多位签约UP主都给出了续约意向,但“平台那边不续”。“我了解到的是,从今年1月开始,到期UP主基本没有续约的,据传是平台那边资金的问题。虽然也看到了一些和管理员的对话截图,说只是暂时的,但我们都猜得出来,就是这样了。”

他介绍,与A站签订的纸质合约来自快手。电厂就不再续签A站UP主一事向快手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暂无回复。

所谓的合约指的是将UP主与A站绑定、建立深度合作关系的契约,分为完全独家和不完全独家两类。前者意味着该UP主发布的所有视频内容仅限于A站独家,不允许同步至其他平台。后者则存在一定操作空间,比如A站首发、其他平台上传晚于某一时间,或首发与独家结合。

2019年8月,A站宣布将在未来一年,投入5.7亿资源及资金扶持UP主,以普惠政策和签约政策为执行方向。一位匿名的A站UP主向电厂透露,A站当时主动接洽了多位UP主,现在的大部分签约UP主都在这一时期入驻。“一个群里有几百人,绝大多数UP主都签了完全独家。”

通常情况下,A站UP主一次签约的时长为两年。签约费用可以理解为A站为UP主发放的底薪,具体数字按照所属领域、账号数据情况等确定,对应一个固定的完成指标。

“其实都是可以谈的,当时有完全独家的UP主一年大概能够拿到10万元,每月更新3到4期视频。也就是一点钱,不会因为你的视频做得好就多给你,也不会因为做得差就少给你,只要达标就行。”前述UP主称。

2021年初,A站曾扩签了一批UP主。但在接下来的续签节点,A站给出的签约费用出现了下滑,“只有完全独家一种选择,而且经费大减”。

与内容相关的主题活动逐渐也不复存在,前述签约UP主感慨:“本来是每月更新4期,后来他们那边也不管了,就直接没有人对接了,你想更新几条就更新几条,反正达到合约里规定的数量就行。”

以上种种迹象都表明,快手压缩了对A站的投入。前述匿名UP主曾经在A站的香蕉商城(香蕉即普通用户及UP主通过签到、分享、投送等途径获得的虚拟货币)兑换过空调、大疆无人机等家电和电子产品。彼时,香蕉商城定期上新,PS 4、iPhone、电视等产品均位列其中。“但大约从2021年底开始,可兑换产品的更新频率持续下降,品类也只剩下电风扇、防晒帽等生活用品,上个月就只有粽子。”

二、期待之下的努力

2018年,快手将A站纳入麾下。至少在当时,这被视为一次互利互惠的牵手。对前者而言,用户圈层得以拓展,内容生态借此完善,更重要的是,布局二次元领域有助于其补足业务版图,从而为短视频行业竞争乃至冲击上市增添砝码。至于后者,不仅厘清了错综复杂的股权纷争,也终于能够摆脱资金困境,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

2019年,时任A站总经理文旻曾提到,被快手收购的第一年,A站“基本上是在补窟窿”。据刺猬公社报道,为了解决A站的底层技术架构问题,快手陆续调任了四五十名技术人员参与协助,且大多为工作十几年、经验丰富的老兵。经过改造,A站接入了快手的十几个技术中台,涉及视频云、推荐、搜索等,还开启了个性化推荐。

内容上同样如此。背靠快手、不再为钱发愁后,A站相继上线了打赏功能“蜜桃计划”、UP主激励榜单“熋榜”,资金和资源的投入也有所增加——如果在A站官方微博搜索“计划”二字会发现,被快手收购后的前两年,A站推出了多项UP主扶持举措。

无论是提升UP主打赏收益的“爆蕉计划”、倾注5.7亿资源激励的“超级UP主扶持计划”,还是面向高校社团与UP主的“A等生计划”、聚焦虚拟偶像的“AVI联盟计划”,以及着眼于新人UP主的“超A新生计划”、强调签约UP主直播分成的“二八计划”,均诞生于这一时期。在前述签约UP主的印象中,受邀入驻后,A站经常策划主题活动,管理员隔三差五来沟通创作思路,回复消息速度快,解决问题效率高。

不再续签UP主,快手停止为A站输血

与此同时,为人所津津乐道的还有A站买入番剧的独到眼光,从《佐贺偶像是传奇》到《达尔文游戏》,再到《隐瞒之事》和《租借女友》,一系列黑马内容都成为A站“买番鬼才”名号的注脚。一位游戏行业人士提到,A站选择贴近用户审美喜好,走数量少、质量精的版权采购路线,“确实在运营上花了一些工夫”。

随着内容逐渐丰富,A站生态日益活跃。前述匿名UP主记得,那时的A站“很热闹”,数据也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回暖。A站曾在2020年举办的一次UP主交流会上公布过一组数据——与2019年7月相比,A站核心二次元内容生产量增长85%,累计作者数增长90%,累计稿件数增长79%,全部作者粉丝量增长172%,A站UP主视频打赏收入增长810%,流量分成收入增长345%。

A站甚至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支广告宣传片,品牌定位也更新为“聚集年轻人的硬核二次元社区”,涵盖二次元内容、直播、游戏、虚拟偶像和IP衍生五大方向,以“满足用户一站式二次元文娱消费需求”。

在快手的设想中,泛ACG(Animation、Comic、Game,动画、漫画和游戏)短视频是一片蓝海,其中的流量红利值得挖掘。换句话说,无论是竞逐当下还是押注未来,躬身入局都不失为一步抢占先机的妙棋。

“A站作为硬核二次元网站,快手作为泛二次元网站,在用户与内容层面上均可实现互补。A站丰富的二次元版权内容和优质的长视频UP主,可以成为快手二次元优质内容的来源。而快手庞大的潜在二次元受众,又可以通过这些内容转换成A站用户。”彼时,快手将主站二次元垂类与A站的打通融合看作是未来的主要发展方向之一,但现实证明,这是一道无法破解的难题。

三、衰落、留恋与放弃

包括前述签约UP主在内,不少A站UP主都曾在快手同步上传过视频,播放量却没有达到预期,因为“两边用户的关注点截然不同,内容太不匹配了”。虽然也有UP主在快手做到了几十万粉丝,“但数字只是数字,完全没有收入”,前述匿名UP主补充。

换句话说,A站所处的优势生态位,并不能弥合与快手之间平台调性差异造成的割裂感,视频数据不佳又直接影响到UP主的创作热情。于是,部分一条腿迈进快手的UP主,又陆续退回了A站。然而,在B站“破圈”势如破竹之际,只是作为附属品存在、无法进一步壮大的A站,也很难满足快手对投资回报的期待。

收购完成伊始,A站与快手双方明确,前者保持独立品牌、维持独立运营、保持原有团队、独立发展,后者则在资金、资源、技术等方面给予支持。

不过,据新京报报道,2020年8月,快手将A站与游戏直播划归至游戏团队管理,不再对A站发展设立KPI,文旻向游戏团队负责人唐宇煜汇报。一年后,文旻离职。

在前述匿名UP主看来,这是A站再次走向衰落的起点。一方面,在动画“先审后播”的政策背景之下,A站在番剧选择上的优势荡然无存——和财大气粗、手持多证、可多地送审的其他平台相比,A站输掉的是更多的时间。另一方面,快手收紧了给予A站的资源,平台、用户与创作者之间的正循环难以为继。前述匿名UP主和签约UP主都提到,相熟的管理员先后离职,对接工作由快手员工接替,“可能他们对A站的生态也没有那么了解”。

活跃在首页的UP主与活跃在评论区的用户形成了微妙的默契,“用户一般会挑眼熟的UP主去看,你看任何一个视频评论区,基本都是那些用户”。前述匿名UP主发现,今年以来,A站的视频播放量明显降低,“不只是没有吸引更多用户,而是流失了既有用户,除非B站有什么风波,但这种情况下的用户迁移也是不可持续的”。

UP主们往往对A站怀有很深的感情,形容这里“氛围融洽,环境亲和”。用户会在评论区认真探讨内容,也会在弹幕中为商单叫好。“你知道他可能不会买,但他是希望你赚钱的 ,因为他明白,你赚到了钱才能保持更新,他才能一直看到视频。”前述匿名UP主说道。

对于不能续约的结果,遗憾和惆怅成为了A站UP主们共同的心声。一位签约UP主写道:“虽然是很早就知道要到来的事情,但这一段话发出来,心情还是变得很糟糕,这个网站承载了我太多的回忆,看着它变得萧条,自己又没有什么办法,真的是太难受了。”

“每一年都是A站的最后一年”似乎成为了一种预言。快手为A站带来了一星希望、几波粮草,却没有做到“各取所需”。前述游戏行业人士分析,A站应该作为一个战略性投资标的存在,快手却需要它快速成长为一个重要的业务分支,进而创造价值——其实,这样的商业期待对A站自身的运营是不利的。

而眼下的“战略性放弃”与投入产出比不无关联。一位不愿具名的A站UP主告诉电厂,在大方向上,每一家视频平台都没有太大差异,“行业寒冬,现金枯竭已经不是秘密”。

即便如此,A站的特别之处在于,它的价值或许从未被真正挖掘出来。被快手收购之前,A站几经易手,高层震荡,正是因为它仅被当作一件可以用来交易的商品。

时至今日,它依然能够以一种不那么好也不那么糟的状态活下去,以B站对照组的形式——毕竟,快手尚未将其彻底关闭。但关心、了解、在意A站本身是什么的人,太少了。

作者:何畅;编辑:高宇雷

来源公众号:电厂(ID:wonder-capsule),探索科技公司的未知,为你充电。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电厂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