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开烧烤店,不到一个月18万转让,但淄博没凉

淄博人气的升温,对姚生来说就像是发了一场“高烧”。他在6月投入共计30万元,租下铺子、购置设备、雇齐员工,开了一家烧烤店。 7月上旬,姚生以18万元的价格将这家店挂牌转手。不到一个月,预计亏损12万。“我这家店附近还有4家店,全是6月份新开的,现在有3家已经在

前段时间,大热的淄博烧烤,如今怎么样了?本文从淄博烧烤店的发展历程出发,剖析了淄博旅游热的兴起和消退,一起来看看吧。

0万开烧烤店,不到一个月18万转让,但淄博没凉"

淄博人气的升温,对姚生来说就像是发了一场“高烧”。他在6月投入共计30万元,租下铺子、购置设备、雇齐员工,开了一家烧烤店。

7月上旬,姚生以18万元的价格将这家店挂牌转手。不到一个月,预计亏损12万。“我这家店附近还有4家店,全是6月份新开的,现在有3家已经在转让了。”姚生补充,继续亏损经营,但能熬走同行的话,日子会好过一些。

问题是,谁都没有钱了。

整个3月到6月,“进淄赶烤”的不只狂热的游客,还有闻风而动的商家。淄博新地标“八大局”周边,短短两三个月内开出来一百多家烧烤店,据烧烤老板金阳观察,百分之七十都是新店,“如今不少已经在转让了”。

有做酒店用品批发的老板告诉我们,5月份的时候,一大批烧烤店老板向他订购一次性碗筷。然而没多久,他们又一窝蜂地来退货,“店开不下去了”。

企查查平台显示,从3月初到7月初,淄博市烧烤相关企业新增800余家。其中,4月新增了385家。仅这一个月,就抵得上淄博2022年全年烧烤企业新增数量。

5月,新增企业数量开始下滑,仅90家。6月,只开出来15家烧烤店——此时,注销的企业开始增多,此消彼长,行业进入淘汰期。

但倒下的多是新店。金阳接盘了一家开了数年的烧烤店,来往多是熟人。虽然目前营业额较最热闹时期(四五月份)的日均4、5万元,已然腰斩再腰斩。但每天1万多元的流水,过活下去并无大碍。“新店的生意,全靠游客,但我们店里游客最多占三成。”

一切热闹始于流量,也消逝于流量。今年端午假期,是淄博烧烤的最后一场盛宴,此后,这座城市开始“退烧”。

端午期间,淄博站预计发送旅客18万人次,日均3.6万人次。对比劳动节假期日均4.8万人次的数据,已有所下滑。

“巨量算数”数据显示,“淄博烧烤”关键词的搜索指数于4月9日达到小高峰,为247.67万,并在4月底达到1105.79万的峰值。而到了6月底,“淄博烧烤”关键词的搜索指数已跌至10.91万。

不过较之2019年同期,降温之后的淄博,仍热闹许多。按八大局文化市场工作人员的说法,比起淄博未受关注之前,人流多了十倍不止。

这座城市经历了一个完整的走红周期,从平平无奇,到大红大紫,再逐渐降温,进入常态化的热闹。是天南海北的游客,带来了这一场热闹。但游客来去匆匆,最终是工作、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更长期、真实地感受了淄博的热闹,与热闹之后。

尤其是处在话题中心的“淄博烧烤”,和背后的烧烤老板们。他们经历了可能是人生中最繁忙、最高收入的一个阶段。他们在一座北方工业城市,参与了一场本来只会发生在北上广深的最为残酷的商业淘汰赛。

01 淄博烧烤,也打起了“价格战”

“19.9元8个菜,49.9元的4人餐,这类团购套餐如今比比皆是。”姚生调侃,现在淄博烧烤的“价格战”,能让“羊毛党”吃一个月不重样。

在淄博,打开本地生活平台,会发现不少烧烤店都推出了19.9元的双人餐。4—5人餐,往往也在百元以下,让人担心这样的价格,究竟还有无利润空间。

0万开烧烤店,不到一个月18万转让,但淄博没凉"

价格战里没有赢家

淄博烧烤的这场价格战,是从什么时候打起来的,又有多激烈?我们联系的一位烧烤老板的朋友圈,给出了部分答案。这位老板的朋友圈显示:今年4月份,他的店铺试营业,全场8.8折,店里生意热热闹闹,他甚至请了拥有数百万粉丝的网红来打卡。

5月,淄博的游客规模正处顶峰,老板的朋友圈只有一些常规的宣传,没有丝毫做促销的痕迹,可以判断当时店里的客流应该不错,生意趋势也很乐观。

6月,密集的促销开始。原价38元的涮肚,降至9.9元一锅。原价26元的蒜蓉扇贝,也折扣至9.9元一打。到了7月份,涮肚降到了0.1元一锅,四舍五入等于不要钱,但此时,老板已经没有了吆喝的热情。

从店铺试营业开始,他每日一条为烧烤店宣传的朋友圈,从未缺席,直到7月5日。那天之后,他再没发布过任何与烧烤店有关的信息,随后,我们在淄博58同城的店铺转让列表里发现了这家烧烤店的转让信息,它被淹没在数百条烧烤店转让帖子中。光7月17日,58同城上淄博当地就新增了超30条转让信息,一个列表放不下。

0万开烧烤店,不到一个月18万转让,但淄博没凉"

老板的朋友圈,6月以来促销信息密集

价格战,让淄博数百家烧烤新店们,一起没有钱赚。同时,也要一起承受日渐“降温”的客流。

“关店前,我每天能摆七八桌,流水一千块钱的样子,刨除食材成本、员工工资、水电费,肯定是亏的。”姚生补充,烧烤师傅一个月的工资就是12000元,一天就是400块钱的成本,“招工的时候淄博烧烤很火,工资也经过了一轮上涨”。

不只是工资,淄博烧烤走红后,官方控制零售终端的价格,但上游食材发生了一轮涨价,据商家透露,幅度在20%左右,所以毛利率被打薄了。当然,现在烧烤降温,食材价格也已恢复。

如果能坚持开下去,姚生是有希望从附近四五家烧烤店中熬出头的,他的店铺位于当地高端小区的楼下,背靠万达商圈,消费力可观。但他没有可支持店铺经营的现金流了。“我总共投资了30万元,其中房租是1万多元一个月,我这个是刚交付的新商铺,租半年送半年。然后设备和装修砸了接近20万元。”

30万元,是姚生创业可支配的全部现金,他一股脑全投进了店铺的启动环节,忽视了后续经营对现金流的需求,也错误地以为淄博会永远有这样多的游客,每家烧烤店门口永远都有排不完的长队。

但事实是,如今只有那些网红烧烤店的门口,还有长长的客流,比如最出名的“牧羊村”。而一些开在主城区边缘的烧烤店,甚至门可罗雀,大大的院子,只有一两桌人。

“菜品设计得没有特色,线上营销也没有钱去做,全靠自然客流。”姚生反思,他低估了做餐饮的难度,利润都是一毛一分抠出来的。“一开始没经验,采购的设备也都是全新的,其实没必要。”

姚生的经历,印证了网上对开店创业的调侃——开店只有两天是开心的,一是开业那天,二是转让成功那天。如今,他将店铺以18万元的打包价格,挂到了本地论坛上。“价格还能谈,我只求脱手,以后再也不做餐饮了。”

02 淄博的“流量赌局”?

在金阳看来,巨大的流量扩充了淄博的餐饮规模,也让竞争的维度变得更加多元,这无形中抬高了当地做餐饮的门槛。

“如今我的店铺每个月的流水,有20%要重新投到营销里面。产品只是基础,你得懂抖音怎么玩,小红书怎么做,美团、高德这些渠道,你都得铺开。”

金阳解释,过去营销费用的比重,在10%左右。而如今营销费的抬升,与淄博近几个月以来涌入的年轻游客不无关系。渠道、营销,更多时候就是用来吸引年轻人的。“这钱你必须投入,因为同行都在投,不投你就落后了。”

因为营销被广泛重视,淄博甚至出现了一些不好的虚假营销现象,比如新冒出来一批所谓的三十年老店,我们向金阳求证,他表示,“牧羊村在我上小学时候就已经创立了,是年份比较久的老品牌。除此以外,我想不出淄博当地还有什么三十年的老店。”

另一面,在金阳看来,淄博烧烤当下所经历的“淘汰赛”,是市场规律作用下正常的过程。“举个例子,这个市场就能容下100家店,现在开出500家,那一定有400家是要倒闭的,而且做烧烤很看重老客户,没有熟人客源的新店,肯定是先被打掉的。”

餐饮市场从不缺乏机敏的商家,但在这个信息流动越来越通畅的时代,机敏未必就能带来充足的时间差。商家一窝蜂入局,反而让竞争迅速充分、饱和,让彼此深陷泥潭。

“其实5月份的时候,很多人是有过犹豫的,大家都知道,客流肯定会滑落,但又心存侥幸。因为马上就是暑假了,紧接着又是‘十一’小长假,对未来比较乐观,怕现在再不出手,后面就真没进场机会了。”

有在5月开店潮中入场的老板解释,一方面原因是对淄博的客流有乐观的预期。另一面,也是低估了同行们入局的疯狂。

“你眼睁睁看着你的店铺还在装修的时候,你的隔壁,隔壁的隔壁,又开出来几家烧烤店。这种感受,真的很难描述。就后悔,但又没法回头了。”姚生说到。

但风险与收益总是成正比,让人扎堆涌入淄博烧烤这个行当的,还是当地四五月份的“那一把火”。有商家介绍,在淄博一家烧烤店正常回本周期是一年左右,做的好的,8—10个月也有可能。但在今年四五月份这样的火热行情下,两三个月回本并非天方夜谭。巨大的回报空间,使得新开设的店铺规模、竞争的严酷程度,都远远超出了入局者的预估。

过去几个月的淄博烧烤业,有点像是一场“赌局”。商家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赚一把再死”的疯狂感。

比如,姚生在开这家店前,是淄博当地的建筑设计师,与家装、建材行业打交道的他,本不该进入餐饮行业。但正是姚生这样圈子外的对手,让新店们,包括姚生自己,经营处境愈发艰难。

不过,金阳认为供给过剩并非全是商家的误判。“之前游客吃烧烤,很多店都得排队,官方为了满足游客的需求,加快了新店资质的审核效率,算是一种‘绿色通道’吧,但这也让新店开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多。”

03 淄博凉没凉,烧烤说了不算

就像淄博在四五月份的空前盛况,终归不会成为常态。如今倒闭的烧烤店,也代表不了淄博当下真实的热度。一个行业、一段时期,说到底都只是一座城市人气的一个切面。

7月初,关于“淄博烧烤凉了”的话题一度甚嚣尘上,但更客观地看待淄博的热度,应当拉长周期,按年为单位。

有淄博当地人曾在一条关于“淄博烧烤凉了”的帖子下留言:本来城市外来人员每天是100人,因为爆火,来了10000人,热度过去,现在每天成了来1000人,对于我们本地人来说,怎么可能是凉了。翻十倍的人流量,明明是好起来了呀。

0万开烧烤店,不到一个月18万转让,但淄博没凉"

规模扩张与优胜劣汰,本就是市场的孪生兄弟,前者是结果,后者是过程。“烧烤店一下子开出来那么多,关掉一些也是正常的。”曾经为全国网友代购过淄博当地美食的二喜向我们介绍,现在正值暑假,八大局的人气仍然很高,官方在里头还扩充了“书画街”“中医街”等特色商品和服务。

“路上外地车牌还是有很多,八大局仍然人挤人,我自己去八大局就从来没有空着手走出来过,一些挺有名气的书画家,画一面扇子只收几十块钱。有些人结婚,还会找书法家写婚书,或是给自己家里的猫猫狗狗,定制一些肖像。”

刚从淄博旅游回来的高年年和我们说,“牧羊村”烧烤仍然要排队,淄博商家和市民仍然热情。网上讨论淄博凉没凉的话题,她根本不关心,这座城市对她来说,旅游体验很好,这就够了。

我们也曾在《24小时突击淄博,一座北方小城的蹿红》一文中提及类似观点,烧烤、本地网红小吃,只是淄博走红表面的标签与话题。北方老牌工业城的风土人情,或者更直观地说,“好客与热情”,这些感性的因素,可能才是让淄博热度持续发酵的主因。

餐饮是一个切面,住宿是另一个。我们采访了淄博当地的3家酒店,品牌分别为希尔顿花园、希尔顿欢朋和全季,涵盖中端、高端两档。三家店在7月15日、16日(周末)两天几乎都满房,且后续入住率也处在高位。

“从4月份到现在为止,房间就没怎么空过,现在暑假,外地游客还是很多的。价格没涨,官方对我们有管控。”有酒店前台向我们介绍。不过我们也观察到,一些中低端酒店的价格似乎更“自由”地依据市场需求进行了调整。

《红星新闻》也曾采访国铁济南局,了解到此前开行的淄博专列已在5月底停止运行,但同时,从济南到淄博的客流并没有出现明显下滑。由于暑期到来,目前依旧有不少的列车班次往返两地。

在当下这个时代,每个人都被认为有15分钟的成名机会。而理塘、曹县、淄博的走红,似乎又证明了,每座城市在流量时代,也会收获至少一场现象级的曝光。

对淄博来说,这一场曝光已然发生过了,淄博也奉献了堪称教科书级的流量运作实践。汹涌的流量不可复制,这座城市也已完成了蜕变,接下来要考虑的,是如何做好细水长流。

作者:沈嵩男,编辑:斯问

微信公众号:电商在线(ID:dianshangmj),见锐度、见洞察,聚焦互联网和新商业的创新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电商在线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