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身在南京的李洁明最近获得了一个新身份——一家位于江苏镇江的某麻辣烫小店“云股东”。 李洁明至今没有投入分毫资金,入股的方式很特别,“主要是在小红书上给店主提提意见,为他的生意做参谋”。 李洁明入股的小店叫“朱大宝东北大碗麻辣烫”。 店主出生于99年,是不折不扣

现在,互联网平台上的“云股东”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相关话题甚至在小红书上引起了多人围观。那么,“云股东”这一群体出现的背后原因是什么?本篇文章便讲述了这一群“云股东”的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身在南京的李洁明最近获得了一个新身份——一家位于江苏镇江的某麻辣烫小店“云股东”。

李洁明至今没有投入分毫资金,入股的方式很特别,“主要是在小红书上给店主提提意见,为他的生意做参谋”。

李洁明入股的小店叫“朱大宝东北大碗麻辣烫”。

店主出生于99年,是不折不扣的“餐饮小白”,今年4月创业后就同时在小红书上发帖向网友求助,内容从“给小店取名”、“找店铺过程”、“门头设计”到后续运营等等。

从取名阶段,李洁明就开始积极给店主提意见。每天,店主在小红书上更新小店的新动态,装修进展直至最终营业、新增菜品,李洁明都在积极为店主留言。

李洁明感觉,“看着小店一点点成长,自己就像在玩养成系的经营游戏”。由于李洁明的意见大多中肯实用,他也被店主评为最资深的“云股东”之一,获得开业后可领取“黄桃罐头”的“股东特权”。在小红书上,还有许多和李洁明一样的“云股东”。他们通过各种建议和评论参与到小店的创办、经营中去,不求回报,单纯地“用爱发电”。

和以往关注经济、投资求回报的股东身份不同,云股东们关注的多是位于县城、社区或者即将倒闭的小店。

他们大多发自内心希望店主“能赚到钱”,在做股东时也有模有样,不仅会关注“财报”、“视察”、还会积极让朋友“支持”。本期显微故事找到了这群云股东,去探寻为什么这些年轻人如此关注一家素未谋面的小店。

到底是什么在支撑这群陌生人通过互相关注、留言和提建议的方式,在小红书上抱团取暖?

以下是关于这一代年轻人如何成为“云股东”的真实故事:

一、有一种好,叫“云股东盼着你好”

在电影中,街边的小店被赋予了许多神秘色彩。

比如《哈利·波特》中,想要进入魔法世界的对角巷,就需要先进入伦敦的一个街头酒吧。

再比如,在一些竞技电影中,小店老板也总能弄来意想不到的东西扭转主角困境。

现实生活中,你也不要小瞧任何一个小店。

它们身处城市的街角,营业面积不过几十平,但它背后却可能有1.4万个股东。

猫姐的店铺就是这样。

猫姐的小店在成都,小店有1.4万股东散落在全国各地,他们通过在小红书上出谋划策、自发推广等方式,无偿地照顾着猫姐小店的生意。

猫姐和这些“云股东”的缘分始于一条小红书的“吐槽笔记”。

2021年,猫姐在成都的某条网红街上开了一家面庄,结果生意惨淡,反倒是店里卤菜大受欢迎,甚至有顾客愿意多付40元的跑腿费购买面馆卤肥肠。

“面庄食材都是顶好的,怎么没生意呢?“猫姐想不明白。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图 | 当时猫姐的“吐槽”

猫姐想到网络上寻求大家的建议,随手将这件事分享到小红书上,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出路。

没成想这篇自我调侃被算法推送至了万千网友面前,吸引了众多网友来出谋划策。

他们对猫姐的小店提出了很多具体建议,从门头到地板,灯光到桌子……其中,有位网友发现猫姐“吐槽贴”中的闪光点——卤菜卖得好,随即建议“要不店主转行卖卤菜吧“。

“转型”的提议一经提出,就如同星星之火,点燃了网友们的热情,大家开始变着花样催猫姐出邮寄肥肠业务。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最开始,猫姐是拒绝的,“卤味怎么能快递?”但随着小红书上要求邮寄尝尝的网友评论越来越多,猫姐还是购入了真空包装机和冷链包装袋,打算给热情的网友们寄几份试吃。

这一试,一发不可收拾,收货地址从四川、湖北、广东逐步扩散到全国各地。猫姐就这样猫姐干脆关掉了生意惨淡的面馆转型成了一个忙碌的卤味网店店主。

而小红书的热心网友们则在猫姐生意“做大做强”的同时,升级成了“云股东”,继续通过提建议、给身边人种草等方式,支持着猫姐的小店。

在小红书上,总是有一批“听劝”的店主,也总有一批乐于出谋划策的“云股东”。

这些网友“能处,有事真上”。许多网友对小店上心程度仅次于老板,不仅亲自下场监督,还总是跟进小店改变进度,及时提出意见。

99年的思思,也是一位拥有不少云股东的小店店主。

今年3月思思考研失利,决定回老家资阳开个童装店。但她只有一万块钱装修预算,开店路上还遇到了许多难题,一度面临破产。

身边的亲友给不出什么建设性意见,思思只能在小红书发布求助。

没想到,云股东们不仅给出了专业建议,还针对小店没有客流的情况给出谋划策,靠着“智囊团们”的热心肠,思思的小店美化了橱窗、改了门面,还加了价格小黑板。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图 | 小店开业后,思思还经常“求助”云股东并整改自己的小店

“没有云股东,就没有我们小店”,美甲材料店“发光猫”创始人猫哥说。

猫哥曾在日本学品牌策划,立志于回国做一个“属于自己的美业品牌”,开始了坎坷的创业之旅。

由于对女性市场不甚了解,猫哥决定先做用户调研,于是选了小红书作为自己的主阵地。在猫哥看来,新品牌没有用户、缺乏用户的反馈的渠道,需要能直面用户的机会,“恰好这两点小红书都满足”。

随后他小红书上发了几条求助帖打算试试水,让猫哥没想到的是云股东们不仅热心回答猫哥问题,还经常给猫哥提建议、写小作文一般的详细反馈、收集款式、购买支持……、

有些“云股东”还会潜伏在其他美甲爱好者的评论区,适时推荐猫哥及他的产品。

随后一段时间,猫姐晒出了流水,半年有100多万。猫哥更是在创业三周年回顾历程时,将“云股东”放在了感谢的首位。

这样的“事业心”股东们还有很多,也正是由于云股东们不计成本的帮助,不少小店们熬过了最困难的时光。

二、“有事,云股东们是真上”

某种程度上,云股东是有些“违反”商业认知的。

大部分云股东身处大城市,也是许多语境中时尚弄潮儿。这些身处大城市的年轻人要如此热心“帮别人赚钱”?

为什么关注的又多是遥远地区、或是刚刚起步、或是濒临倒闭的社区小店?身为云股东之一的Coco可以给出一些解答。

Coco是一名在上海工作的包装设计师,同时也是一间陕西县城里水果小店的云股东。

她本身是一名小红书的忠实用户,经常在上面看普通人的分享获得乐趣。她也时常在求助帖里面给出自己的建议,“在这里,你可以随心表达,不用担心说错话”。

有次,Coco刷小红书时发现,一个店主帮当了果农爷爷卖水果开网店,但资金微薄,没有运营经验,也不了解生鲜水果领域的包装,深受发货和售后的困扰。

Coco随即就在下面利用自己工作上的经验给对方留了建议。没想到,几天后再刷这家店的小红书时,店主已换上了她建议的包装和规格。

许多人还给Coco的留言点赞,顺着她的建议发散了很多其他想法。

“在工作里,我已经很久没有获得这种及时响应的成就感了”。在现实生活中,Coco参与的都是流程漫长、汇报关系复杂的大项目,每天做着相似的工作,一些建议也很难传递到领导端。

“但在小红书,你的意见很容易被看到,也会得到及时响应,让受助者和帮助者双方都感到开心“。

认同感和寄托感,也是许多云股东选择“入股”的原因。

许多云小店身在“18线”城市,缺乏资源、没有背景,但在小红书网友眼里,店主们都是一群努力生活的人,展示着强劲的生命力。

“我能从他们的‘倔强’里看到了自己影子,他们在做我们想做但却暂时做不了的事。”

许多云股东们,都曾有过一个小店梦,比如开一家温馨的咖啡店、四季充满鲜花的花店,文墨香气四溢的书店,或者一些为情怀、爱好服务的小众爱好店,但都因为各种原因,没有践行

白熊小超市的云股东陈晨觉得,“就像是远程帮助一个陌生人圆了自己的梦”。

另一方面,小店也在城市高额的租金,在日渐“同质化”的城市规划中被抹去,成为股东们心中的遗憾,所以在看见这些小店时,股东们格外亲切,发自心底里盼着这些小店好。

因此在那些带着梦想、还在苦苦挣扎的小店被算法推荐到云股东面前时,云股东们会选择团结起来帮助小店。

位于郑州的阶梯书店,因书店经营遇到难题,店主吴小俊不得不在小红书宣布自己即将关闭一半面积的书店,上线了名为“别离“的书籍盲盒来跟读者做道别。

没想到,笔记一发出就收获了云股东们的关注,阶梯书店就这样卖出了上万个盲盒,暂时渡过难关。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小店是云股东们的“棱角”,也是他们对生活的反抗方式,云股东们则在帮助小店的过程中,寻找着自我。

诚如云股东小钱所说,“关注小店时,心态就像是‘妈妈粉’,看着一个小店默默无闻,到茁壮成长,也是在见证自己的蜕变。“

三、一场跨越时空的双向奔赴

但真实的生活并不是爽剧。

哪怕有云股东的热情相助,许多小店面临的现实困境还是难以解决。

比如那家暂时被云股东“救”活的阶梯书店,在全球书店倒闭的趋势下,依然在温饱边缘挣扎。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图 | 书店老板的笔记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图 | 思思的服装店也没有出现门庭若市的场景

更多的小店,则因许多难以抗拒的原因,最终无奈选择了关门。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图 | 曾通过求助引来许多云股东关注的咖啡店,最终关门

Coco所入股的那家小店一样,最终没有逃过关门的命运。

店主在运行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虽然云店主们可以包容自己没有经验,“但靠着大家慈善心态运营下去的小店无法规模壮大”,最终店主决定关掉小店,去大城市沉淀几年再考虑创业。

“这就是生活,大部分事情都不会如愿”,Coco有些遗憾,但并不后悔,如今她依旧游走在小店的求助评论区里,热心的当一个云股东。

在她看来,云股东的意义并不止于帮扶于一家具体小店而已。

作为一个自发性发起的非商业投资,在明确不会有任何经济回报效益之下,云股东团队还在壮大,意义也远超出了商业能理解的范畴。

一家10平米小店,有1.4万个股东

图 | 云股东已经成为一种现象,登上小红书热榜

打开小红书搜索“云股东”,会得到超万条小店主们发布的内容,但会发现里面提及最多的元素是“感情”。

“我们是彼此扶持的朋友关系”,猫哥用一句话总结了为何会选择在小红书作为自己小店的平台,以及大家为何会留下。

在他看来,小红书社区氛围温馨,没有那么多戾气,用户之间能真诚、平等交流,恰是微小店主所需要的。

目前发光猫小店70个核心股东,这些股东都是从他创业之初就陪伴在身旁的,为此猫哥还贴心地给核心股东拉了群,并给每个核心股东配备了专属“编号“。

他会按时给股东汇报营业情况,股东们会和他定期汇报近况,彼此遇到困境时还会互相打气。

猫哥曾遇到过一个来自东北的云股东,对方因确诊癌症无法再接触美甲,所以特地过来给猫哥告别,但同时又告诉猫哥自己不会离开,会继续关注他的小店。

在店主和云股东们看来,“云入股”并不是一件商业的事,而是起源于缘分的相遇,大家投入的不是金钱,却是比金钱更宝贵的时间、情感。

任何时代,可以被量化的东西都不是奢侈品,信任却是。普通人之间的信任感恰恰是小红书作为社区难以逾越的护城河,也成了云股东和小店之间深深的链接。

正是有了这些情感的支持,小店主们才会在历尽千帆之后,写下相同的感谢,称正是有了大家的陪伴和帮助,无论未来如何,带着这些陪伴和鼓励走下去,也会感觉到有力量。

诚如云股东Coco所说,“生活不尽如意,但在我们网络相遇、同行的此时此刻,我是由衷希望你顺意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云股东的出现,其实是温情对冰冷商业的对抗——生活浩瀚如汪洋,大家在孤岛中渴望链接彼此,而网络给予大家遇见彼此的机会,让我们不论身处何处、何地、何种困境中,都有机会被看见、被关爱。

而这,也是互联网本来的意义。

作者:斯诺;编辑:皮克

来源公众号:显微故事(ID:xianweigushi),大时代下,每一个小人物都值得被看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显微故事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收藏
已收藏
{{ postmeta.bookmark }}
点赞
已赞
{{ postmeta.postlike }}

本站仅汇总数字经济及相关趋势,科普相关行业知识,不建议不指导持有任何同本国实体无关的数字货币。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图片均是来源于用户投稿以及许多相关书籍、杂志、互联网及文摘转载整编而成,不代表本站观点,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其著作权各归其原作者或其出版社所有。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在线联系站长,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